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这位小执事如何称呼啊?”殷勤嘴角噙着和颜悦色的笑意,与刚才拒不认罪的嚣张样子截然不同,他伸出一根手指,遥遥相对地冲着那文士戳啊戳道,“刚才是你说要治我毁谤长老之罪吧?”

    “我、在下......”那文士此刻早已方寸大乱,支吾半天也没想好该如何作答。

    殷勤脸色猛地一沉,指着地上那枚玉简,转脸对台上的三位主事道:“殷某人身为花狸峰廉贞副主事兼老祖办公室副主任,却被这小小的执事如此羞辱,请问诸位长老,该如何治他的罪?!”

    厉主事虽然面沉如水,心绪却已经乱作一团,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长孙烈那老小子,怎么会做出如此的回复?明眼人都能看得清楚,所谓主动邀请花狸峰来抄经的说法,纯属扯淡,长孙烈之所以承认这种近乎荒唐的说法,背后必有隐情。

    据厉主事掌握的情况,殷勤只在今天早上见过长孙烈一面,前后不到两个时辰,难道就在这不到半天的时间里,长孙烈就与这小蛮子沆瀣一气了?!以厉主事对长孙烈的了解,除非他能得到某种巨大的好处,否则以这老小子的铁公鸡性格,是断然不会替殷勤背这个黑锅的。

    可殷勤一个来自小仓山的蛮子,又能给长孙烈这等见惯了天材地宝的炼器宗师什么样的好处?难道是云裳老祖亲自出马,给予了长孙烈某种无法拒绝的承诺?这似乎也不太可能,厉主事虽然与云裳老祖交往不深,但也是大致知道云裳的家底的。说句不好听的,此刻云裳老祖的家底怕是还没有她峰下那些个长老主事来的丰厚呢。她又能拿出什么宝贝,让长孙烈做出如此重要的承诺?

    要知道,长孙烈此举无疑是在向宗门内所有的派系与势力表明,他以及他所执掌的文曲、武曲二部,已经与花狸峰达成了同盟。这才是隐藏在抄经案背后的深刻涵义,这种同盟的结成,也将从根本上改变万兽谷诸峰之间的力量对比与平衡。

    厉主事觉得,唯一有可能的是铁翎真人亲自出面,在后面帮了花狸峰一把。可是以铁翎真人的性格与手腕,应该不会做出这种明显偏帮花狸峰的事情,因为这将把铁翎真人用了几百年时间才建立起来的人望与威信毁于一旦。

    厉主事思绪万千,一时难以理出个头绪,冷不丁被殷勤当众质问,他先是愣了一下,方才有些不耐烦地冲那文士摆了摆手道:“松友,去把那玉简建起来,然后给殷主任赔罪。”

    那文士名为毕松友,与柳松权一样都是随厉主事修行的弟子。只不过柳松权因为办事干练,气度沉稳颇得厉主事的赏识,这让自诩才智并不输人的毕松友颇为不服,这才有了之前他自动跳出来的种种表现。

    厉主事看似随意的摆手,让毕松友有种冷水浇头的失落,甚至在那一刻,他感到大脑一片空白。毕松友深吸了一口气,强撑着跳下看台,捡起那枚跌落尘埃的玉简,抬头看了一眼冷笑着的殷勤,低着头走上前去,躬身施礼道:“在下毕松友,之前对殷主任多有得罪,望殷主任看在松友一心办案的份儿上,包容海涵。”

    “屁话!”殷勤正对厉主事爱搭不理的态度心中冒火,又听毕松友拿公事做借口,眉毛一挑便骂了出来,“谁跟你说的?一心办案就能不顾上下尊卑,对宗门主事呼来喝去,极尽侮辱之事吗?”

    毕松友心中纵有万般不屑,也只能苦着脸解释道:“这个么......有些过头的话,也是我们廉贞刑堂的审案手段,无非是希望殷主任在盛怒之下,口无遮拦说出实情而已。还请殷主任理解......”

    “去你娘的!”毕松友话未说完就被殷勤飞起一脚蹬在肚子上,他连着退了两步,还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紧接着眼前一黑,金星四溅,耳中满是拳头砸在脸上的怦怦肉响,毕松友堂堂筑基,修道百余年从来都是偏偏君子的形象,哪曾受过这种胖揍?他连着被殷勤捶了几记老拳,羞怒交加之下只觉得嗓子眼一甜,噗地一下喷出一腔老血。

    殷勤的道法稀松平常,不过仗着进阶二级的玄武血脉,凭借蛮横的肉身出其不意,将一个毫无准备的筑基修士按在地上反复摩擦还是能够做到的。

    问题是台上那几百个旁观修士,哪里见过如此阵仗?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全都看傻了眼,直到殷勤将毕松友揍得口吐鲜血软软地瘫在地上,众人这才回过神儿来。

    殷勤直起身子,拍了拍手,恨意未解地朝地上啐了一口道:“今天殷主任教教你咱们花狸峰廉贞刑堂的手段,这叫松松皮肉,等回头我也发你一张传票,请你到花狸峰,咱们还得好好叙一叙,你侮辱宗门长老的案子。”

    殷勤说话时嘴角含笑,不徐不缓,却让台上那百十来个被他宝盒收了影像的修士,菊花发紧,冷汗淋淋。这位凶神恶煞的殷主任可是早就撂下话来,日后会按图索骥,找他们秋后算账的!

    感受到台上颇为紧张的气氛,殷勤满意地将毕松友踢到一边,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先得杀鸡骇猴,回头才好敲这帮家伙的竹杠。

    台上众人虽然被殷勤的凶狠镇住,却也对廉贞刑堂的反应感到困惑。台上这么多主事,执事,难道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门下弟子被人打成猪头?

    殊不知此刻台上廉贞部诸位大佬的心思也很微妙。按照厉主事的计划,是要将这个案子办成铁案的,但长孙烈的加入就让他的计划基本落空了。是一条道走到黑,还是点到即止为,以便日后有个回旋的余地?厉主事心中尚未拿定主意。

    其他两位副主事就更不会出头,他们在这件事上并未收到半分好处,心里本就不爽,眼下厉主事焦头烂额,正好让这二位看了热闹,他们恨不得殷勤将事情闹得再大一些才好。

    至于那些刑堂执事,就要考虑柳松权的意愿,柳松权不出头,其他人就要仔细掂量跳出来的后果。前车之鉴,就在台下。

    殷勤在台下静候了片刻,见没人搭理他,心中正在纳闷。柳松权终于踏前一步,不紧不慢地问道:“既然抄经一事纯属误会,还请殷主任澄清经卷外泄之事。”他也是聪明绝顶的,既然恩师不便出头表态,就只能由他出这个头。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