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场另一侧的葛神通,看着殷勤缓步而来,终于停止了咆哮,他缓缓直起腰板,然后随手一招。那柄深深插入泥土之中的短枪仿佛被一股无名巨力噌地拔起,飞入他的巨掌之中。

    “殷勤,你个卑鄙小人,到底是何时在爷爷身上下了蛊毒?”葛神通咬牙切齿,短枪一指殷勤高声喝道,“今日若乖乖给爷爷解了蛊毒,还可饶你一死,否则爷爷一枪枪地零碎了你!”

    他的话音未落,殷勤便哈哈大笑道:“葛神通,你脑袋坏掉了吧?你以血战之约逼我下场,既想解毒,又说饶我不死,那你岂不是只剩下自尽一条路吗?”

    殷勤只走出了三四十步,距离葛神通还有大半个校场的距离便止步不前,隔着老远与葛神通喊话。

    葛神通也是快被殷勤气疯了,另一只手迎风一招,竟然将他真正搏杀之时才会突然祭出的飞锤提前拽了出来。他一手持枪,一手举锤朝殷勤喝道:“小贼,快快过来,让爷爷一锤砸扁了你!”

    “不去!”殷勤嘿嘿一笑,随手挽了个剑花,脚下生根一样不动窝,“老子脑袋又没坏掉。”

    葛神通给许多人的第一印象都是个粗狂的莽撞之辈,这也是他最具迷惑性的地方。只有了解葛神通底细的人才知道,此人是个极有心机的家伙。

    莫看此刻他像一条疯狗般狂吠着挑衅殷勤,其实他的内心清醒的很。葛神通之所以站在校场的另外一端,是担心靠得太近,即便赢了血战也会被刑堂的人出手留下。

    而且,他虽打出了血战的旗号,目的却仅仅是为了逼殷勤独自出战而已。他身上的蛊毒尚未解决,怎会轻易将殷勤弄死?他真正的计划是将殷勤诱到近前,才好出其不意将他擒下,继而扬帆远遁。左右这万兽谷是混不下去了,葛神通也只有亡命天涯。

    葛神通怎么也想不明白,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怎么落在殷勤身上就生出这么许多乱七八糟的变化来?竟然连长孙烈那种老怪物都冒出来为殷勤担保,据那尹如晦说,当日在藏经阁外,殷勤曾将长孙鹏得罪得挺苦啊?

    当然,最让葛神通想不通的是,他是如何中了殷勤的蛊毒?刚刚他逃走的时候,殷勤虽然大喊蛊毒云云,但葛神通根本就没往心里去,这种虚张声势的手段实在太低级了。可当他灵根运转调用灵气跑了没有多远,忽然觉得后背一阵刺痒,反手一摸,指尖竟然被刺破了一个口子。

    要知道修为到了葛神通这般境界的修士,肉身虽然不及纯靠血脉之力的同阶蛮人,但也是到了寻常刀剑无法刺破的程度的。怎会摸了一把后背,就被刺破了指尖?

    葛神通遁出铁翎峰三百多里,后背竟然越发刺痒,用手轻轻触碰,感觉后背上竟似冒出了几根荆棘般的硬刺!葛神通赶紧找了一个隐蔽之处,停下来仔细查看,最后的结果让他大惊失色,他的后背之上竟然真的冒出七八个荆棘上的那种尖刺,而且极其锋利,竟然更够轻易割破筑基修士的肉身。他钳住一枚尖刺,屏住呼吸用力往外一拔,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跪在了地上,那种五脏六腑都被针尖刺破的痛楚让他脚都软了。

    葛神通这下可是真的慌了,以他的经验阅历竟然从未听说过这种长在人身上的玩意,再联想到殷勤所说的蛊毒,他马上断定,殷勤之言并非虚张声势的恐吓,多半是确有其事。

    可噬魂虫的秘密此刻肯定已经曝光,葛神通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一定会被王抱一等人当作幕后指使供出去了。而且,就这么一耽搁,背后的尖刺已经钻出十来个了,即便是逃回花狸峰怕是也要变成个周身带刺的刺猬了!更何况,这种恐怖蛊毒若真是殷勤所种的,回到花狸峰也不见得能够找到对症的解药。

    想来想去,葛神通唯有铤而走险,返回演武堂,以血战之名义邀斗殷勤。问题是,殷勤这货走出一点点距离就他娘的不挪窝了!任凭葛神通如何辱骂,甚至旁观修士们已经嘘声便起,这货却仿佛没带耳朵一般,站在那里左一朵剑花,右一朵剑花地浪甩。

    葛神通感觉到手臂上的一阵刺痒,低头瞥了一眼长满了小刺的手臂,心知不能再等下去了,他猛然提了一口气,趁着殷勤剑花甩得十分花俏之际,突然向他窜了过去。

    蛮墟荒原上真正可怕的妖兽不是力大无穷却容易暴怒的金刚巨猿,而是安静沉稳善于突击的林豹。葛神通的身材壮如巨猿,真正发动攻击的时候,却像一只优雅的林豹。他全力出击的速度,让他身影化作淡淡的虚影,两百多丈的距离,只用了不到一息的时间,便欺近到了殷勤的身前。

    看台之上,许多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还在大声起哄,葛神通的大锤就已经轮了起来。

    “等着你呢!”如此近的距离,让葛神通能够看清殷勤嘴角的诡笑,不知为何,他的心底忽然一虚,下一刻殷勤手中的剑花忽然化作了漫天的符文,层层叠叠宛如一张大网将他罩住。

    上当了,这货哪里是在甩什么剑花?他竟然以剑为笔,虚空画符,竟然不动神色地在虚空中布下了一张大网,静待自己扑上来呢!葛神通心头一跳,旋即拼命催动灵力,下一刻他的神色忽然一怔,耳中响起了花开的声音。

    谁都知道,花开是没有声音的。不过葛神通的确听到了奇怪的声响,那是花瓣在他体内绽放崩裂血脉的噗噗声。葛神通的目光不自觉地被殷勤手中的剑花所吸引,在那大大小小的圆圈里,他看到了自己的血脉与灵根。葛神通的脸上浮起奇怪的神色,因为他忽然发现,他的身体里竟然长满了荆棘,而成千上万朵花,正在这些荆棘藤条里绽放开来。

    “这是什么蛊毒?”葛神通只问了一句,就听噗地一声,一朵粉色的花从他眼框里爆了出来。紧接着,一阵噗噗声响过后,葛神通的脸上就开满了粉色的妖娆的花。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