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按照万兽谷的规矩,为了避免被挑战者心中惧怕找借口逃避血战,包括告案在内的宗门事务都要给血战让行。这就是万兽谷遵循万年的血战第一的规矩。

    血战的第二条规矩是,金丹以上不得血战,这一条规矩是三千年前加上的,金丹修士作为宗门镇守一方的宝贵资源,轻易不能遭受损失,两名金丹之间进行不死不休的决斗是宗门禁止的。培养一名金丹需要耗费宗门海量的宝材资源,禁止金丹血战也是合理并且必须的。

    血战的第三条规矩是对发起者的惩罚与限制,凡发起血战的修士,若是没能在血战中战死,事后也会被宗门以秘法禁制灵根血脉,使其回归凡人体质,然后送往矿区服苦役十年。并且每个修士,一生之中只能血战一次。这条规矩是为了防止有些修士,利用血战来大肆杀戮同门修士。

    虽然宗门对血战设置了种种限制,但这个规则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件颇为野蛮与原始的事情。而万兽谷偏偏将之延续传承下来的原因,据说是当年万兽谷开宗祖师坐下灵兽的手笔。那灵兽原本是蛮墟荒原上的一个妖王般的存在,被祖师收为灵兽之后,更是进阶到了相当于元婴修士的妖皇之身。在开宗祖师飞升之后,这妖兽被宗门弟子供奉为尊者,不知出于何种考虑,这位兽性犹存的尊者将蛮墟荒原中妖兽宗族中的这条血腥规则写入了万兽谷的宗门铁律之中。

    在后来万兽谷延续万年的传承中,也有不少修士提议废除之血战之归,但都被当时的宗门大能否决了。原因在与,这些宗门大能认为这条规则的存在,有助于帮助万兽谷的修士保持一丝血性,据说按照万兽谷的道法传承,想要突破元婴的话,那丝血性是必不可少的。

    至于发起血战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发起一方摆出葛神通的蛤蟆姿势,当面言明对某某起血战邀约即可。血战之姿这种形式看似无聊,其实也是对被邀约一方的保护,比如殷小小那种千年难遇的好苗子,刚入宗门的时候,万一被某个发了疯的筑基修士发起血战一巴掌怕死,老祖们都没地方哭去。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那些天才弟子进入宗门的第一件事是由老祖亲赐一件护身法器,最次也是个极品法器或者干脆给件法宝用以护身,然后,便会被老祖强制闭关修行。即便是有修士想对人家发起血战,连面都不让你看到,你向谁去摆血战之姿呢?

    当然柳松权是没有时间给殷勤讲这么许多沉肚子烂芝麻的,他只说了血战之规则,并且补充一句道:“殷主任可知道?贵峰的云裳老祖,就曾经在十九岁时发起血战挑战,斩杀了一名对她出言不逊的高手。”

    难怪花云裳对人非打既骂,敢情是个不良少女来的,十九岁就跟人抽死签,还被拉倒矿区劳动改造了十年!殷勤正在暗自嘀咕云裳,那些看台上的修士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不知是谁挑的头,喊了一句“血战”,惹得千余修士竟然跟着他的节奏一起,一遍遍地用力踩踏着石阶,吼出了“血战!血战!血战!.......”一时间血战之声,震彻苍穹。

    “殷主任,我这里有还有一瓶小雨露丸,你先服些吧?”不知何时蓝雀几人已经站在殷勤的身后,三位女修加上一个半大孩子全被这震天的吼声,骇得脸色苍白,石葫芦摸出一瓶丹药递给殷勤。

    “我这也有些丹药,全都给你。”蓝雀支支吾吾地一下子塞给殷勤三瓶丹药,殷勤低头一看,却是三瓶赤龙丹。蓝雀筑基多年,早就斩断赤龙,没有月事了,这三瓶补足气血的赤龙丹自然是专门给殷勤预备的。

    “主任,俺这里还有一瓶秘练猪油,先给你脸上抹点......”

    “你们这是做什么?”殷勤推开秋香的大手,指着愁眉苦脸的三名女修道,“不就是一场血战吗?看你们一个个的衰样子,就好象我已经死定了一般?都已经是筑基修士了,修为定力还不如岳麒麟!”

    岳麒麟被殷勤点到名字,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出来道:“殷主任,我不想让你死!”

    殷勤险些被这帮家伙气得背过气去,飞起一脚兜在岳麒麟的屁股上怒道:“小孩子家的,怎的生了一张乌鸦嘴?!一边呆着去!”

    “殷主任,血战之前还有何话说,可以录入这枚玉简。”一直在边上看热闹的柳松权,见殷勤掖上衣角,挽起袖子,忙递过来一枚玉简,然后解释道:“我可不是给殷主任添晦气,玉简留声也是血战的传统。”

    “哦,是吗?那我就谢过柳执事了。”殷勤接过玉简,神色庄重而又恭敬地对着玉简说道,“老祖在上,弟子殷勤此去一场血战,吉凶难卜。我虽自幼孤苦了无牵挂,唯老祖再造之恩,永世难报。仅此玉简留声,祝我花狸老祖,大道直行,早登仙阶!”

    说罢,殷勤双手将玉简捧与蓝雀,这才胸膛一挺,朝柳松权道:“可否借柳兄宝刀一用?且看我斩杀此獠!”

    柳松权的腰间只有一柄随身的宝剑,哪有什么宝刀?而且这宝剑也不是什么高阶的法器,见殷勤伸手过来,只好解下宝剑郑重递过去道:“祝殷主任旗开得胜!”

    殷勤也不多说,一手提了宝剑,一手负在身后,高喝一声:“葛神通,我等这一刻好久了!”说罢,殷勤昂首挺胸,大步前行,旁观那些围观的修士,看到正主儿终于出场,又是一片喝彩之声。殷勤身材虽然没有葛神通那般高壮,走在校场之上,却也是龙行虎步,气冲霄汉。

    很多修士虽然不屑于殷勤的卑微神识,但大家都知道他只是个炼气修士,这一战注定有死无生,大家也就不再吝惜掌声与喝彩,霎时间整个校场沸腾一片,全是为殷勤叫好的声音。

    唯有柳松权平静地站在那里,听着耳边蓝雀她们哭喊加油嗓子将嗓子都喊哑了,他的心中忍不住感概万千:要不怎么人家年纪轻轻便成了老祖心腹,宗门大佬呢?不服真是不行啊,就冲他玉简留声那一番话,换个脸皮薄的真心说不出来啊!

    与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不同,打死柳松权也不信,殷勤会慷慨赴死,要知道这货可是刚刚从王家敲了三枚高阶灵石啊!这些灵石都够让整个山门的护山法阵全力运转三两个月的了!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