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功暗道一声侥幸,幸亏老祖的感应相当灵敏并且因为冲击金丹而练功甚勤。否则的话,万一大家因为阴秽之物被吸引了注意力而暂停修炼几日,就有可能错过了啮石虫大量繁殖的关键时刻,因而耽误了大事啊!

    李家三位筑基,听了李天功的分析,都是抹了一把冷汗,看来这暗中动手脚的人,心机当真歹毒。他们在山麓间埋下阴秽之物,只是个吸引人注意力的幌子,若非李家老祖修为精湛,能从被阴秽之物染污的灵气中体察出啮石虫的味道,李家可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问题是,以殷家三个小子的能耐,有可能定下如此阴损的计谋吗?他们又从哪里找到的啮石虫?

    李天功猜测道:“我看这是不一定是殷家兄弟所为,会不会是赵家在背后搞鬼?”

    李天成沉吟片刻道:“我觉得不太像,赵家若是针对我们李家,所图无非是灵穴而已。可他家只有一位筑基,又与我们有约,可以占用殷家灵穴三十年,何苦再图谋咱家的灵穴。而且一旦这灵穴被啮石虫侵入,可也就废了。”

    李家老祖摇头道:“天成想事情还是简单了。我看此事很有可能是赵家所为。殷家被灭以后,小仓山三足鼎立的平衡不再,以赵家现在的实力,比咱们相差太多,他们不可能不提防咱们李家,甚至为了自保不惜铤而走险,提前出手。而且,灵脉即便被啮石虫侵入,怎么得三五年的功夫才会废弃,只要他们在三两月内请来金丹修士出手除虫,损失还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见李天成与李天功都面露沉思之色,李家老祖缓缓接道:“更何况,我们服用龙髓之后,需要闭关大量吸取灵气之事,也是赵家最清楚。他们选在这个时间出手,是存了将咱们爷仨一网打尽的心思啊。”

    李天功咬牙切齿道:“赵家这叫自作孽不可活,我原想先留着他家慢慢夹磨,没想到他们竟然逼我先出手啊。”

    不过眼下最紧急的倒不是如何对付赵家,而是倒哪里去找另一处灵穴,先保证将龙髓的药力行开才行。虽说蛮墟的规矩,金丹修士接到除虫的请求都要出手相助,但这个消息一来一去,加上金丹老祖们出行还需诸多安顿,等他们真的过来,怎么也要一两个月以后了。到那时,龙髓的药力也早都消耗没了。

    李天成一拍桌子怒道:“干脆就此灭了赵家,将他家灵穴拿来用了!”

    不料他的话音未落,便有弟子急匆匆过来禀报,说是赵家家主赵白江有要事求见。

    李家爷仨面面相觑,心道,赵白江不在家中闭关修炼,跑到这里干嘛?难道大家都料错了?那背后捣鬼之人,与赵家无关?

    待到他们听了赵白江所请求的事,不禁全都傻眼了。赵白江竟然来到李家不为别的,竟然是来求灵穴的,而且理由竟然也是因为啮石虫。

    而且赵白江这话做不了假,因为他老人家在来之前已经向仓山郡城求援了,赵白江也知道金丹老祖出手,怎么也得一两月后,这才厚着脸皮到李家来打秋风。

    李家爷仨看着面带祈求之色的赵白江,都是暗自摇头,心道,这货真是修成了个呆子,他就不怕李家暗中使些手段,将他废在此地?

    李天功又询问了赵白江一番啮石虫的情况。几乎是李家情形的翻版,赵家的灵脉山麓下面也被人挖坑埋了女人的月事带子,导致灵气污浊。

    赵白江的感应不如李家老祖那般敏锐,无法从染污的灵气中分辨出啮石虫的繁衍气味,他的个性却小心谨慎的多。赵白江没想到啮石虫的存在,却担心阴秽之物污染了灵气,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便取了家传了一种专门测试灵气染污的一面青铜小镜来测,不料青铜镜上竟然显出了啮石虫的痕迹。

    赵白江当场便吓出了一身的白毛汗,直说好险。要知道啮石虫身为天下最恐怖的奇虫,其气味只有在侵入灵脉初期因为大量繁衍才会被某些专门探测灵气的法器感应到,他家的青铜小镜便是其中一类。倘若他推迟几天再测,一旦过了啮石虫的繁殖期,那可就不堪设想了。

    赵白江不敢耽搁,马上将此事上报仓山郡城,又不能浪费了龙髓的药力,想来想去只好来求李家。

    搞清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四位筑基修士都有点傻眼,小仓山有数的几条灵脉竟然一多半都被啮石虫所占,唯一的去处可就剩下殷家的两个灵穴了。

    殷家的灵穴比李赵两家的还要好些,仅仅祖穴一处就可供养三五个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再加上府内的灵穴,怎么也够他们几人使用了。问题是那处已经许给红蜘蛛了,怎好开口要回来?

    几个人商量一阵,还是李天功一拍大腿道,要不回来也得要。当初咱们只说将殷家的灵穴借她闭关修炼一月,却也没提不能共用灵穴吧?再说,殷家两处灵穴,她一个人又不能分身两处使用,我们过去占据一处,她又能有何话说?

    李天功的说法虽然有些无赖,大家也只能照他所说的去办,赵白江还不忘嘱咐大家,去到殷家老宅见到那母蜘蛛,只可好言相劝,切莫逞强。万一母蜘蛛发起疯来,捣毁了灵穴,大家可就前功尽弃了。

    商议停当之后,四位筑基不敢耽搁,当夜便直奔殷家老宅而去。

    到了地方,那处祖穴果然被朱丑妹占据了,而且这婆娘的确如大家所猜测的那般,对四位哥哥好不客气!听说他们要来征用此处灵穴,当即便翻了脸,一手祭起飞剑,一手扯出法器震天雷,威胁要捣毁灵脉然后扬帆远遁。

    四位筑基也是没有办法,若非殷家府院中的灵穴不够四人合用的,谁也不想来面对这位恶婆娘。

    最后还是李家老祖出面,答应给她些许灵石作为补偿,请她移驾到殷家府院中的灵穴所在,朱丑妹这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