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越想越觉得待办的事情好多,这次来铁翎峰还想抽空看望一下殷小小,不想竟然被铁翎真人给哄得冬眠了。殷勤微微叹了一口气,也不知殷家兄弟现在是在野狼镇还是仓山郡城?

    虽然云裳提过殷家兄弟和朱丑妹他们已经被贪狼部重新招回了山门,想到那晚在花狸峰前殷家兄弟为了保护他而受的侮辱,殷勤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殷勤满怀心事地走了一路,远远地看到花狸峰的府院,蓝雀和石葫芦已经迎了出来。

    “殷主任,逸青云的情况怎么样?”蓝雀看殷勤面色不太好看,心里就是一紧,以为逸青云的神魂恢复上出了什么岔子。

    殷勤见她紧张兮兮的样子,忙收拾起心情,呵呵笑道:“由你家殷主任亲自出手,一个小小的噬魂虫,还不是手到擒来?”

    蓝雀的俏脸没来由地一红,轻轻啐道:“我家才没有主任!”

    没等她继续说下去,只见白影一闪,阿蛮已经啾啾地跳上了殷勤的肩膀,下一刻殷勤的脑海便涌入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消息。诸如哪家灵田里的灵果熟了,哪家后院的幼兽丢了,哪个女修偷偷与谁双修了之类,也不管殷勤爱不爱听,一股脑地全灌了进来。

    这也是阿蛮进阶三级之后的一个新能力,以前她与殷勤交流都是一条条信息来,现在已经可以将一大堆的信息同时灌输到殷勤的识海之中。

    殷勤皱着眉头,在原地发了一会呆,方才清醒过来,气得他狠狠掐了一把阿蛮的大尾巴,明明是个小女兽,怎地没羞没臊的?连人家双修啪啪的各种细节也都传了过来?

    殷勤学着云裳的样子,将阿蛮一把掐在怀里,不理会她啾啾的抗议,带着众人往府院中走去。

    他最关心的是这几天孙阿巧都传了哪些信息过来,要知道之前山门里可是妖风四起,暗涛汹涌啊。

    蓝雀随着殷勤到了后院,等石葫芦将早就准备好的灵茶送上,她这才掏出一枚玉简,一条条地将花狸峰的近况汇报给殷勤听。

    由于殷勤在藏经阁处小闭关,与老祖办的通讯就暂时由蓝雀负责,她是心细的每看过一个传音符的东西就记录在玉简之中,虽然不如长孙烈手底下的钻儿那般精炼,却也将各种消息归纳整理得井井有条。

    “殷主任,我看你气色不太好,眼底泛红,要不要给你揉下脖颈?”殷勤坐在椅子上,刚刚合了一会眼睛,石葫芦走上来凑在他耳边问道。

    殷勤连连点头道:“那感情好,这几日在藏经阁倒真是殚精竭虑,疲乏得很啊。”

    “秋香!快过来,给殷主任揉脖颈!”石葫芦扭脸儿叫道。

    “哎!来啦,来啦!”秋香刚才私底下央告石葫芦半日,总算得了个给殷主任赔罪的机会,她屁颠屁颠儿地跑过来,大手刚刚碰到殷勤的脖子,殷勤忽然反手一抽,只听哐当一声,秋香已经被一股巨力扫出两三丈远,生生将边上厢房的大门撞破了一个大洞。

    蓝雀与石葫芦吓得惊声尖叫,殷勤也赶紧跑过去将呲牙裂嘴的秋香从地上扶了起来,一边尴尬地道歉,一边在心里嘀咕,这个气机牵引术还得加紧练习啊,也太特么藏不住心事了。刚觉起个念头,就直接将人扇出去了!

    边上蓝雀见了秋香的惨象,也是暗暗吃惊。她若用力一抽,能把秋香抽到厢房里头去,但那也要吐气开声调动灵力才行,像殷勤这般毫无准备地骤然发难,莫说她了,估计连燕自然那般修为,也不可能这么快?不过,殷主任不是个老龟血脉来的吗?天底下怎会有这么快的老龟?

    经过秋香这么一打岔,殷勤干脆将闲杂人等全都撵了出去,只留下蓝雀给他汇报工作。

    总体来说,花狸峰这几天还算平静,只是在他被诬告那天,出了档子“大事”。千余名新收弟子以及仆役聚集于花狸峰的藏经阁前,要求领取殷主任之前答应的他们的修炼法诀。许多人还打出了大幅的标语,写的都是“灵根修炼哪家强”之类,殷勤曾经用过的忽悠大家上山的话。

    急得藏经阁的林主事跑到老祖办催问经卷之事,虽然让孙阿巧应付过去了。没料到林主事回到藏经阁与那些弟子解释,反倒引起更大的反弹。

    一众弟子高喊着“殷勤骗子”,“还我灵石”之类的口号,一路从藏经阁往寒潭方向走,甚至有些胆大妄为的竟然喊出了到找老祖要说法的口号。

    说到这里,蓝雀故意停了一下,面带嘲笑地看着殷勤。

    殷勤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他当初在野狼镇的确做了虚假广告。那些曾经应允过的由前辈师兄有针对性的关于修炼“火候”的论述,现在看,还是为时尚早。一来,修行人大多是些敝帚自珍之辈,都是千辛万苦费尽心思才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谁肯轻易示人?二来,殷勤与燕自然形同水火,而燕自然在那些老弟子中的威信相当之高,没有人会为了贪图殷勤所许诺的一点灵石,去冒得罪燕自然的危险。

    当然这帮闹事的,最终也没能走到老祖的暖云阁,确切地说,他们刚到寒潭边上,一股强大无比威压便笼罩了上来,许多人当场便被震慑得屁滚尿流拉了满裤裆。随着这股威压之势越来越大,就连几个挑头闹事的也撑不住了,连招呼都没打扭头便跑。

    问题是他们身后还有一大群刚刚开脉的追随者呢,他们却是连跑都没法跑了,据说当场便有三百多个弟子被震慑得晕了过去,不省人事。更糟的是,寒潭边上被这帮人的屎尿污染了好大一片,幸亏没人敢闯入寒潭一丈之内的禁区,否则万一污染了寒潭之水,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蓝雀翻了一眼殷勤道:“老祖说了,寒潭边上的污秽谁都不许清扫,就给殷主任留着,等您老人家回去亲自清扫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