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主儿可够横的!柳松权心中嘀咕,面色却是不卑不亢:“殷主事所涉之告案乃是联名举告,告的是殷主任指使花狸峰弟子逸青云,岳麒麟以密文之术,偷抄藏经阁经卷共计四百余卷。”

    柳松权说话的声调不高,却是暗注灵力,让在场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那些跟在后面的王家修士们总算找到机会,顿时就有不少人吵嚷起来:“堂堂花狸峰的主事,却跑来我们铁翎峰做这种偷鸡摸狗之事!还要脸不要?”

    “一个蛮子,哪知道要脸?”

    “要我说,偷抄经卷不算丢人,被人捉了现行,说明他蠢。”

    跟着王抱一来的惹事的,大多是些修士里的闲人,这帮家伙斗法的水平稀松平常,起哄骂街却是好手。他们仗着人多,正好浑水摸鱼,躲在人群里七嘴八舌地高声议论开来。更有那下流坯子,竟将话题引到殷勤身后的三位女修身上,言语愈发的不堪。

    蓝雀与石葫芦平日里被修士们仙子长仙子短地称呼,哪里遇到过如此阵仗?刚开始听人议论殷勤还只是觉得气愤,又听有人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顿时被气得手足发抖,脸色泛青。

    “瞎吵吵啥啊?!有种就站出来说,躲在你娘裤裆里瞎吵吵,算什么本事?”秋香也是个能撒泼的,见众人气势汹汹,便挺身而出,挡在蓝雀和石葫芦的前面。

    不料人群中真有那不要脸的烂货,竟然捏着嗓子喊了声“娘~”,人群顿时一阵哄笑,饶是秋香那般混不吝的主儿也被臊的满面通红。

    王家修士们一见之下更是来了精神,纷纷将辱骂的火力转移到三个女修身上,各种污言秽语如同粪水一般泼了过来。

    柳松权眼见场面有可能失控,心中也是暗自着急。他的差事是将殷勤带到演武堂去当面对峙,在这边被一帮闲汉羁绊住,又算怎么回事?而且万一殷勤等人恼羞成怒,大打出手的话,虽然可以给他们多扣一条罪名,将藏经阁的大门口弄得乌烟瘴气,说到底丢的可是宗门的颜面。

    眼见三名女修已经接近爆发的边缘,柳松权赶紧清咳一声。乱糟糟,叫嚷纷纷的场面竟然被他这一声清咳,压制地安静下来。这叫耳中雷,是与狮子吼,大罗天音等等功夫类似,都是声音类的道法。外人听起来只是一声轻咳,但身处音波攻击范围之内的人,则会感觉在耳边响起一声炸雷般的难受。

    音波类的道法攻击,范围广威力大,消耗的灵力也大,柳松权只咳嗽一声脸色便有些苍白。不过这耳中雷的效果还是很理想的,场面在刹那间便被他控制住了。

    柳松权悄悄调整了一下气息,嘴角微扬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着的殷勤,却见殷勤将手一招,将空中漂浮着的一个单手可握的小盒摄于掌心之上。

    这主儿刚才不言不语地,何时往天上放了个法器,也不知是做何用的?柳松权心中纳闷。

    殷勤身边的蓝雀就更是吃惊了,她实在是搞不懂,殷勤刚才骂不还口,却偷偷往空中放个幻阵匣子是做何用?

    对于周围人们惊奇的目光,恍若不觉,殷勤托着幻阵匣子双目微合,片刻过后,眼中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秋香在一旁实在好奇,忍不住问道:“殷主任,你这匣子是个啥宝贝?干啥用的?”

    “我这叫月光宝盒,至于做何用途,你看看便知。”殷勤神秘一笑,将幻阵匣子托在手中,暗运神识,口中喊道:“波若波罗密!”

    随着殷勤喊出这句谁都没有听过的咒语,空中忽然出现了几个人影。

    “师姐这些日子操劳奔波,整个人都清减了,多吃些。”画面中,石葫芦抄着个大勺,往蓝雀身前的一只大碗里添了不少料。

    “咯咯,你莫只顾着照顾我,给殷主任鞍前马后地你也辛苦着呢,来,师姐也给你添一碗。”蓝雀笑颜如花,一大勺实惠还了回去。

    场面一时寂静无声,谁都不知道那个月光宝盒怎会在空中忽然放出这个栩栩如生的画面?几乎每个未曾参与那晚饭局的旁观者,心中都升起了同样的感概:我的天,这两位仙子的饭量可以啊!..

    尼玛,倒带倒过了!殷勤暗骂一声,赶紧重新来过:“波若波罗密!”

    这回月光宝盒的回放可算是正常了,空中所显的情形,正是这群王家修士,缩头缩脑,面带诡笑并且互相遮掩着,污言秽语地往蓝雀她们身上泼脏水的情形。

    “看见了吗?可放大,可缩小,可回放,还能慢动作,能定格,刚刚谁说了啥,咱这月光宝盒全都收的清清楚楚。”殷勤一边用神识控制着空中的幻阵画面,一边给秋香详细讲解,忽然想起什么,扭脸儿问柳松权道:“大庭广众之下,公然侮辱女修仙子,也算是违反宗门禁律了吧?”

    “当然,当然。”柳松权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他看着空中的幻阵影响,眼神发直:幻阵这东西并非太新鲜的玩意,咋就没想到它还有这种用途呢?

    “是剜眼珠子啊,还是割了耳朵啊,最少也得割了舌头吧?”殷勤嘿嘿冷笑。

    “呃,这个,还要视情况而定。”柳松权回过神儿来,不禁暗中擦汗,殷勤若是真的按图索骥,将这幻阵所收的人,一个个拎出来过堂的话,那王家可就要多了百十口子五官不全的怪物了!

    殷勤目光扫了一眼身后那些灰头土脸,冷汗淋淋的王家修士,冷哼一声,收起幻阵匣子,嘱咐秋香道:“等回去,你便将这匣中所收的人,一个一个地给我查,是谁,说了什么,都给我记录在案。哼哼,我保证让他后悔当初从他老娘裤裆里投生出来!”

    柳松权暗自叹了口气,心中感慨,王家怎会惹上这位煞星?可惜他们一百多号人,围着人家大喳喳半日,没能动了人家半根毫毛,自家却已经溃不成军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