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理论上说,觉魂乃是生魂所生,但这并不意味着生魂会在失去觉魂的情况下自主地重新发育出一个觉魂来。按照长孙烈的说法,想要觉魂重生,必须用特殊的宝材来激发生魂。

    接下来长孙烈写下了一连串的宝材名字,排名第一的赫然是再造丹。

    殷勤皱着眉头道:“我听说这再造丹乃是金丹老祖进阶元婴时才会用到的丹丸?”

    长孙烈的解释是,金丹进阶元婴的关键在于先出阳神然后将阳神实体化,这个过程需要海量的来自生魂的力量。而再造丹就是能够提供这种力量的一种丹丸,按照万兽谷的官价,一枚再造丹价值三枚极品灵石,需提前百年预订,而且不保证能够按时交货。

    殷勤听了长孙烈的报价,也是直嘬丫花子。三枚极品灵石,可就是三百高阶灵石啊!他原本还想得瑟一下,弄颗再造丹去巴结云裳,现在看来还是无限期地搁置这个计划吧。

    殷勤又往下看了几样,无一不是以极品灵石论价的宝材,即便如此长孙烈也只给了个五成的把握。..

    殷勤有些泄气地放下那张纸道:“耗费三枚极品灵石,才有五成把握?”

    “实不相瞒,五成也是我多说了,怕你太受打击而已。”长孙烈撇撇嘴,安慰殷勤道,“修道之人,生死之事不妨看淡一些。与其让他行尸走肉地活着,不若干脆解脱了他,早日投生去吧。说不定,以他今生之福田,来世还能结个道果呢。”

    “烈老修行中人,怎会也说那些凡夫俗子的宿命之言?”殷勤重新拿起那张写着各种宝材的纸道,“今生之事今生了,来世缥缈太蹉跎啊!”他感概了一下,却忽然停了下来,疑惑地指着纸上一处问道:“烈老所列的无根树,不是一首修道歌吗?竟然能有高达八成的把握!”

    “你说的那是.....无根树,花正佳,月月开时玩月华.....的修道歌吧?”长孙烈摇头道,“我纸上所列的无根树,乃是先天无根树!”

    “先天无根树?”殷勤从未听过这种东西,疑惑道,“烈老可知这种宝材需要多少灵石?”

    “多少灵石也买不到啊!”长孙烈叹了口气道,“你可听说过,修士的五大灵根之外,还有五大变异灵根。所谓先天无根树,便指的是其中一种变异木灵根,俗称不灭灵根。身具这种灵根的修士,比其他四种变异灵根还要难得,真是百万人中也难寻一个。”

    殷勤愣住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一种可以治病救人的药材!顿时,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白白胖胖,穿着红红肚兜的,头上扎着冲天小辫的娃娃形象。想到故事里人参娃娃被坏人算计抢夺的情形,殷勤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下一刻,一个身披袈裟的圣僧形象又将蹦蹦跳跳的人参娃娃挤出了脑海。

    “嗯.....这个......烈老的意思是说,用不灭灵根的修士来入药?不知是取身上的哪一部位?”殷勤小心翼翼地措辞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他来说至关重要,万一在这帮丹药大师眼中,不灭灵根的修士跟唐僧肉是一个效果的,那还是及早远离这帮家伙为妙。

    长孙烈被殷勤问得也是一愣,半晌方才哈哈大笑道:“你这龟孙,胡说啥呢?我只说不灭灵根的修士难得,哪说要用不灭灵根的修士入药了?所谓无根树虽然指的是变异木灵根,其实只要抽取一丝其中所藏的灵力就行。”

    殷勤这才稍微放下心来,旋即又问:“被抽取了灵力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长孙烈咧嘴道:“影响自然会有,就跟女人每月一次走葵水的影响差不多吧......不对,你这龟孙问得这么详细,莫非你能找到不灭灵根的修士?”长孙烈也是人老成精的家伙,马上从殷勤的问话中觉察出不对劲儿的地方。

    殷勤想要矢口否认,心头一动,笑嘻嘻地道:“我能否找到这不灭灵根的修士,取决于那一丝不灭灵气能值多少灵石?烈老不妨开个价出来,若是价格合理,我倒是可以每月给烈老送一份儿大姨妈来。”

    长孙烈神色严肃地看着殷勤道:“你若真能搞到一丝不灭灵气,老夫便有九成把握将你那弟子的觉魂催生出来。至于不灭灵气之事,出了这个门我便再也记不得了,也请殷主任转告那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殷勤点点头,站起身,整理一番衣服之后,毕恭毕敬给长孙烈行了个大礼,正色道:“是我猛浪了,从今以后当谨记烈老教诲。”他是真心诚意地感激长孙烈,这老家伙虽然疯癫古怪,却是个可以托付真心的性情中人。

    殷勤自从开脉以来,虽然知道自己开出来了个变异木灵根,但由于同时激活了玄武血脉,并且从中受益良多,加之他的五条基础血脉太过垃圾,因此对于那条不灭灵根也就从来没有升起过半点重视。

    直到刚才听长孙烈说起不灭灵根的难得,也是一时财迷心窍便动了抽取灵气卖钱的念头。直到被长孙烈点了一句,方才醒悟过来。一旦被某些强横的存在,得知他身怀变异木灵根,难免不会心生贪念将他捉去弄成个人肉取药器。

    长孙烈见殷勤无意隐瞒其身怀不灭灵根的事情,心情也是大好,一来为殷勤能够与他推心置腹感到欣慰,二来这也算解了一个在他心中结了多日的谜团。长孙烈一直想不通,殷勤怎会毫无因由地被云裳看中,收为心腹,甚至因为殷勤的存在,竟然疏远了跟随她多年的燕自然?

    想不到这龟孙竟然身怀变异木灵根,花云裳也算是气运加持,竟然被她从垃圾堆捡到了个宝!这龟孙做事心黑手狠,却又能滴水不漏,无论心机决断都是一时之选,再加上身具不灭灵根,与燕自然相比也是毫不逊色。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