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情况,往外甩一张火球符,那就要运气发力,一、二、三、然后啪、甩出一张火球符。

    而利用气机牵引术的节奏则变成,一、啪、啪、啪,只一息便可同时甩出三张火球符,估计对方还没来得及运气,便直接被火球轰成渣了。当然这种战术也只有殷勤能用,因为修士将火球丢到对方身上是靠的灵力,而殷勤瞬发的灵力总量实在太小,只能在血脉加持下,纯靠臂力往外扔。

    当然,远程斗法这一块,还需要殷勤回去之后进行大量的刻苦练习才行,也要做好吃大苦,受大罪的准备。肯定会出现由于手法不熟练,导致灵符激发太快,以至于还没来得及丢远就爆了的情况。

    殷勤这几日在楼上除了每日被长孙烈抽取一丝不灭灵力之外,大部分的时间倒都是放到研习这套功法上面。

    长孙烈看在眼里,心中也是若有所悟,所谓天道有缺,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功法,也没有一无是处的功法,关键在于修习之人的天分与悟性。长孙烈看过殷勤利用气机牵引术为双手和双脚进行快速反应的习练,马上就明白他是要通过此法,给他慢吞吞的老龟血脉提速。

    长孙烈算得上万兽谷中见识最为广博的人物,见这套功法竟然对殷勤有用,便又重新拾起那几页残经,大致看过几遍就可以为殷勤的修炼提供一些指点和建议。

    虽然只有短短几天的时间,殷勤对与这套功法的掌握已经算是入门,刚才一脚将那拦路之人踢飞,可见其反应速度与脚头上的劲道已经稍有小成。

    殷勤背着手,淡淡地看着那拦路之人挣扎半日才呲牙裂嘴地爬起来,心中也是颇为欣慰。又想刚刚那一弹腿,宛如羚羊挂角不露痕迹,又如白马过隙快似闪电,或许以后应该弄个双截棍耍耍,手上棍花飞舞,下面飞起一脚,然后咿呀一声,摆出一个造型.....

    “殷、殷主任,小、小的多有冒犯,还请主任恕罪......咳咳.......”地上传来一阵咳嗽,被他踢飞那人终于又爬回他的身前,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殷勤仔细看看,这人黑不溜秋,长得干巴巴的,一身仆役打扮,看着倒是有几分眼熟。

    “殷、殷主任不记得小的了?”干巴汉子总算喘匀了气儿,满脸热切地解释道,“小的是藏经阁的仆役,前几日被殷主任差遣,听您手底下几位师兄讲解经文来着?”

    殷勤这才恍然大悟,他之前嘱咐马修士几人编篡经卷务必言简意赅,通俗易懂,还特别找了个不识字的仆役,来听他们新编的经卷,眼前这干巴汉子就是当时殷勤随便找到一个目不识丁的仆役。

    也不知马修士他们编篡的经卷到底够不够白,这人能够听懂多少?由于刚才那一下,闹得动静挺大,此刻四周已经围上来不少看热闹的修士,殷勤皱着眉头道:“我认得你,你切起来,随我到里面说话。

    那干巴汉子闻言大喜,呲牙裂嘴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跟着殷勤往后面的阅览区走。

    “你叫什么名字啊?还有你刚才突然跪我,唱的是哪一出啊?”殷主任此刻的心情很是舒爽,面含微笑地背着双手,踱着四方步,不紧不慢地问道。

    干巴汉子哈着腰跟在他后面半步的距离,满脸堆笑道:“小的刘守道,在藏经阁担任仆役二十多年了。刚才给您跪下,是为了感谢殷主任的栽培。”

    “哦?”殷勤微微一愣,奇道:“我是如何栽培你的?”

    刘守道低头道:“小的出身商贾之家,从我太爷爷那辈儿起,就在仓山郡城做生意,家境还算不错。只是小的自幼顽劣,不喜读书,被家里强迫着去了几天私塾,学了两三字,却把先生整治的不轻,回家少不了又是一顿臭揍。”

    这刘守道给殷勤的第一印象只是个话不多的干巴汉子而已,此刻才知道这货是个挺能说的主儿。

    刘守道跟在殷勤身后唠唠叨叨继续道:“家里见小的不是读书的料,便问小的将来打算如何过活?小的从小就羡仙慕道,便以此央告家里,别的不求,只求一粒开脉丹。家中虽然不舍,却也拗不过小的,最后小的在十五岁上开脉,记得开脉那日......”

    殷勤实在听不下去,有些不耐烦地挥手道:“说重点。”

    刘守道又是一番连连告罪,接着道:“小的虽然开出了灵根,却是个中下品的评价,家中的条件有限,好歹给小的打点了个仆役的差事,让小的得以留在铁翎峰在藏经阁做仆役,一干就是三十年。可惜小的识字不多,加上宗门规矩甚严,小的虽然守着万卷经书,却无缘一睹。小的在山上三十多年,修为却一直停留在炼气一级,没有丁点进步。“

    刘守道说到这里,想是勾起了伤心事,抹了一把眼角才继续道:“也是老天爷看小的可怜,让我得遇贵人,竟然被殷主任相中,去听几位上仙师兄们讲经。不瞒殷主任说,小的这些年挣的那点灵石,倒有大半都买了修炼的功法,可惜就是看不懂啊!也曾狠心花费了一笔灵石,求上仙师兄们给讲解,收获也是有限。那阵子啊,小的真的是心灰意冷,都想干脆从铁翎峰上.....”

    “说重点!”

    “好的,好的。小的前几日,听了几位师兄的讲经,竟然一下子便开窍了,回去按照上仙师兄所讲的法子修炼,才几日就已经突破卡了多年的瓶颈,进入炼气二级了。小的心中激动万分,看到殷主任下楼,便啥也不顾地过来给您磕头。气恼了您老人家,小的真是该死。”

    殷勤听这刘守道总算说到正题,心中也是对《花狸炼气决》的功效感到十分惊讶。不过,仔细一想,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刘守道在炼气一层上憋了三十年,想必已经将所学经卷一个字一个字地都抠过不知多少次了,只差最后这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而已。若是换作一个初学乍练的新手,来学这《花狸炼气决》则未必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