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别是受了太大刺激,失心疯了吧?柳松权被殷勤一番话说的彻底WWw..lā还是厉主事首先反应过来,重重地咳嗽一声将台上近乎沸腾的人声议论压制下来。

    “殷勤,这里是铁翎峰的廉贞刑堂,不是你花狸峰的老祖办!”一贯沉稳的厉主事此刻也没心思搞什么神识突袭了,直接一拍桌子喝道,“你若将我这刑堂视作儿戏,莫怪厉某人不讲情面。”

    殷勤眉毛一挑,反问道:“厉师兄这话说的有失公允,凭什么告我的三十六人空口白牙就叫证据确凿?我这里刚说了两句,就说我儿戏刑堂?再说,我殷某人好歹也是个廉贞部的主事,论起在宗门之职务地位,我殷某人不过比你低了半格儿而已。按理,兄弟单位之间的高层往来,总得讲究个对等接待吧?殷某不敢奢求厉师兄的大驾,但好歹也得派个副主事出面接待才对吧?贵堂倒好,弄了个小小的执事去藏经阁提我?我倒要问问,厉师兄给殷某留的情面,到底放在哪里?“

    厉主事被殷勤一通抢白,只觉得脑袋有点乱,明明是说抄袭与抄写之区别,怎地扯出了兄弟单、单位的对等接待之上了?再说,兄弟单位是个啥玩意,难道是蛮墟部落内部的土语不成?而且这厮竟然真的摆起了架子,跟咱家平起平坐师兄弟相称了?

    “殷主事,您所要求的对等接待,在眼下并不适用。”柳松权见厉主事也阴沉着脸不说话,忙上前一步解围道,“我请您来是因为有三十六名修士联名状告一事,并非请您过来交流叙话。”

    “那就更说明你们铁翎峰的廉贞部不懂礼数。我殷某人带队来到你这铁翎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我给贵部的拜帖,想必早都送达了吧?奈何拜帖送出,宛如石沉大海,音讯全无。若非今日殷某人被小人诬告,怕是连贵部的大门朝哪里开都搞不清楚呢”

    殷勤时而义正言辞,时而冷笑连连。他昂首挺胸地站在场地中间,指着台上的一群廉贞弟子,一面侃侃而谈,一面意气风发地想:想当年诸葛亮舌战群儒,也就是这个水平吧?他在这里东拉西扯,为的是给台上的三女腾出行动的时间,眼见三女按照他的部署,已经各自移动就位,殷勤的嘴角泛起一丝满意的微笑。

    “松权,不要与他多费口舌,你这就拿我的贴子,跑一趟藏经阁!”厉主事见殷勤越扯越远,竟然大谈特谈起什么新时代宗门的精神文明建设来,心头真是好不烦乱。赶紧打发柳松权再跑一趟藏经阁。打死他也不信,殷勤他们竟然是长孙烈主动邀请过来抄写经卷的!要知道,长孙烈那个老孤僻可是十几年没下过藏经阁了,就他那个古怪的性子,即便是掌门真人亲自上门,遇到他心情不好也会以种种理由推辞不见。他长孙烈吃饱了撑的,竟然会主动邀请花狸峰过来抄经?

    柳松权前脚刚走,仓山郡城那边就传回消息了,那边的铁翎峰弟子,已经在被举报的商铺中搜出了十几张草纸,全部都是密文抄录。

    蓝雀坐在台上靠西边的一处角落里,暗自皱眉:他们好快的速度!要知道从逸青云失踪到现在不过半天的时间,这帮家伙不但能让逸青云反水告发殷勤,而且能将密文抄写的经卷传送到仓山郡城去。从铁翎峰到仓山郡城的距离足有三千余里,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密文经卷送过去,只有三个办法,一是使用千里传音符,二是派可以御剑飞行的筑基高手亲自送达,类似灵鹞那种飞行速度就没办法满足这个要求了。再有就是远距离的传输法阵,不过动用法阵的可能性极小,铁翎峰虽然建有通往仓山郡城的传输法阵,但每次启动,必须在宗门进行报备,若是用这种方法传送经卷,难免会留下蛛丝马迹。

    蓝雀知道,这千里传音符的价格可是不菲,用它来传送十几卷经卷,这笔花销就连许多中小型修仙世家都承担不起,而能够御剑飞行的筑基高手,在整个宗门来说,也不过两掌之数,蓝雀猜想,唯有破军主事这般位置的长老,才有能力调动此等高手!想到同门修士平日见面时,你好我好的客套劲儿,蓝雀幽幽地叹了口气,或许殷勤正在经历的才是超级宗门里,一派和气掩盖之下的残酷的生存法则吧?

    “殷勤,你送往仓山郡城的密文经卷已经被全部查抄,你还有何话说?”一个文士打扮的刑堂执事手中持着一枚玉简,居高临下指点殷勤道,“无论藏经阁是否主动邀请你来抄经,你擅自泄露宗门经卷之罪,总是无可抵赖了吧?”

    “这位执事说话好没道理。”殷勤嘿嘿冷笑着反问,“仓山郡城里抄出宗门经卷与我有何相干?我又认的哪门子罪?”

    “此乃逸青云举证你暗送经卷去往郡城!现已查抄出使用你殷氏符文抄写的经卷,证据确凿。”文士厉声喝道,“岂是你说不认就不认的?”

    “笑话!”殷勤声音更高道,“殷氏符文逸青云也知晓底细,我还举报他假造经卷,陷害于我呢!”

    “你在仓山郡城的同谋已经招供,确认那些经卷都是你所传递过去的。”文士举起玉简道,“郡城那边已将所有口供证据,收录于此,不容你狡辩抵赖。”

    这帮家伙竟然连传输法阵都用上了,看来为了扳倒我还真是下了血本呢!殷勤心中嘀咕,冷哼一声满脸不屑地道:“我怎不知道我还有个同谋藏在仓山郡城?我倒要请教,我给这位同谋一共传了多少经卷过去啊?”

    “现已查明的经卷,共计一十四卷,皆为内门弟子修炼道法。”那文士将那玉简往台下一丢,面带不屑道,“具体泄露了那些本,不知道殷主任是否还能记得清楚?”

    感谢叶的桃子,书友150531132548765的打赏。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