殷公丑没有得到令狐若虚的首肯,不敢将他老人家的名号示人。不过范猴子的注意力,却被他的后半句话吸引了过去。

    “什么?你们到了花狸峰才几天啊?人家就派高手来给你们报仇了?仇报了没有?”范猴子连珠炮的问了一通,忽然脸色一变,拉着三兄弟上下打量,眼中满是狐疑之色,“殷勤呢?那小子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

    面对范猴子一连串的问题,三兄弟也是一言难尽。殷公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低声对他道:“三舅爷爷,咱们有话还是回头慢慢说,我带您先过去拜见两位前辈再说。”

    范猴子鬼精一般的人物,马上一拍脑袋道:“怪我,怪我,见到你们便乱了方寸。快请替我引见两位前辈。”

    不料,等他再度抬头望过去的时候,两位前辈只剩下了朱丑妹一位,令狐若虚已经杳无踪迹。

    范猴子脸色微微一变,有点担心地望着殷公丑道:“看来是我真的失礼了?”

    “他老人家是前辈高人,或许不愿见生人吧。”殷公丑也不知道令狐若虚为何突然走了,只好领着范猴子去见朱丑妹。

    出乎大家的预料,朱丑妹堂堂筑基修士,听了殷公丑的引见竟然朝范猴子施施然行了个礼,口中还唤了句:“小女见过三舅爷爷。”

    范猴子听说此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青红双蛛中的凶人红蜘蛛,心中便直扑腾,冷不丁被朱丑妹捏着嗓子唤了句“三舅爷爷”,一时间竟然慌得不如如何答对。

    殷公丑见状,忙出来打圆场,问朱丑妹老先生去了哪里?

    朱丑妹解释说,虫老先走一步,回郡城帮你们收拾残局,他老人家临走时交代下来,让你们办完此间的事情就回野狼镇,他在那边另有安排。

    殷公丑应了一声,听朱丑妹在范猴子面前直呼虫老二字,便知道令狐若虚虽然不想与范猴子见面,却也不介意将他的身份说与范猴子知晓。

    他朝殷公寅使了个眼色,让他过来将朱丑妹引开,这才拉着范猴子走到一边,将他们几个这些日子的一番出生入死,简短解说地讲了一遍。

    范猴子听罢,也是不胜唏嘘,他原以为殷家血仇要等小小出山之后才能进行谋划,却不料饮殷铁山夫妇尸骨未寒,几个罪魁祸首便已经伏诛了。更让他吃惊的是,那个隐身而去的老者竟然是威震蛮墟的虫巢之王。这殷家兄弟也是否极泰来,竟然能够得到此老的亲睐。

    唯一让他觉得牵挂的还是那被燕自然捆到花狸峰上殷勤,不过既然令狐若虚都对殷勤有颇多嘉许,想必云裳老祖也不会太过为难他吧?

    殷公丑介绍完他们的情况,又问范猴子的近况,特别是他怎么会落得如此狼狈?

    范猴子叹了口气道:“三舅爷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既不是受了你们殷家的牵连,也不是鱼腥果的事发,而是我本家的老十三闯下的大祸。”

    “您说的可是十三舅爷?我听说他老人家不是被老祖宗赶出家门么了?”殷公丑愣了一愣,他倒是听说过范家有个十三舅爷,却从未见过,只听说这十三舅爷是个好酒贪杯的。也是因为喝酒误事,惹恼了范家老祖宗,被赶出家门,距今已经几十年了。

    范猴子长叹一声道:“老十三当年酒后惹事得罪了人,老祖宗虽然赔了好大一笔灵石,人家却还不依不饶。老祖宗无奈之下,才假作生气将他赶出家门。其实是将他偷偷送到野狼镇,还为他谋了个差事。本以为他经过这番教训,应该知道收敛,哪知道他竟然因为贪酒,偷换了店中的月华凝霜,被主家发现,找上门来了!”..

    范猴子愁眉苦脸地将当日范十三被聚香斋的大先生捉住,翻脸要讹范家四百四十余枚中级灵石的事情学了一遍,当时大先生给范家百日的期限。

    范家的老祖宗已经过世十几年了,眼下的范家一个筑基期的修士都没有,全仗着嫁到殷家的小侄女这层关系,才能在仓山郡城稳住根脚,开了那间小仓山客栈。范猴子精打细算一年下来,纯利也不过三两枚中级灵石而已,就是把店卖了也拿不出那许多的灵石来啊!

    祸不单行的是,范十三的事情还没解决,又传来小仓山殷家灭门的消息。范猴子虽然心急如焚,却也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小仓山万万去不得。

    无奈之下,范猴子去了一趟野狼镇,想求聚香斋的大先生通融一二,不料连大先生的面都没见到便被轰了出来。

    等他回到仓山郡城,又有生意上的对头,得知了小仓山殷家的祸事,借机上门寻事。范猴子被逼得走投无路,便悄悄遣散家人,一把火烧了对头的门店,然后趁着月黑风高逃出了仓山郡城。

    他原想着到小仓山殷家祖穴这边吊唁一番殷铁山夫妇,便远走花狸峰碰碰运气。他当日在野狼镇的时候,倒是打听出殷大真传的种种事迹,觉得蛮墟荒原上也唯有这个殷家老四才有可能是他范家的唯一救星。

    殷家兄弟听了范猴子一番遭遇,也是直撇嘴,他们都以为自家经历已经算得上倒霉了,没料到相比之下范猴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殷公子忍不住嘀咕道:“我听说,当骗子都得遭报应。当日咱们在仓山郡城里骗了那么一大笔灵石,结果个个倒霉,连殷勤都被人在山脚下面狠狠整治......”

    他话未说完便被范猴子在后脖子上扇了一巴掌道:“胡说八道,你爹你娘倒是忠厚了一辈子,最后却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殷公丑听出范猴子话中的破绽,插言问道:“猴三爷爷,你既然以为我们哥们在花狸峰享受好风光,就应该直接去花狸峰找我们才对。为何又绕了这么大一圈,跑到小仓山来哭我们爹娘?而且,您老哭的这个位置,也不是我殷家的祖脉所在啊?!”

    (双刀彩虹:这章之后,就算是完成了当初与网站签订合同上的承诺,也就是写一篇最低0万字的小说。

    也就是在昨天吧,这本小说的单章最高订阅数总算是达到了000个,当然真实的情况是,目前每天的单章订阅也就是20左右,这两天更少,减少了一半,也许是因为写到了支线,也许是因为年关将近吧,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之前的断更。断更前的订阅数比现在好些,每天单章也就50个订阅吧。每天码字4个小时以上,收入5元左右的人民币,这就是这本书的现状。

    我把这段文字写到正文下面,会让订阅的读者多花两分钱,大家别计较这个了哦。因为这样有可能让看免费书的道友也看到这段文字,万一有免费读者订阅了呢。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为这本书增加哪怕一个订阅的机会,就像每天会到作者群里,问下那些万订的大佬们,可不可以给个章推啥的,虽然也很难,但也有万一给推荐的情况。

    好了,哭惨完毕。我其实想说的是,感谢所有支持这本书的道友,真的非常感谢你们,没有你们的支持,我绝坚持不到今天。我虽然完成了合同上承诺,但我对大家的承诺还远远没有完成,我会继续写下去,爱你们!)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