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的表情变得沉重起来,叹了口气道:“这个要价高么?你看那逸青云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他可是栖云山庄的七公子啊?想当初,在野狼镇里,是我将他招入花狸峰的,这次出来,也是我亲自点将叫上了他。现在他被那噬魂虫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你让我,让我如何跟他家里人交代啊!”殷勤说道动情之处,眼圈竟然一红,忙举起袍袖擦拭眼角。

    柳松权实在不忍多看,只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就走。

    蓝雀见柳松泉面色古怪地匆匆走了,又见殷勤擦拭眼角,忍不住过来问道:“殷主任可是与柳执事说了什么?他的面色有些难看呢。”

    殷勤抽了抽鼻子道:“没说什么,就是聊了几句咱们一起吃火锅的事而已。”

    聊火锅怎地还哭起了鼻子?蓝雀狐疑地盯着殷勤的眼睛,还想追问,不远处的厉主事忽然跳起来猛拍了下桌子,待到大家惊讶地循声望过去的时候,厉主事又迅速恢复了老神在在的模样,他双眼微合地吩咐柳松权道:“就按他说的转达吧。”

    “主任让你看笑话了。”殷勤收拾起情绪,强作欢颜道,“我就是想起那晚咱们一起吃火锅,青云在一旁给大家皱着眉头调制蒜汁的模样,心中忽然一酸,就没能忍住。”

    蓝雀被殷勤说的也是两眼含泪,盈盈欲滴,她吸了吸鼻子正要劝解两句,演武堂的另一侧忽然响起一声狂喝:“殷勤,你这卑鄙无耻的蛮荒贱种!竟然偷偷给老子下蛊,有种你给老子站出来,老子就在这演武堂上与你一决生死!”

    葛神通!他不是跑了么?怎么转了一圈儿又回来了?蓝雀听的真切,目光所及,只见校场的另一侧,葛神通那庞大魁梧的身躯正在风中伫立,脸色狰狞的他,宛如魔神下凡。

    “殷勤,你个小王八羔子,躲在你老娘的裤裆里了吗?”葛神通捶胸顿足,跳脚叫阵,仿佛面前这近千修士全都不在他眼中一般。

    “真是葛神通!”蓝雀再次确定没有看错人,满脸惊起地扭脸儿问殷勤道,“你竟然真的给他下了蛊?你怎么会蛊术的?那不是女修才会去学的阴毒道法吗?快说,你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蛊?”

    蓝雀一张小嘴儿宛如珠走银盘一般,吧啦吧啦地问个没完。

    “唉,你可知道,我在台上待了这么久,就是不敢去看青云一眼,我怕我会忍不住。”殷勤仿佛依旧沉浸于悲痛之中,自顾自地道,“我现在真的好后悔,那晚都没给他亲手加一筷子吃的......”

    “主任,你别叨咕逸青云了!你赶紧抹把眼泪吧。”蓝雀使劲儿扯了扯殷勤的衣袖,递过一方锦帕,指着校场那边道,“葛神通回来了,他朝你叫阵呢!要跟你决一生死!”

    “还决什么生死啊?”殷勤捶胸道,“我现在就内疚自责地生不如死啊!”

    “主任,柳执事喊你过去!”蓝雀正没辙呢,石葫芦匆匆跑来,正看见殷勤拿着绣了一只雀鸟的手擤鼻涕。

    那是不是蓝雀姐的手帕吗?石葫芦脑子开了小差,不过殷勤却马上将手帕塞给蓝雀,问石葫芦道:“柳执事在哪里,快带我过去。”

    留下蓝雀傻傻地站在原地,手里拎着那方锦帕是丢也不是,藏也不是。

    对于这种没眼眉的下属,就得这么治她!殷勤边走边在心里碎碎念:老子要是能打得过那葛神通,还用你个小丫头片子提醒?老子早他娘的提刀杀过去了!

    来至柳松权那边,殷勤已经调整好了情绪,又是一副少年老成的主任风度:“柳执事唤殷某过来,可是王家有了答复?”

    柳松权点点头,又指着校场那头的葛神通道:“殷主任不打算应战吗?”

    殷勤望着校场那边,杀气腾腾的葛神通,似笑非笑地对柳松权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且让他在那边先叫嚷一阵,等会儿我自有手段拿他。”

    柳松权知道殷勤的修为不过是炼气弟子,虽然之前出其不意将毕松友胖揍了一顿,但同样的事情,显然不能在葛神通身上重演。他见殷勤牛皮吹得山响,却也不好点破他,只从怀中摸出一个兽皮袋子以及一个暗黄色的盒子递给殷勤道:“王家一时不凑手,只能拿出一枚高阶灵石,剩下的王家原用一两精金抵上,殷主任意下如何?”

    柳松权怕殷勤不晓得精金的价值,还特意给殷勤详细介绍了一番精金在市面上行情。按照宗门收购的价格,一两精金可以换两枚高阶灵石,但实际上这种东西非常稀少,长期都是有价无市的状态,反正近十年来宗门是一粒精金也都没有收上来过。炼器师们真正需要精金,都是去到坊市交易,实际的花费要高出一两成来。

    殷勤虽然不认得,倒也不担心柳松权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人,收下灵石与精金,脸色就好看了许多。拍着柳松权的肩膀道:“既然你们都已经查清了此案的主谋就是葛神通,为何还容他在校场上瞎哔哔?干脆请厉长老出来咳嗽两声,把他拿下多轻松啊?”

    你想得倒美!柳松权心中嘀咕,皱了眉头解释道:“若是能拿我们早就拿下他了。可这葛神通摆出的是血战之姿又亲口说出血战二字,我们即便是想拿他也得等他血战之后才可动手。”

    “血战之姿?”殷勤从来没听过这种姿势,远远地瞟了一眼葛神通,见他手拄着一柄插在地上的短茅,身体前倾,屁股撅起,像只巨大蛤蟆。殷勤暗道:难道装成个蛤蟆,就是血战之姿了?

    柳松权又给殷勤普及了一番宗门的历史。所谓血战乃是宗门创立之初定下的一条规矩,说白了就是修士之间不死不休的一种决斗约定。用殷勤前世的话,这叫抽死签儿。

    血战的规矩很简单,只有三条。第一条是,宗门之内,所有人都可以向另一方发起血战之约,而被邀约的一方也必须要接受这个挑战,不能拒绝。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