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事情,就更是按照剧本来的了。四位筑基挤在一处灵穴修炼,虽然有些别扭,按总好过与朱某仙子共处一室。

    他们在殷家的祖穴之处连续修炼了将近十天,李家老祖忽然面色一变,大叫一声:“不好,上了那恶婆娘的当!”然后蹭地往起一窜,旋即软到在地。

    剩下三位筑基也都发觉不对,他们的情形比吸收了海量染污灵气的李家老祖稍强一些,灵根虽然忽然枯萎,但浑身筋骨尚能支撑。

    只是没等他们下山,便被迎面而来的殷家兄弟以及朱丑妹堵在了半路。都没用朱丑妹出手,仅凭殷家兄弟三人便切了三人的头颅。至于那位李家老祖,等他们赶到祖穴附近的洞府之内,竟已化作一团包在皮囊里的肉泥,连头颅都没法割下来了。

    不过在朱丑妹看来,殷公丑这一计虽然够毒,却也花费颇多,若不是令狐若虚慷慨解囊,掏出不少云裳送与他的龙髓,这个计划也根本无从实施。而且,有这么多的龙髓,大可雇用些亡命之徒,说不定一样能把赵李两家灭了。

    令狐若虚听过朱丑妹的质疑,摇头笑道:“你啊,散修做的太久,把宝材看得比什么都重。殊不知天下宝材何其多也?相比之下,真正能为山门办事的人才却是更难求得。你想过没有?以三名炼气弟子,加上你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毫毛不伤地便将四位筑基坑杀在此,所耗不过是些许龙髓而已。况且这些龙髓还被你卖出了天价?此等手法,颇有大家之风啊!”

    朱丑妹被令狐若虚说的无言以对,瞟了远处正给锤柄磕头的殷家兄弟一眼,叹了口气道:“您老那是没见过他家的那个殷勤,殷老四,他的手法可是比这更缺德呢。”

    令狐若虚哈哈一笑道:“殷公丑能想出杀人的法子,做只虫儿是没问题了。殷家老四能把几千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做虫儿就是屈才了。”

    朱丑妹想想也是,旋即想起一桩难事道:“现在三家的灵穴全都被您老的啮石虫占了,如何收场,如何扫尾也是麻烦的很。而且三处灵穴都要金丹老祖来灭虫的,也是好大一笔挑费。”

    令狐若虚手指往地上比划一下道:“那是他们蠢,见了啮石虫就只知道去求金丹。这些虫儿放入灵脉不过十几天的功夫,只需将灵脉从此处切断,将染虫的部分分离出去,于灵脉又有何损害?至于郡城那边,无非是要个解释,面子上能够交代过去就好,正好借此机会宣告世人,小仓山此刻已经三家一统,全都姓殷了。”

    朱丑妹看着令狐若虚轻描淡写的样子,心中升起无限感慨,就像此老所说,作为散修所谓的自在风光,只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谎言而已。只有这般大宗人物,才能在弹指间,决定一方山水的归属啊。

    当然,令狐若虚所说的切断灵脉的法子,其中也有此老吹嘘的成分在。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外人根本不知道你从哪里下的啮石虫,谁敢胡乱试探将灵脉一段段切开来看?

    殷家三兄弟哭过一阵,以仇家的头颅祭奠了爹娘,心中反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三个人又将祖穴周围清理一番,一个火球术将三颗人头化为灰烬。

    殷公子又带着两个弟弟来到令狐若虚跟前,扑通跪下连磕了三个响头,殷公子方才直起身子道:“晚辈们今日大仇得报,全仗前辈成全,前辈的恩德我们永生难报。”

    令狐若虚摆摆手,正要说话,忽听一阵嚎啕的哭声随风飘来,隐隐约约地能够听出是个男人的声音,哭的正是殷公子他们的爹娘。

    五个人面面相觑,心道,难道是殷家的亲朋故旧?听闻殷家的惨剧,跑到此地来吊唁么?..

    几个人循着哭声,悄悄摸过去,转过一处山坳,只见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头,正坐在一棵老柳树下嚎啕大哭。

    “那不是咱们猴三爷爷吗?”殷公丑眼睛最尖,离着老远就看到在老柳树下痛哭的竟然是不久前才在仓山郡城分手的范猴子。

    问题是这货来的也太晚了些,此时距离殷家被灭门已经月余,范猴子怎么才想起来摸到此处来吊唁?

    更让三人觉得奇怪的是,范猴子一身衣服破破烂烂的,倒像是个逃荒的难民一般。

    难道是范家在郡城的买卖也受到波及,被人算计了?殷公丑正自嘀咕,大哥殷公子已经喊着三舅爷爷,冲过去了。

    范猴子乍听人声,先是一个激灵,下意识地蹿起来就要跑,待他听清来人喊的是“三舅爷爷”方才收住脚步,扭过头来。

    “三舅爷爷,是我们啊。”殷公子乍见亲人,情绪有些激动,就连殷公丑和殷公寅也都眼中含泪,快步过去相认。

    范猴子使劲儿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眼前所见,好半天才张开双臂,将冲到他怀中的殷公子一把抱住,嗷嗷哭道:“你们三个小子不是去了花狸峰吗,怎会跑到这里?三舅爷爷还想着,给你们爹娘烧过纸,就去花狸峰寻你们呢。”

    “三舅爷爷,你怎混成了这般模样。难道是在郡城那边被赵家和李家的人算计了?还是咱们哄炒鱼腥果的事情败露了?”殷公子哇哇哭着,险些将瘦猴般的范猴子顶翻在地。

    范猴子被殷公子撞得退了两步,方才稳住身形,他放开殷公子,又仔细看看公丑和公寅两兄弟,见他们都好好的,没啥异样,这才放下心来。等他看到停在不远处的令狐若虚与朱丑妹两人,微微一愣,低声问殷公丑道:“那二位前辈,可是与你们同来的?”

    范猴子在仓山郡城经营客栈几十年,眼力相当高明,一眼就看出那边站着的两位,不但修为高深,而且气度非凡,尤其是那个清瘦的老者,仅从他的站姿,就给人一种久居上位的高贵气派。

    殷公子张嘴就要给范猴子介绍,却被殷公丑打断道:“那边两位前辈是从花狸峰过来,帮我们报仇雪恨的。”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