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状告长孙长老,可有证据?”那刑堂执事被殷勤胡搅蛮缠,气得脸色铁青,“要知道,没有证据诬告宗门主事的话,可是要被逐出宗门的。”

    殷勤信誓旦旦道:“我殷某人从来说一不二,既然敢告,自然有证据,只要你能将长孙长老拘来,我自然有证据让他伏法认罪。”

    “没有证据,我们不能缉人。”

    “我有证人行不行?”

    “证人在哪里?”

    “我就是证人,长孙烈损毁公物乃我亲眼所见。”

    “那也要你写下详细细节,长孙长老是在何时何地......”

    “殷勤,我早就听说你能言善辩,巧舌如簧,今日得见,才知闻名不如见面。”厉主事见那执事被殷勤带得离题万里,赶紧打断了那执事的话,眉头微皱看向殷勤,“我们今日所问,只为你未经允许抄袭经卷一事。你状告他人之案,则需另行择日审理,你可明白?”

    殷勤只觉耳中雷声轰隆,识海中立马翻起滔天巨浪,再被厉主事如电的目光一扫,竟有一种被闪电击穿心神俱缚的感觉。不过下一刻,一只龟蛇缠绕的玄武巨兽,便从识海之中浮出水面,龟蛇皆仰视苍穹,对着识海上的电闪雷鸣发出无声的嘶吼。

    厉长老身为廉贞长老,一身修为已臻筑基后期大圆满,加之年岁尚轻,是万兽谷中颇有希望晋级金丹的几位实权人物。他在说话时就已暗运灵力,一道耳中雷袭中了殷勤。他所用耳中雷与柳松权的耳中雷又有着境界上的极大区别,不但可以聚气成雷,只击一人,甚至有摧毁对方心理防线的作用。一般宵小,只需他三言两语,就会心神崩溃,认罪伏法。

    让厉主事想不到的是,连续两道耳中雷劈了过去,殷勤竟然只是眨巴眨巴眼睛,片刻间就恢复了原样。这小子好强大的神识!厉主事吃了一惊,殷勤的底细他早就烂熟于胸,一个炼气初期的蛮人小子,竟能挡下自己的神识攻击!莫非是云裳老祖在他身上加持了某种秘法?若真是如此,今天这个案子倒是真要谨慎行事了。若是办,就得办成铁案,即便是云裳老祖亲自找上来,也不能让她找到任何纰漏。

    这黑地梨儿过然有几分道行!殷勤依靠玄武之力,在失神的刹那迅速恢复,对于厉长老的声波攻击不由另眼相看。要是刚才换一个场合,双方斗法的话,只需那几分之一秒的愣神儿,就会被敌人抓住机会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既然如此,殷某就隔日再告。”殷勤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虽然挡下了厉主事的耳中雷,气血的流动也是陷入凝滞,他担心再挨上几道耳中雷,血脉便会有受损之忧。殊不知他这担心其实多余,耳中雷虽然玄妙霸道,却是极其消耗灵力的一种道法。尤其是厉长老这种聚气成雷的方式,对于灵力的消耗更是高出几倍。厉长老掩饰的虽好,袍袖里早就握住了一块中级灵石,正在拼了老命地催动气脉汲取灵气。

    刑堂主事念过三十六位修士联名的状词,下面就由柳松权主持问询。因为殷勤有个主事的身份,才用了问询的方式,若是普通修士,那就是审问,甚至会遭受抽筋搜脉等等手段。

    一众旁观者,见殷勤试图胡搅蛮缠却没能成功,此刻神态萎靡,仿佛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蔫儿了,不禁交头接耳地议论开来。躲在角落中的尹如晦也终于悄悄松了一口气,他是与王抱一一起去的藏经阁,却始终没有出头,只躲在人堆里暗中煽动。

    王抱一接二连三地犯下犯蠢,让尹如晦着实捏了一把汗。幸亏殷勤没有将那个什么破盒子拿出来重放,否则今天这一局真有可能被这蛮子搅乱了。尹如晦偷瞄了一眼不远处,神色恍惚的逸青云,心中更加笃定。

    那蛮子倒是有几分鬼才,竟然被他捣鼓出个殷氏密文出来,若非从逸青云身上挖出其中诀窍,便是再给藏经阁那帮家伙百年的时间也不见得能够破解出来。怪只怪这小蛮子得罪了燕自然,在这种超大的宗门之内,能够在几十年内就混到燕自然那般地位的人,岂是好相与的?别的不说,单是那个葛神通,其心机之狡猾,手段之狠辣,就让尹如晦自叹弗如。

    想到葛神通施展在逸青云身上的手段,尹如晦莫名地打了个寒颤,他虽然对葛神通使用搜魂术有所预料,却万万想不到葛神通所用的搜魂术,乃是最最阴狠的蛊虫之法。

    搜魂术只是一门道法的统称,具体道搜魂的手段,则有很多,既可以凭借强大神识强行搜魂,也可以用特殊的药物来逼,甚至手段高超者可以在对方识海中制造幻境来骗。其中最有效的就是第一种,由神识强大的修士强行侵入被搜魂者的识海。

    不过这种方法也有个问题,一来比较消耗神识,二来是有可能在被搜魂者的识海中留下搜魂者的神识痕迹,被别人追查出来。因此,进行强行搜魂的,事后都会将被搜魂者直接斩杀,以免日后麻烦。

    至于用药物逼或者幻境来骗,相比之下就比较耗时了,有些意志顽强的家伙,往往能够挺过很长一段时间而不透露心中的秘密。

    而利用蛊虫进行搜魂,一来不会留下神识痕迹,二来搜魂的速度很快。蛊虫搜魂,所用的蛊虫是一种只有针尖大小的奇虫,叫做噬魂虫,又叫噬魂蛊。一旦被植入这种蛊虫,无论被搜魂者如何抵抗,他的神识都会被这种极其细微的蛊虫吞噬掉,并且被反馈到养蛊人的识海之中。

    噬魂蛊的凶险在于,它们不是窥探神识,而是吞噬神识,其结果有两个,一是宿主的记忆会被养蛊人窃走,二是当宿主的神识被全部吞没以后,他会失去自我意识,成为被养蛊人完全操控的人肉傀儡。而且这些噬魂虫在吞噬神识的时候,会让宿主感受到巨大的痛苦,用脑浆沸腾来形容也不为过。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