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既然坦白了不灭灵根,长孙烈也就不卖关子,两人一合计,救人之事宜早不宜迟,不如趁着现在哑巴还活蹦乱跳的赶紧下手。这货作恶多端谁知道有多少仇家,随时都有被人暗中捅刀的危险。

    殷勤在藏经阁中一连住了七天,第八天下楼之际已是脸色苍白,脚底发飘。一不小心还是着了长孙烈这老鬼的道儿,抽取不灭灵气比他娘的大姨妈来访要难受多了,而且因为他灵根太过弱小,需要边补边抽,这七天里可把殷勤折腾坏了。唯一的好处就是灵根内灵气经过长孙烈使用秘法反复抽取,补充之后,其吸收转化灵气的速度稍有提高。这个道理和女人的造血功能更强是一个道理的。

    殷勤叹了一口气,心中有种被掏空的感觉。除了体内的灵力被掏空,就连识海里的符谱也被长孙烈找了各种理由又敲走了十套。别的不说,单说那天他与葛神通对阵时,手挽剑花虚空布阵的本事,就是长孙烈传他的一套防御阵法,名为洞索连环,价值一套符谱。用长孙烈的话说,这套防御阵法低阶修士可用,以符文之力,干扰对方的神识使其产生幻觉,一旦对手被这洞索连环困住,甚至可以借机反杀。

    虽然殷勤识海之中的符谱链的总数多达四千余串儿,而用于与长孙烈交易的不过是一百多套符谱而已。什么东西一旦多了,也就不值钱了,殷勤又不是傻子,怎会轻易将家底亮出来?而且他还有一个顾虑,这些符谱都是从天机子的飞舟法器上抄来的,若是大规模出现在万兽谷的法器上面,万一被人知道,那麻烦也就大了。谁也不知道天机子是否健在,按照他元婴修士的寿元虽然很有可能已经陨落了,可若是保养得益,或者服用某些可以延长寿元的灵丹妙药,尚存于世也不是没有可能。

    要知道万兽谷现在可是没有元婴大能坐镇山门的,若是惹得天机子那般元婴大能找上门来,那可真就是元婴一怒,血流成河了!

    当然一套防御阵法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换取十套高阶符谱的,殷勤最大的收获是用这些符谱从长孙烈五层的库藏里,换了九个兽皮卷儿也就是蛮人所用的血符出来。

    万兽谷作为传承万年的大宗门,从蛮墟荒原中收集来的血符数量也是很可观的。不过这类东西通常都是收藏于各峰的禄存宝库之中做了压箱底的收藏,并不向弟子开放交易。长孙烈的私人收藏中,也有少量的血符,其目的主要是为他研究血脉之力用的。

    殷勤也是被长孙烈纠缠打听符谱之事,烦得没有办法,便想到了血符这种对他来说可以救命的宝贝。殷勤提出的条件是一套符谱换一卷血符,长孙烈一听,心中狂喜,忙让人搬来了一大箱子兽皮卷,让殷勤挑选。

    可惜的是,这一箱子兽皮卷儿有一部分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血脉之力已经相当淡薄,有些不错的,又被长孙烈的这老败家的深入地“研究”过了,其中所藏的血脉之力也都丧失殆尽,殷勤挑了半天只选出九件血符。其中又有三件血符,上面蕴藏的血脉之力,比当初他那个吃屎虫的血符还要浓郁的多。殷勤虽然没来得及仔细查看,但估计即便以他进阶二级的血脉之力,用上一次的话,也够呛能够扛住。

    长孙烈的眼力非比寻常,在边上看着殷勤所选的兽皮卷无一不是血脉之力蕴藏十分丰厚的,马上就明白殷勤看重的是其中的血脉之力,而非蛮人所画的符文本身。仅仅从这一点,长孙烈就推断出殷勤是在走灵根与血脉共修的路子。

    若是换作寻常的蛮人修者,长孙烈自然会嗤之以鼻,认为这是自不量力。换作殷勤,长孙烈虽然内心深处还是认为他是自不量力,但嘴上却是将嘴炮调整至最大口径,一个劲儿地吹捧,直说殷主任丹道血脉双修,真是志存高远,前途不可限量。

    殷勤被他这种简单粗暴的硬拍,搞得浑身难受,直接问他,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长孙烈神秘兮兮地笑道:“我若能给殷主任提供大量血符,不知可否换取更多的符文啊?”

    殷勤翻他一眼道:“我现在的血符已经够用,你若能找来血脉修炼的道法,我倒还可以考虑。”

    长孙烈碰了个钉子,却毫不着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知道再动什么脑筋。

    殷勤不再与他多做纠缠,告辞之后,沿着楼梯才下到三楼就听到下面一层传来秋香的呼噜声,他赶紧加快脚步来至二层,只见秋香正抱着楼梯栏杆睡得正香。

    旁边两个满脸嫌弃的执事看到殷勤,不禁双目放光地迎上来,也不顾藏经阁噤声的规矩,双双抱拳大声见礼。

    殷勤嘴角一抽,强笑着摆了摆手,见两人这么大声也没将秋香唤醒,只好走过去踢了一脚。

    秋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这才看清殷勤,忙拽着栏杆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打衣衫,一边哈哈笑道:“殷主任,你可下来了。蓝雀他们担心你,让俺天天来这守着,俺这人喂猪可精神呢,进了这藏经阁两眼皮就打架,瞌睡的要命。”

    殷勤见她说话的声调忒高,也不想在此耽搁,随便敷衍了几句,又与匆匆过来的钻儿寒暄过后,便带着秋香往外走。

    来到一楼,殷勤忽然想起编篡《花狸炼气诀》的三个修士,为了能够让由他署名的修炼经卷早日完工,他已经嘱咐蓝雀几人尽量不要打搅他们几个的正事。说到底这部《花狸炼气诀》才是此次铁翎峰之行重中之重的是,他在下山之前可是在云裳面前打了包票的。若是搞不出来,怕是要挨被老祖打屁股,想到屁股上那个咋都消不掉的脚印,殷勤的心情变得有些灰暗。老子又不是她花云裳的私人物品,凭啥在老子屁股上盖个戳儿?

    秋香嗓门太大,殷勤嫌吵,让她先到大门口等候,他拐到一层没走几步,斜刺里忽然冲出一人,也不说话,扑通一下便跪在他的面前。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殷勤的右腿闪电般地弹出,咚地一声将那人踢飞出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