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那个枯瘦修士,虽然一言不发,拒不合作,但铁翎峰的刑堂执事也不是吃白饭的,很快他的身份也被确定:来自黑龙潭的散修,具体姓名虽然不详,却有个大名鼎鼎的绰号叫做哑巴。哑巴只有炼气后期的修为,因擅自驯养噬魂虫而被七大宗门联合通缉。

    刑堂台边,柳松权神色凝重地把殷勤与蓝雀拉倒一边,然后将写有哑巴根脚的那张纸递给殷勤道:“王抱一已经吐口了,背后指使策划之人就是贵峰的葛神通。厉主事的意思是,此案若是贵峰觉得在铁翎峰公开审理不方便,也可转移至贵峰审理。”

    竟然是噬魂虫!殷勤听人说过这种东西,想到逸青云的遭遇也不由得脊背发凉。厉主事的主动示好,让殷勤沉思了片刻,旋即摇头苦笑道:“厉长老的好意我心领了,对我来说此案在哪里审没什么区别,不如快刀斩乱麻,今儿就办了吧。”

    殷勤虽然没有明说,柳松权也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正是因为此案涉及花狸峰嫡传道统之争,他才决定在此了结,毕竟以殷勤的身家背景,是无法与经在宗门营数十年的燕自然等人抗衡。花狸峰说白了,更像是葛神通等人的主场。

    蓝雀却想不到如此深度,忍不住小声提醒殷勤道:“要不要先将这边的情况禀报老祖?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啊。”

    殷勤一本正经道:“老祖修炼要紧,还是不要用这些破事去打扰她老人家的清静吧。再说千里传音符每用一次都要消耗许多灵石,咱花狸峰道场初兴,处处都是挑费,不敢乱花钱啊!”

    蓝雀回想起前几日那大鼎火锅,忍不住翻了一眼正在哭穷的殷勤,不过殷勤既然抱着先斩后奏的打算,她也不能说什么。经过这么许多事情,她早习惯了万事都由殷勤做主。

    柳松权见殷勤拿定主意要将此案当场审理,也不多劝,吩咐负责文案的执事弟子,尽快将审案细情整理出来,等下才好公布于众。

    此时此刻的刑堂台上也是一片乱哄哄,三十六个联名修士全被刑堂传来问话,其中倒有一多半的联名者都是打酱油凑数来的。他们之前甚至见都没有见过殷勤,纯粹是为了讨好王家或者有求与人才在状纸上签名画押。

    此刻告状不成反成被告,这帮家伙就开始各显神通,各种托关系,到处使人情,希望能找到办法从这摊子烂事中挣脱出来。

    柳松权与殷勤没说几句,就受到了七八个传音秘符,殷勤在一旁看着他面色尴尬地往袖口里揣纸条,呵呵笑道:“柳执事若是为难,不妨让人直接给我传条子,我才是原告,只要他们出得起灵石,我也不介意抹掉几个被告的名字。”

    饶是柳松权脸皮不薄,也是老脸发烫地连连摆手道:“殷主任说笑了,柳某断然不会徇私的。”

    殷勤正色道:“柳执事误会了,殷某所说句句真诚,柳执事不妨替我放出风去,只要价格合适,一切都好谈。”

    柳松权只当没听见殷勤所说,连连摆手,抽身逃了。

    殷勤叹了口气,扭脸儿对蓝雀道:“要不,这事交给师妹来办?事成之后,我单独请你一顿火锅如何?”

    蓝雀俏脸一板道:“我才不会被你拉下水!”

    秋香见柳松权走了,便凑过来说话,只听到殷勤以火锅为诱饵唆使蓝雀帮他办事,连忙争道:“主任有啥事,俺替你去办!”

    殷勤翻她一眼道:“这事需要人脉广阔才行,你便是认识一万头赤睛猪也是没用。”

    几个人说了几句玩笑,柳松权又匆匆回来,神秘兮兮地又要与殷勤私下聊聊。

    殷勤挥退了蓝雀几人,坏笑着小声问道:“柳执事刚才话未说完便匆匆走了,可是帮殷某牵线搭桥去了?”

    柳松权嘿嘿哂笑道:“柳某哪有这等能耐?我只是过来转达师尊的一点意思,他老人家想与殷主任打个商量。”

    殷勤眼睛一亮道:“厉长老有事,哪需如此周折?尽管说便是了,殷勤无不遵从。”

    柳松权压低了声音道:“师尊也是人情所累,有人拜托师尊捎话过来,想请问殷主任,可不可以将此案中有关噬魂虫的一切消息,暂且隐去,不向外公布?”

    殷勤眨巴着眼睛,故意道:“可是那哑巴托人求情吗?他可是七宗联名通缉的要犯,难道贵峰准备对他网开一面?”

    柳松权被殷勤挤兑得没辙,干脆明说道:“殷主任尽管放心,那哑巴是必死无疑的。我便与你实说了吧,请师尊带话的不是别的,就是破军王长老。他那宝贝孙子也是少不更事,才被小人利用闯下如此大祸。王长老说了,只要抹去这噬魂虫一条,殷主任想怎么判那王抱一都行,哪怕将他送到矿山做苦窑去,王家也感谢殷主任的大恩!”

    老王这是要服软了?殷勤心头冷笑,表面却是满脸愕然之色:“那矿山的苦役哪里是人做的活计!我与那王抱一不过是意气相争而已,大家都是同宗兄弟,怎会将他送去做挖矿?”殷勤拍了拍胸脯道,“请柳执事转告王长老,让他尽管放心,只需这个数,就可将噬魂虫三字一笔抹去。”

    “三枚中级灵石?”柳松权见殷勤伸出三根手指,心中替王长老好生不值,好端端地惹这煞星干嘛?晦气又破财。

    “柳执事真会说笑。”殷勤笑嘻嘻地摇头,“你说的数还不够请蓝师妹她们吃一顿火锅的呢。我的意思是,最少三枚高阶灵石。”

    柳松权被这个报价震得愣在当场,这小子真他娘的是狮子大开口啊!他这辈子见过高阶灵石吗,还他娘的张嘴就要三枚?不过吃火锅是怎么回事?竟然需要那么许多灵石?听他那意思,还是请蓝雀几人吃的?

    “柳执事?柳执事?”殷勤伸手在柳松权眼前晃晃,关切道,“你可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事。”柳松权强笑道,“这几日用功过力,精神有些恍惚而已。不过殷主任的价儿是不是有点高了?”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