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地球上的龙穴还是蛮墟荒原的灵穴,凡是灵气丰沛的真穴,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藏的非常隐秘。花狸峰的灵穴之眼,属于大型灵脉结穴之地,虽然位于大仓山的支路,其规模储量却与那些大仓山主脉所结的灵穴不相上下。

    难怪当初铁翎真人勘过那小寒潭之后,也是喜上眉梢,直说,仅以此潭便可养三五真人也。若按照古制严格说来,金丹修士都算不上真人,元婴之上的大能才能以冠以真人的称呼。

    只不过近几百年来,元婴修士少了,阿谀奉承的修士多了,脸皮厚的修士也多了,真人这一称号也有泛滥成灾的趋势。不但铁翎真人这般大宗掌教称为真人,就连有些筑基甚至炼气其的修士之间也互以真人相称,真是好不要脸。

    小仓山的这处灵穴与花狸峰相比,自然是天差地别,但在小仓山这种山麓末支的地方,能够拥有这样一方灵穴也算是非常难得,能否供养金丹修士还很难说,但供养三五个筑基修士却是绰绰有余。

    这处灵穴的位置也算得上难寻,在半山腰的高处,一般所谓的真龙结穴大都在山势尽头的低处,两边有龙虎相护,前有朝案等等。

    此处的灵穴却是结在半山腰的高处,隐藏于一片浓密的林木之中,灵穴之上又有一怪石凸起,怪石两旁若是细看的话,能看到薄薄一层岩页微微凸起,此为蝉翼,也是为下面灵穴遮挡山泉露水所生。

    至于灵穴所在,是个只有桌面大小的平整地带,远看并无奇特之处。只有知晓此地根底的人,才晓得这块地方有多奇特。夏天无论天干地旱得多么严重,也是一片绿草如茵,冬日哪怕积雪皑皑,此处也是不见一点雪痕。

    只是此时,这处灵穴所在,却是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道,在草地的正中,摆着三颗血淋淋,面色狰狞的人头。人头的后面,一根锤柄插在地上,若是殷勤在此,应该可以看出此物正式殷铁山当年所用混天锤的锥子柄。

    此刻殷家兄弟三人,正跪在殷铁山的遗物前面,呜咽哭泣。

    殷公子一边抹泪一边哭道:“爹,娘!请您二老的在天之灵开眼看看,在您二老面前摆的就是赵白将,李天成和李天功的项上人头。我和老二、老三一人割了一颗,带回来回来祭拜您二老。除了这三个罪魁祸首,我们还收了赵家内门一百九十三口,李家内门一百五十六口的性命,总算是报了咱家的血仇.....”

    “殷家的祖脉也太小了点。”一个清瘦老者,不耐烦听殷公子絮叨,背着双手在灵穴上面嫩绿的草地上走来走去,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之意,“要我说,那赵家和李家也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东西,就这巴掌大点的穴眼,也值得他们费尽心思地巧取豪夺?”

    老者身边是个膀大腰圆的肥满女修,正是那日听从了殷勤的暗示一路上保护殷家兄弟的朱丑妹,她平日里喜欢穿些红的绿的,今天却穿了一身素色。

    朱丑妹听了老者的话,忍不住小声接口道:“虫老这话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您可知道我们这些散修出身的,连这巴掌大点的穴眼也都没有呢!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发愁到哪里去寻可以滋养灵根的东西。莫说此等灵穴,哪怕是一枚灵石,也能让我们铤而走险,为之卖命啊。”

    朱丑妹口中的虫老,正是将他们几个重新收归山门的令狐若虚,经过这一段时日的朝夕相处,大家也算摸清了这老虫子的脾气秉性。

    令狐若虚凶名在外百余年,可朱丑妹几人却觉得这位老人,与想象中的绝代凶人有着巨大的差别。

    首先,令狐若虚虽然有点洁癖,喜欢整洁,但其言行举止,却又颇为不拘小节。甚至,有次殷公丑趁着他心情不错,随口喊了句虫老,不想令狐若虚不但没有怪罪,反而说虫老这称呼不错,比令狐老听着顺耳,叫起来也方便。从此以后,朱丑妹几人就都以虫老相称。

    除此之外,更让几人没有想到的,就是令狐若虚的一张嘴,那叫一个阴损!此老除了谈正事的时候还算收敛,平常说话,那叫一个不修口德。就连殷公丑这般口舌灵巧的家伙,也经常被令狐若虚损得无言以对。

    当然,作为威震蛮荒的虫巢之祖,令狐若虚所展示出来的冷血一面,却是比传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朱丑妹望着身边这腰杆笔直,脸色却消瘦苍白的老人,心头不禁再度浮现起跟随老虫子,为殷家兄弟复仇的一幕幕画面。

    那晚,当殷家兄弟与朱丑妹抬着令狐若虚来到野狼镇,先到聚香斋大吃了一顿。期间,令狐若虚又听伙计说起一幕名为青蛇的幻影,还颇感兴趣地掏出灵石请大家看了。

    朱丑妹他们都以为会跟着令狐若虚在此地享乐几天,没有想到,令狐若虚只在野狼镇待了一晚,转天便启程去往仓山郡城。

    路上,令狐若虚看似不经意地问起殷家兄弟,有没有复仇的打算。

    当时殷公子还咬牙切齿地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不料令狐若虚却是冷然笑道,报仇需趁早,所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都是些自欺欺人的鬼话。蛮荒之上,除了那些出身大宗门的天之骄子,生下来就有老祖罩着。其余的芸芸修士,哪个不是将脑袋别在裤带上度日的?谁知道十年之后,仇家还有没有性命,哪个又能保证自家能够活到十年之后?

    对于殷家兄弟来说,一方面恨不得尽早报仇,另一方面又担心实力不济。赵家虽然死了赵白眼,但其兄长赵白江的实力也是不凡,李家在这场针对殷家的风暴中几乎没有伤筋动骨,更何况李家除了李天成与李天功两位筑基修士,还有一位正在冲击金丹的老祖。

    反观己方,只有朱丑妹能够抵挡住一名筑基,至于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老虫王,连令狐若虚自己都说,他已到了老不以筋骨为能的岁月,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交给年轻人去办。实力上的悬殊对比,让殷家兄弟想要报仇,也是无能为力。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