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深沉,苍穹之上不见皓月当空,只剩下漫天繁星点点,今天不是一个吸取月华的好日子,就连铁翎峰上那些习惯夜行的灵鸟仙兽也都比往常少了几分精神,懒散地在外面转几圈便趴窝睡觉。

    与外间的冷清相比,藏经阁的小洞天里的两个人却是大眼瞪着小眼,争吵的脸红脖子粗。

    “砰!”身材高大的乱发老者狠狠地拍着桌面,将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在对面的年轻人身上,“你个龟孙太不地道了!说好了只给你抄经的许诺,为何又搞出换经赠经的许多麻烦事来?”

    年轻人翘着二郎腿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他的发梢被老者的威压鼓动得无风而起,他却神色自若地从桌上抓起一把通体黝黑边缘银白的瓜子,丢一颗在嘴里,然后噗地一声将瓜子皮吐在地上。见那老者又要拍桌子,方才摆手道:“烈老,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拍桌子好不好。再说,我又不热,您老也别总费劲巴列地冲我吹冷气。”

    “我不管!”坐在殷勤对面的长孙烈好像发脾气的小孩子一般,气鼓鼓地道,“你得再给我几套符谱作为补偿!”

    殷勤叹了口气满脸难色道:“跟您说了多少次,那种符谱,我是真的没有了。您说我一个偏远山区的穷孩子,好容易得到一点机缘,搜罗来那么百十套符谱,已经都让您老给搜刮走了,我是再也没有了!”

    “砰!”长孙烈又拍了下桌子,“我要是信你这小龟孙不说瞎话,还不如信母猪能上树!”

    “母猪是能上树啊?成年体的赤睛猪一跃三丈多高......”

    “少给我胡扯蛋,你上次还说手上有千八百套符谱呢,怎的转脸就剩下百十套了?”长孙烈虎视眈眈。

    “我那不是吹牛吗?您要是还不信,干脆给我来一把噬魂虫得了。”殷勤一脸无辜。

    长孙烈坐在那里喘了一阵子大气,忽然眼珠一转,脸上浮出狡猾的笑意道:“噬魂虫又不是无药可解的东西,你若是再能拿出三十套符谱,老夫就将这解法和盘托出。”

    “最多十套!”殷勤马上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道。

    “你不是说绝对没有了吗?”长孙烈瞪眼吼道。

    “您老还说噬魂虫无药可解呢!”殷勤以眼还眼。

    “二十套!防御类符谱,绝对不能再少了!”长孙烈下了最后通牒。

    殷勤犹豫良久方才点点头道:“好吧,二十套就二十套,不过你要帮我炼制解药才行。”

    长孙烈马上大摇其头道:“老夫只能给你个方子,宝材灵药却还要你自己去购置。”

    殷勤心中冷哼:这老鬼以为老子是三岁小儿那么好骗的?他只出药方,却死活不肯把配药的事情揽过去,只怕这药方之中的宝材十分珍惜难得吧?

    不过殷勤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万兽谷中除了长孙烈,恐怕没人能为他指出一条明路。

    想通了这一层,殷勤无可奈何地点头道:“谁不知道宗门之内以烈老炼制丹药的水准最高,若是我能凑齐所需宝材,请烈老出手帮忙炼制如何?”

    “老夫丑话说在前头,这宝材可是十分难寻。你若寻不到,却不能怨我。”长孙烈见殷勤颇有不计代价也要救逸青云的架势,也收起了玩笑的神色,郑重其事道,“其实老夫所谓的方子,也是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法子,属于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愿闻其详。”殷勤正色道。

    长孙烈滔滔不绝讲了半日,殷勤在一旁也是听得瞠目结舌,手心冒汗。

    要想明白长孙烈的解释,需得从人身的三魂七魄说起。魂魄之说,以魂为主,人有三魂是指生魂,觉魂以及灵魂。灵魂乃是三魂之主,每个人死后,能够投胎转世的是灵魂。金丹修士继续往上要出元婴,也是灵魂经过修炼,由阴转阳继而实体化的一种表现。从这个意义上说,灵魂又有三种形态,从低阶到高阶分为:阴神,阳神,以及实体化的元婴。

    三魂之中的觉魂,则是携带人生一世的所有记忆情感之载体,一般来说,觉魂无法随着灵魂转世投胎,这也就是所谓的隔阴之迷。修士所讲的识海,其实就是觉魂所在,更准确地说法应该是,识海是在觉魂之内,觉魂可以无限广大。简单说,觉魂就是修士所说的神识。

    三魂之中的生魂,则是先天一股生生不息之力,人从一个巴掌大小的胎儿,长到成年全是生魂在其中催动的结果,甚至包括承载人生记忆的觉魂也是由生魂所生出来的,生魂仅能陪伴修士一生。

    至于七魄则可以把它们想象成寄托于肉身的七种感受,会随着肉身的死亡而最终消散于无形。

    回到逸青云的情况,他之所以成为行尸走肉,是因为神识被噬魂虫“转移”到了哑巴的识海之内,也就是说哑巴夺取了他的觉魂。这种情况其实与另外一种叫做夺舍的阴毒道法有异曲同工的相似之处。

    噬魂虫是通过吞噬宿主的觉魂达到占有宿主记忆的目的,而夺舍是通过向宿主注入新的觉魂和灵魂来达到占有宿主肉身与生魂的目的。

    搞清楚了这三魂之间的关系,就好理解长孙烈的法子了,具体的方法分为两个部分。

    首先是要让恢复逸青云被吞噬掉的觉魂,一旦逸青云重新拥有了觉魂,下一步就可以用搜魂之法,将逸青云被吞噬掉的记忆从哑巴的识海中抽离出来,重新注入逸青云的识海之中,这样就完成了他找回记忆的全部过程。

    至于用哪种搜魂术则不一定限于噬魂虫,光是长孙烈掌握的就有三五种之多。天下禁法,禁止的永远的都是升斗小民,没有力量的低阶修士,修为到了金丹老祖之上,便是横行蛮墟又有几人能够禁得了他们?

    不过长孙烈的法子,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却相当的难。最难的便是第一步,如何重生觉魂?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