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如晦站在台子边上,进退两难。他的脑子里乱作一团,刚才他慷慨激昂的一番陈词,哪知柳松权连正眼都没有看过来一下。此刻柳松权更是将殷勤请到台上,彼此间谈笑风生,看那神态好似知交好友一般。

    他有心趁着没人搭理,干脆悄悄溜了,却又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葛神通有几分期待。在尹如晦看来,殷勤虽然够横,与葛神通相比还是不够狠辣。他瞟了一眼站在台子另一侧,神色木然的逸青云,心中泛起阵阵寒意。一时间竟然有些说不清,他坚持留下来到底是对葛神通有所期待,还是仅仅因为惧怕葛神通的手段。

    好在功夫不大,那个小执事便带着长孙长老的回执匆匆赶回来了,这回楼松泉没再呈上厉长老,而是直接念出长孙长老的回话:“殷勤主任亲编之道法入门,乃宗门瑰宝,虽万金不换。今仅以经书二十卷换得此经,实属藏经阁之幸事。长孙烈。”

    这一回执对于旁观修士的震撼比之前,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殷勤刚刚只是私下里提及《花狸峰道法入门》一书,眼下这个消息一经公开,人群立马就炸了一般,吵杂开了。

    即便有人对与长孙烈签字担保已经有所预判,却没人能想到,竟然是因为要购换一套从未听说过的《花狸峰道法入门》,而且听长孙烈的意思,这破玩意竟然是殷勤鼓捣出来的!

    当下就有不少热心修士断言,当年长孙长老游历蛮荒之时,肯定与蛮族女修有过一段不可告人的露水姻缘,今天某人是债主子上门,认亲来了!

    虽然大家都很好奇那套经卷到底是个啥玩意,但今日的告案至此已经是基本完结。三十六修士联名的告案虽证据确凿却无功而返,殷主任不但大闹会场最后还搞出很大悬念。..

    修士们议论纷纷正要退场,殷勤忽然冲着一处角落朗声道:“葛师兄,咱们可是同门师兄弟,你老兄在一旁看了这么久,不打个招呼就走,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众人还没闹明白殷勤所说的葛师兄是谁,一直埋伏在那边的蓝雀与石葫芦已经娇叱一声双双暴起朝殷勤所指的方向扑去。

    与此同时,角落里突然蹿出一黑一灰两道身影,他们左右一分,朝相反的方向飞掠而去。

    蓝雀与石葫芦正要兵分两路,殷勤忽然指着其中一个喝道:“拿穿黑袍的!”

    “葛神通,果然是你在暗中捣鬼!”蓝雀憋了半日已是怒极,清喝一声便揉身而上,石葫芦也柳腰一拧从另一侧堵住去路。

    黑袍人也不答话,张手一扬,万道剑光朝挡在前面的石葫芦散了过去。

    石葫芦指诀一点空中突然显出一条银鳞长鞭,蛇一般地旋转扭转片刻之间便将漫天剑光通通搅散,露出此宝的本来面目,却是一枚漆黑的铁剑。

    黑袍人被石葫芦阻挡这一下,整个后背就已经暴露在蓝雀眼前。蓝雀祭起飞剑,只见空中一道虚影,那黑袍人闷哼一声身子已经断线风筝般砸在了地上。

    蓝雀不喜反惊,心道:“坏了!追错人了!那葛神通也是花狸峰修为排名前十的弟子,怎会如此不济,被我一剑就斩落尘埃?“

    可是此刻那灰影已经远遁到演武堂的边缘地带,肯定是追不上了。更可恨的是殷勤还在后面大呼小叫地吓唬人:“葛神通,你已经中了我的蛊术,跑不了了!”

    蓝雀心中这个气啊:眼神不济就别在那里瞎指挥!还以为他有十足把握,真的认出这黑衣人就是葛神通!

    石葫芦走过去,用脚踢了一下地上汩汩流血的黑袍人,皱着眉头道:“师姐,这人死了!”

    “搜下他的符牌,看看是哪一峰的弟子?”蓝雀处理这种事情比较有经验,宗门里修士斗法,死伤都是小事,查清背后的根脚,做好善后才是关键。

    石葫芦应了一声,正要去搜那黑袍人的身,忽听秋香一声大吼道:“小子!俺可盯你半天了,别想从老娘手里逃掉。”

    两人应声望去,只见秋香双手紧紧抱着一个青衫修士的裤脚,任那人拳打脚踢,就是死不松手。蓝雀见那人摸出一柄匕首,赶紧纵身过去,那修士只是个炼气后期的修为,被蓝雀纤手一伸便死死制住。

    这是一个身材干瘦,脸色白里透青的中年修士,修为最多是个炼气大圆满,之前虽然被蓝雀拖住,却也只是闷声轮拳,并不说话。

    秋香的修为不如人家,却胜在皮糙肉厚,虽然挨了几下老拳,只是眼角青了一圈并无大碍。直到蓝雀用秘法截了此人的血脉灵根,方才放心地松开手,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拍打浑身的泥土,便朝殷勤邀功喊道:“殷主任,俺按照你说的,早就盯住这家伙了。刚才师姐追人的时候,旁人都在看热闹,只有这人偷摸想溜,被俺一把擒住!”

    “带上来,带上来!”殷勤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他目标并非葛神通,而是那个以阴毒手段控制了逸青云神识的家伙。虽然殷勤是有意示敌以弱,引诱那些隐藏在暗中搞阴谋诡计的家伙们主动跳出来,但将逸青云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也非他的本意。唯有找到那个对逸青云下手的家伙,才有可能找到让他恢复正常的办法。

    殷勤之前连续问了两个看似胡闹的问题,其目的是试探逸青云的神智记忆是否清楚。而逸青云迟钝的反应让殷勤很是担心,他推测逸青云不但被人控制了神智而且那个人已经可以对逸青云的记忆进行“读档”操作了。正因为殷勤所问的东西都是与本案无关的鸡毛琐碎,而背后那人显然对此没有准备,只能重新读取逸青云的记忆,因此造成了反应迟钝的表现。

    殷勤能够锁定经过易容变形之后的葛神通的位置,却没有办法找到那个暗中控制逸青云的人。不过他估计这个人应当与葛神通相隔不远。想来想去他唯有打草惊蛇,让这个神秘家伙主动跳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