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要不然等下到了演武堂,干脆把这幻......月光宝盒交给厉长老?”蓝雀心神不宁地跟着殷勤,觉得刚刚幻阵中的自己实在是丑死了,嘴里塞了东西,说话都是呜哩呜涂的。不过眼下却是没有机会问殷勤,为何幻阵中会存有那晚吃火锅的影像,当务之急是将演武堂这关过去。

    蓝雀希望通过把刚才一幕的影像交给廉贞部,达到把水搅浑的效果。柳松权虽然没有明说,但王家派了这么多人前来拿人,也一定参与了举告殷勤之事。有了殷勤手中的幻阵,或许可以逆转形式,你不是告我抄袭经卷吗,我反告你侮辱同门!

    殷勤听了蓝雀的建议却是大摇其头,皱眉道:“你们几个可是花狸峰的人,平白无故地受人欺负,自然要由咱花狸峰替你们出头,怎可以将宝盒交给铁翎峰?”

    “可是远水解不了近火啊!”蓝雀见殷勤竟然意气用事,低声急道,“再说,花狸峰据此两千余里,这么多人都给传到花狸峰也是折腾不起啊。”

    “这个不用你管,我自有主张。”殷勤有他的算计,他正愁找不到由头,将廉贞部最重要的赏罚之权揽入怀中。这下可好,真是正打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而且一送便是百十来个。有了这一百多个“枕头”,殷勤就可以想办法将廉贞主事这位子坐实了。

    想到得意之处,殷勤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黑压压一片垂头丧气的王家修士,忍不住在心中盘算开了:到底能从这帮家伙身上敲下多少灵石呢?每条舌头一枚中级灵石不过分吧?或许应该把工作做的更仔细一些,每骂一句一枚中级灵石?这样似乎更合理一些?

    “前面就是演武堂了!”蓝雀见殷勤死活不说如何处理,却一路上面带诡笑地低头沉思,虽然好奇,也是不敢多问。眼见拐过一弯儿就到了地方,忙上前提醒殷勤,最难过的关就在眼前了。

    铁翎峰的演武堂由来已久,在宗门成立初期叫做驯兽堂,是修士们交流驯兽心得以及展示各种珍稀灵兽的一处场所。说是堂,实际却是一个带看台的露天广场。

    随着宗门的扩张与发展,驯养灵兽虽然还是万兽谷最为重要的一个传承,但越来越多的修士将修行的重点从伴生灵兽转移到了专修灵根的道法上面。近七八千年来,专修灵根的修士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依靠伴生灵兽起修的人数,这驯兽堂的名字也被改作了演武堂。说是演武,其实是演道,不但有金丹老祖在此讲经说法,还有修士选择在此斗法对决。总而言之,这里就是蛮荒版的,宗门多功能活动广场。

    花狸峰也有演武堂,不过尚未建成,殷勤由柳松权引领着,一边缓步进入演武堂,一边四下打量这座宏伟的建筑。

    做为超级宗门的重要活动场所,演武堂的规模与殷勤前世那种可以容纳几万人的运动场还要大上许多。倒不是因为万兽谷的修士数量太多,而是许多修士会带着伴生灵兽一起过来,那些灵兽有小如蚊蝇的,也有类似长毛巨象那种个头的大家伙,要想容纳它们,演武堂的地方太过狭小了可不行。

    待到一群人进到演武堂的场地之上,殷勤不由得有点失望,这围观的群众也不算多吗?殷勤想象中那种人山人海的情形并没有出现,诺大的场地之上,只有廉贞部一众执事所在的角落里,稀稀拉拉地坐了七八百的闲修。其中还有不少是王家以及燕自然、尹如晦等人动用私人关系请来壮大声势的。

    有点高估自己的魅力值了?!殷勤自失地笑了笑,或许这才是宗门该有的正常现象吧?作为修士,不抓紧时间修炼提升,谁有那么大的闲工夫看别人打官司玩?

    “逸师兄!我看见他了!”岳麒麟小孩儿眼尖,离着老远就看见了逸青云的身影。

    “别叫他师兄!”秋香不屑道,“他不配!”

    殷勤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上,谁也不知他心中想的什么。

    廉贞部将现场布置成了一个台上台下的形式,坐在看台之上的刑堂的三位主事。中间一位是个中年书生打扮的修士,面色黝黑,细长的眼睛中闪动着精光。按照蓝雀的介绍,那便是廉贞大长老也就是众人口中的厉主事。

    殷勤几人被柳松权带到看台之下,柳松权向台上复命并一一说明殷勤等人的身份。那百十个跟在后面的闲修也都上到台上找地方坐下。

    整个过程厉主事都只静静坐在那里,宛如老僧入定一样。接下来又有一个刑堂的执事站出来,为殷勤等人宣读告他的联名状书。

    殷勤站在广场之上,需要仰头才能看到台上的诸位,他安静地听完状书,其中被告只有他与岳麒麟两个。逸青云则作为举报人,不在被告之列。至于联名的原告,排在第一个的就是王抱一,后面还有包括尹如晦在内的一共三十五名修士。

    这是凑了个天罡之数啊。除了王抱一和尹如晦算是殷勤的熟人,剩下三十几位阿猫阿狗,殷勤则是闻所未闻。更让他觉得搞笑的是,所有联名者中,在藏经阁任职的只有十一人,其他二十几人则与藏经阁没有半分关系。

    殷勤听到此处,打断了刑堂执事道:“既然只有我与岳麒麟二人被告,可否请蓝师妹她们上台就坐?”

    刑堂执事微微一愣,转头看了一眼厉主事,见厉主事颔首方才请蓝雀几人也到台上来。

    他正要继续,殷勤又问,为何原告三十六人不下台与他一起?

    刑堂执事皱眉道,你是被告,自然你在台下对答才是。加之本告案的性质并非寻常告案,那三十六名原告,并非苦主,乃是出于公心,未免宗门受损,才将你举报到刑堂。为褒扬这三十六位修士对宗门的一片爱护之心,厉主事特许他们在台上指正。

    殷勤朝老神在在的厉主事拱手道:“殷某从来不知宗门竟有这等规矩,只要出于公心就可将人告到这台子下面站着。那殷某也要出于公心提请告状,告的藏经阁主事长孙烈长老,在职期间,肆意损坏藏经阁内诸多设施。请刑堂派人将他拘来,台下听审。并请厉主事念我一片公心,让我上台歇着!”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