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双手一摊道:“我还是那句话,与我无关!”

    “事关宗门绝密,岂是殷主任一句与我无关就能搪塞过去的?!”看台之上忽然站起一个消瘦的身影,他一边朗声斥责殷勤,一边大步来至位于中间的刑堂边上,朝台上诸位长老施礼道:“在下尹如晦,乃三十六联名状告殷勤的修士之一,肯请诸位长老明鉴,即便是长孙长老邀请花狸峰修士前来抄经。但殷勤为谋取私利,将宗门经卷一十四卷卖与外宗,也是罪无可恕的宗门重罪!”

    尹如晦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思冲到台前的,他深深知道一旦殷勤今天将案子翻过来,就是他们三十六个联名修士倒霉之时。不想,他一番慷慨激昂之语,只换来柳松权淡淡地一瞥,这让他的心立马凉了半截。

    “殷主任,那枚玉简想必你也仔细看过,你对里面所列之人证、物证,可有反驳?”柳松权凌空一抓,将毕松友身旁的玉简摄于手中,一边暗中探查玉简中的内容,一边静待殷勤的回复。这也是他神识强大之处,可以一心几用。

    殷勤撇嘴道:“玉简之中的证据,我只能用天衣无缝来形容,着实让我无从反驳。”

    柳松权无奈道:“殷主任如此说,就让在下为难了。玉简之中的种种证据都指向殷主任,而殷主任却矢口否认,这叫我们也是难办的很啊。要不然,请殷主任到鄙处小住几日,待我们调查清楚,必能让此事水落石出。”柳松权是看明白了,既然诸位主事都抱定了不出头的主意,他才不会傻到与殷勤硬碰硬地冲突呢,事情发展这个程度上,只能用拖字诀。

    殷勤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的情绪,皱眉道:“我也不是个闲人,手头还有一堆事情等着我处理呢,哪有大把的时间耗在这些琐碎事情上面?”

    他皱着眉头假作沉思了片刻,提议道:“我看这样吧。那帮人折腾半天,不就是告我将宗门经典拿来卖钱了吗?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暂且记在我的账上,等回头查清楚了,不是我干的,再抹掉就行。”

    柳松权听的有点儿晕,心道,这货入山的时候,到底有没有人给他讲过宗门禁律啊?别说十四卷内门经典,寻常弟子就是不小心将一句修炼口诀透露给旁人,都有可能被追回功法,赶出山门的!再说,从来没听说过廉贞刑部的告案还能暂且认下并且记账的!

    殷勤见柳松权苦笑着正要说话,摆手打断他道:“大家都是兄弟单位,我也不能让你们刑堂为难。我看这样,还是请藏经阁那边出个担保,以藏经阁的名义,赠与我殷勤十四件.......嗯,也别十四卷,干脆取个整数二十卷吧。就说藏经阁赠与我殷勤二十件内门经卷,随便我殷勤处置......嗯,这么说不妥,赠与两字不妥当,改成交换吧。就说藏经阁与殷勤交换二十卷经内门经卷,殷勤所得经卷可随意处置。哈哈,你看如何?”

    “我看.....行。”柳松权都听傻了,心道:这货当藏经阁是他家开的吗?抑或刚认了长孙长老当亲爹?不过,看这货的架势,到仿佛他是长孙长老的亲爹一般。

    “你说行就好办了!”殷勤大手一挥,“你去写个条子,找人请长孙长老认签字,这个案子就算暂且结了。”

    柳松权呆呆地点了点头,回身看了一眼厉主事,却见他老人家已经闭了双眼,似乎打起盹儿来。柳松权叹了口气,知道厉主事已经默许殷勤的荒唐提议,转身吩咐身旁的一个执事,按照刚才殷主任所说的,写好帖子去往藏经阁签字。他这次也长了个心眼儿,万一到了藏经阁长孙长老翻脸不认人发作下来,自有那小执事来顶锅。

    殷勤则是一副收工的样子,带着岳麒麟溜达着上了廉贞部的台子,朝四下围观的修士挥手道:“我这案子马上就结了,你们也都散了吧,别跟这儿看热闹了。”

    旁观的人群早都乱作一团,众人听了殷勤的荒唐提议,更是议论纷纷,一个走的都没有,不但如此还有三五百闻讯赶来新加入旁听的修士,大家都想知道,长孙长老会不会真把二十卷内门经典交换给殷勤。甚至有几个无聊好赌的,竟然不失时机地开下盘口,赌长孙长老会否画这个押。

    那小执事手头很是麻利,眨眼的功夫就将拜帖写好,呈给柳松权检查时忍不住提醒道:“殷主任刚才只说交换经卷,却没有提他将用何交换,将来若是有人细究的话,未免不够严谨。”

    柳松权也正好奇呢,扭脸儿问道:“殷主任可否将用于交换的经典告知一二,标注在这拜帖之上,以免日后多生事端?”

    殷勤神秘兮兮地笑道:“说来还是贵峰占了个大便宜,换作旁的,莫说二十卷经典,便是百卷经典,我也不换啊!这都是冲了长孙长老的面子,我才打了这么大的折扣。”

    柳松权被他吊起好高的胃口,忍不住拱手道:“愿闻其详!”

    “我这经典,乃是一套,共分八册,取八方之数,每册又分上下两卷,名为《花狸峰道法入门》。”殷勤摇头晃脑道,“整套经典由我亲自担任主编,不日就可以将第一册《花狸炼气决》面世了。”

    以柳松权的沉稳干练,竟然被殷勤一番话说的张口结舌不知如何接话,结巴两下才皮笑肉不笑地奉承道:“久仰殷主任高才,今日一见果然胜过闻名!等殷主任大作面世之时,还请殷主任不吝赐教,借我一阅。”

    “柳执事过谦了,我肚子里这点墨水,哪里入得了您的慧眼。”殷勤哈哈笑道,“不过这《花狸峰道法入门》乃是专为我花狸峰弟子编纂,外峰弟子若要借阅需要缴纳不菲灵石才行。既然我与柳执事相熟,便与你打个血折,三枚中阶灵石便可借你看上半月,如何?”

    “哈.....哈哈。”柳松权被这折扣打得心头滴血,只能干笑着拱手道谢,“那可真是多谢殷主任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