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提及的是,先天灵石虽然如此神奇,却没有修士会去挖掘它。一来这无异于杀鸡取卵,二来挖出来也没有多大用处,因为先天灵石并不能储存灵气,它们只是一个传送先天灵气的介质而已。只有当灵脉死去,它们才会在化为后天灵石的过程中,将灵脉死亡前最后爆发的海量灵气固化在石头里面。

    这种啮石虫的可恶之处在于,它最喜欢吞食的就是先天灵石,并且由于其超快的繁衍速度,将其称之为灵脉吞噬者也不足为过。一段类似殷家祖脉这种可以供养三五筑基修士的小型灵脉,若是被一对儿成虫侵入之后,只需三五年的时间就会被他们不断繁衍出来的啮石虫吞噬一空,成为一条无用的死脉,并且不会有任何后天的五行灵石留存下来。

    可恶的是,这种啮石虫在吞食先天灵石的同时,其本身也能起到类似先天灵石那般吸收转化先天灵气的作用,这便为它们在地下的吞噬活动提供了一个非常长时间的潜伏期,经常是修士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更可怕的是,修士们在这期间吸收的灵气并非先天灵石所化,而是啮石虫排出的受过它体内染污的灵气,这种灵气会在不知不觉间令修士体内的灵根枯萎断绝,最终将他们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修行之躯打回凡人。..

    正是因为此虫对于修士来说危害如此巨大,才令天下修士将其列为四大禁虫之一。像噬魂虫那种东西,虽然被禁,却还有人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偷偷驯养,而啮石虫对于修士来说,只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因此不但没人驯养,就连听说过它名头的人也不多。

    殷家兄弟听了令狐若虚这番介绍,个个激动不已,都说,若是真能搞到两只这种东西,悄悄植入李赵两家的灵脉之中,那岂不是大仇得报了吗?

    令狐若虚嘿嘿一声泼冷水道:“你们当报仇是小孩子过家家那般容易的吗?需知这啮石虫虽凶,却也有其致命的弱点,使其不能横行天下。否则天下灵脉全被此虫吃掉,你我还修个屁仙?”

    说到这啮石虫的弱点,最主要的一条是畏惧五行之力,它们虽然吞噬先天灵石,却无法忍受后天灵石也就是五行石中所蕴含的五行之力。若是有修士能够及早发现灵脉被此种奇虫所侵蚀,只需请到三五个金丹期的高手,以随便哪种五行灵力,反向注入灵脉之中,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日就可将藏于地下的啮石虫全部杀死。

    之所以需要金丹期的高手,是因为灵脉本身向外喷薄的力量也很强大,一般筑基期的高手无法以灵力反向侵入其中。好在此虫的危害实在巨大,七大宗门都有默契,一旦发现此虫踪迹,金丹修士不得以任何理由搪塞推辞,需得立即前往将其杀除干净。

    除此之外,此虫还有一个弱点,就是当少数几只成虫侵入灵脉的初期,因为需要量大繁殖,它们会释放出一种染污非常严重的灵气,稍有经验的修士马上就能感觉出不对,而立即采取扑灭的措施。至于那些藏于蛮墟荒原深处的灵脉,虽然没被人族修士勘测出来,但其周围也往往聚集了性喜灵气的高阶妖兽,它们的本能也会驱使它们去扑灭这些啮石虫。

    上面两点,也正是此种奇虫,很难在蛮墟荒原上肆虐成灾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令狐若虚说罢,屋里一片安静,好半天,殷公子挠着脑袋道:“要是殷勤在这儿就好了,他肯定有办法......”

    话未说完,就听啪地一声,令狐若虚一个茶碗砸过来道:“殷铁山又不是他亲爹,你让他替你想的什么办法?”

    殷公丑神色凝重地想了半日,喃喃道:“此虫虽凶,奈何其弱点也太过明显。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它们放入李、赵两家所把持的灵脉之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尤其是李家老祖,据说正在闭关冲击金丹,哪怕灵穴所释放的灵气稍有变化,也一定逃不过李家老祖的感知。”

    “或许有某种药物能够麻痹修士对灵气的感知?”殷公寅也陷入了沉思,他看了令狐若虚一眼,希望从此老眼中得到答案。

    不过他的提议马上就被殷公丑否决了:“即便是有这种药物,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因为我们还是没有办法促使他们两家的筑基高手服用这种药物啊?”

    殷公子叹了口气道:“我看,干脆给殷勤传个千里......”

    “啪!”他的话未说完,茶碗便又碎了一个!

    令狐若虚伸出手接过朱丑妹递来的一个新碗,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抿了一口灵茶,皱眉对朱丑妹道:“这是哪家的茶?如此难喝?”

    朱丑妹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解释道:“虫老息怒,这茶的问题,我已跟店家说过,他们已经联系茶铺。茶铺那边也说送错了茶,一时半会儿还要派人登门给您致歉呢。”

    殷公子挨了两下茶碗,却胜在皮糙肉厚,他的脑子不够用,心地却最是厚道,听了朱丑妹的话,不敢指责令狐若虚挑剔,只能叹口气道:“这年头生意也是难做,动辄就得主动上门给人家赔不是。”

    令狐若虚眉毛一挑,正要扬手将茶碗丢到他的脸上,殷公丑忽然眼睛一亮大声道:“我想到一个法子,多亏大哥出的好主意!”

    “我多暂出过主意?”殷公子对险险逃过一劫浑然不觉,笑呵呵地对殷公丑道,“你的法子,可是将毒药混到茶叶里卖给赵李两家?”

    殷公丑怕他又要挨茶碗,赶紧接过话头道:“不对不对。我的主意是听了大哥所说的‘主动上门’四字,才有了想法,不过却不知道能不能成?”

    “你有啥办法就赶紧说,不要在这里卖关子,反正行不行的还得请虫老定夺。”朱丑妹暗地里扯了一把又要抢着说话的殷公寅,顺水推舟地将决定权交到令狐若虚手上。

    殷公丑笑嘻嘻地朝朱丑妹拱手道:“我的这个主意,除了需要虫老鼎力相助之外,还得请仙子出马,往小仓山走上一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