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弯着身子吐了一阵,抬起头时额头上已经满是细密的汗珠。他回头又看了一眼那柱鬼莲,脸上闪过厌恶的神色,随即皱起眉头,往那株植物上一指......

    “且慢!”台上的厉主事忽然喝了一声。

    不过他还是晚了一步,那株鬼莲已经化作一团火焰熊熊燃烧起来。殷勤在心中冷笑,当老子是白痴吗?想让老子留下这株烂花给你们研究?怎么可能?毁尸灭迹是必需的!

    “殷主任,厉主事请您过去。”柳松权站在台边,接过殷勤手中的宝剑,一贯沉稳的他,眼神竟然有几分闪躲。殷勤虽然吐的脸色惨白,模样有些狼狈,柳松权却依旧坚信,葛神通就是死于殷勤之手。

    殷勤投效宗门虽然只有短短的几月时间,却已经被人们贴上了太多的标签。一个年岁尚不及弱冠的家伙,出身卑微,血脉低劣,灵根更是成为修士们的笑柄。在许多人眼中,殷勤的崛起无非是老祖的青睐与逆天的运气,唯有柳松权这种见过了太多阴暗面的老鸟,才会从殷勤的成长轨迹中觉察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这个是妖孽级别的家伙!柳松权在心中,也为殷勤贴上了一个标签,日后若非必要,还是尽量不要招惹他为好。

    “殷主任,葛神通怎么会变成那样?”

    “殷主任,你真的会用蛊毒吗?”

    “瞎说,殷主任怎么会用那么可怕的东西?”

    三位女修冲上来,叽叽喳喳地将柳松权挤到一边,她们嘴上说不信,却还是希望从殷勤那里得到证实,葛神通身上长出的可怖鬼花并非殷勤的手笔。

    “我哪知道葛神通怎会变成那样?”殷勤的头一句话就让三人放下心来。

    “你刚才不还说在他身上下了蛊毒吗?”蓝雀小心翼翼地确认道。

    殷勤苦笑道:“我那不是情急之下吓唬他么?我哪里会什么蛊术?再说,哪有蛊术是把人栽成一棵树的?”

    是啊,蛊术再神奇也从来没听说过能让人瞬间开花的。蓝雀终于放松了心情,她忍不住瞟了一眼台下那团渐渐熄灭的火焰,她有点不敢相信,那个让无数同门修士畏惧害怕的葛神通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死了,那个金刚巨猿般的庞大身躯,最后就剩下了一堆灰烬。

    殷勤安抚好蓝雀几人,随着柳松权去见厉主事。

    厉主事没能喝止殷勤的火球术,脸上却也看不出任何愤怒或者失望的表情,他只深深地看了一眼殷勤,例行公事地问道:“葛神通可是死于殷主任的蛊毒之下?”

    “所谓蛊毒只是我扰他心神的信口胡言。”殷勤正色道,“殷某师从云裳老祖,除了宗门道法,于蛊毒之类的歪门邪道,从无涉猎。”

    厉主事点点头,算是默认了殷勤的说法,接下来就是与他讨论三十六修士联名诬告案该如何处理。既然殷勤已经答应不谈噬魂虫的问题,并且作为主犯的葛神通已经死了,剩下这三十六人只能算做从犯。按照宗门的规矩,也就是禁闭,劳役以及罚没灵石几种惩罚方式。

    殷勤对怎么处置这些家伙倒无所谓,他最关心的是罚没灵石的数量,以及作为苦主的他能够从中得到多少补偿?

    谈及这些厉主事便不再说话,而是换作柳松权过来与殷勤详细磋商。

    按照柳松权的说法,殷勤虽然被人诬告,但实际并未受到什么大的损失,一般这种情况下宗门对苦主是没啥补偿的,顶多是让那些诬告的家伙当面赔礼道歉。至于所罚没的灵石也都是上缴宗门,没有殷勤的份儿。

    殷勤一听便急了,怒道:“谁说我没受什么损失?我身为花狸峰廉贞主事,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你们象孙子一样质问,让我的颜面何存?让花狸峰的颜面何存?让我家老祖的颜面何存?柳执事若是今天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打明儿起,我就组织人挨着个儿地告你们刑堂的三位主事。也让他们跟台子底下站着,被人当众质问,不就是交点灵石,赔个礼了事?”

    柳松权心中泛起无深深的无力感,苦笑道:“殷主任也不用组织人手了,我这就跟主事们商量,为殷主任特事特办,将罚没的灵石分您一些,可好?”

    “请问一些是多少?”

    “两成!”

    “不行,对半分!”

    “三成?!”

    “对半!少了免谈,我是苦主好不好,按说应该给你们两成才对。”

    柳松权没辙,只好又去请示厉主事。厉主事今天算是被这位兄弟单位的殷主任折腾够了,再也不想和他产生任何瓜葛,直接给柳松权丢下一句你看着办,怎么都好便甩袖离开。

    殷勤看看此时天色渐暗,便留下蓝雀与石葫芦配合刑堂这边做最后的结案事宜,又将折腾一天困顿不堪的岳麒麟打发回府院。最后吩咐秋香带上被捆成肉粽一般的逸青云去往藏经阁。

    虽然大家都说修士一旦被噬魂虫吞噬了神识之后,就会成为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殷勤还是不太死心,他想问问长孙烈能否有办法挽救逸青云?这也是整个计划中,他始料未及也最感遗憾的事,逸青云的身上虽然有着“仙二代”的种种缺点,但也是殷勤未来计划中打算着重培养的人才。并且在殷勤的内心深处,已经把照顾好从野狼镇中带出来的几个人,当成了他的责任。

    柳松权听说殷勤希望找到解救逸青云的办法,眼神中有了一丝暖意,他主动提醒殷勤,解铃还需系铃人,或许从哑巴身上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殷勤心中一系,忙问:“既然如此,可否将哑巴交给我看管几天?”

    柳松权哈哈笑道:“殷主任这话说的好生奇怪。哑巴本来就是你们捉的,又与本案毫无牵扯,你不把人带走去领取宗门悬赏,难道还要我们刑堂养着吗?”

    殷勤一拍脑门:“真是糊涂了,待我领了宗门悬赏,定要请柳执事大撮一顿!”

    大撮一顿?柳松权望着殷勤远去的背影,嘀咕道:难道是搓澡吗?这人怎会有此癖好?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