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为何殷勤指挥蓝雀二人去拦截黑袍人而不是葛神通,不料黑袍人实力太过稀松,一个照面就死在蓝雀的剑下。至于秋香,殷勤原本只是派了个打酱油的任务给她,让她留意坐在葛神通那片区域里的可疑人物。

    没料到竟然被秋香摸到一条大鱼,虽然那人修为不高,可殷勤却有种感觉——这货就是暗中控制逸青云的家伙。

    蓝雀提着被制住气脉无法动弹的枯瘦修士,石葫芦拎着那个被蓝雀一剑穿心的黑袍尸体,秋香很是得意地跟在两人身边,刚刚来到廉贞刑堂所在,角落里一直沉默不言的逸青云忽然尖叫一声,双手狂抓地朝秋香扑过来。

    秋香以前只是个喂养赤精猪的仆妇,与修士临阵交手的经验几乎为零,她被逸青云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竟然傻呆呆地站在原地忘了躲避。

    蓝雀与石葫芦手中都提着人,想要帮忙已是晚了,好在殷勤与柳松权正好挡在逸青云的必经之路上。

    “竖子敢尔!”柳松权断喝一声,手中剑光一闪,就朝从侧面扑来的逸青云切了过去。

    “柳执事,手下留情。”殷勤一见,忙向上一步,托住柳松权的肩肘往旁一带,那道剑光险险地将逸青云身上蓝袍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他是我花狸峰弟子,还请柳执事不要伤他性命!”殷勤一边解释,一边冲上前去,与疯子般的逸青云撕扭开来。

    殷勤的灵根刚刚进阶到炼气中期,比逸青云这种刚开脉的强了不少,在诸位主事的眼皮子底下,他不太敢动用血脉之力,直接用了灵力与逸青云周旋。

    哪知这逸青云发疯之后,一股子蛮力竟然颇为难缠,殷勤又怕下手重了,真的伤了他,两人扭在一起竟然是个旗鼓相当的局面。柳松权被殷勤拦下,忽然叹了口气,面带苦笑地抱着双臂在一旁看热闹。还是石葫芦赶紧丢下黑袍人的尸体,加入战团,三两下便制住了逸青云的气脉。

    殷勤找身后的刑堂主事要过绳索,将一直在地上扭曲挣扎,好像蛮荒野兽般的逸青云困了个结实,这才直起身子,看向柳松权的目光便颇有不善:“这就是你们找的最为关键的证人?你们难道看不出他的神智已经出了问题吗?”殷勤真正恼怒不在这里,而是刚才柳松权斩向逸青云那一剑,分明是抱了杀人灭口之心。

    柳松权也是个厚黑之徒,佯装听不出殷勤的弦外之音,他瞟了一眼蓝雀手中满脸怨毒之色的枯瘦修士,做出恍然之色:“这逸青云之前表现都很正常,直到此刻才发狂伤人,想必与此人有关吧?”

    殷勤冷哼一声,尚未来得及与他计较,目光不经意地一扫,忽然喝道:“尹如晦,你给我站住。”

    尹如晦在葛神通被叫破的那一霎,就已经偷偷往台边移动,此刻正想趁乱溜走,却被殷勤出声喝住,他却没有葛神通那种逃命的手段,唯有乖乖地转身回来。

    殷勤眉头紧锁,扭头对柳松权道:“既然逸青云作为主要证人神智已经丧失,他对我所作的一切指控就都不能做数。而起那联名告我的三十六名修士,就已经涉嫌教唆控制逸青云,诬告本人。请柳执事现在就将这三十六人全部拿下。”殷勤抬起手,指着远处正灰溜溜准备退席的王抱一等人道,“那张联名诉状上,头一个名字就是他吧?”

    王抱一虽然被殷勤在藏经阁前整治一顿,但也算达到了拖延时间的目的。直到长孙烈回复之前,王抱一的心情还是挺不错的,哪怕皮肉上受了些苦楚,若是能将殷勤钉死在此,也算是出了胸中的一口恶气!哪知,自从长孙烈的回复之后,形式便急转直下,不但所有的指控全被殷勤化解,就连葛神通都被殷勤成功锁定,不得不仓皇逃窜。

    等他看到那个枯瘦修士被擒,便知道大事已去,作为参与策划此事的核心人物,王抱一知道的信息要比尹如晦多。那个枯瘦修士的修为虽然不高,却是葛神通重金请来的搜魂高手,外号叫做哑巴。

    逸青云在他手中没超过一个时辰便从一个生龙活虎的大好青年,变成了神智全失的人肉傀儡。王抱一既感叹哑巴的手段高超,也对其阴险狠毒颇为忌惮。

    至于台上逸青云的突然发作,想必是因为哑巴被人制住了气脉而失去控制造成的。王抱一正想趁乱开溜,却不料被殷勤当众点了名字。

    至于那些看罢热闹准备退场的修士,一见台上风云突变,忙又兴致勃勃地重新坐回看台,证人发疯,三十六联名修士原告不成反成被告。这么狗血的事情,比那些索然无味的道法丹诀可是有趣的多了!

    至于厉主事等廉贞大佬,原本也已经准备退场,被殷勤这么一闹,只好打起精神准备下一场的告案审理。

    作为万兽谷权利最大,人数最多的刑堂,铁翎峰上专司刑房的执事仵作的水平也是非同一般。功夫不大就已经查出逸青云是被人以噬魂虫吞了神识,成为受人控制的人肉傀儡。

    这个结论一出,连厉主事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这件告案他虽收了王长老的宝材,却万万没有想到王长老竟然玩的这么大?竟敢在关键证人身上使用如此恶毒的禁术!更然厉长老心中不满的是,其中还扯出了个葛神通。厉主事身居高位上百年,见过太多鸡鸣狗盗的事情了,他马上意识到,整件事情的背后并非他之前想的那么简单,怕是连王长老也都被人当枪使了。这个告案根本不是世家公子与草根修士之间的意气之争,而是事关花狸峰一脉嫡系之争的权力游戏。

    不过,事情也有好的一面,既然牵扯出了葛神通,即便日后花云裳有什么不满,也没脸找铁翎峰的麻烦了!

    想通了这一层,厉长老紧锁的眉头稍微舒展开来,以后告案的审理方向,必须要往花狸峰内讧上引导。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