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料殷勤走到王抱一旁边,忽然伸手一探,揪住了王抱一的衣领,然后用力一带,便将王抱一扯到了眼前。

    王抱一本以为站在人堆里,应该很是安全,根本就没提防殷勤会突然发难,他只尖叫了半下便被殷勤捏住了脖子。

    “殷、殷勤,令旗在此,你、你不可撒野!”王抱一被殷勤掐得说不出整话,身子拼命地扭动挣扎着,好像一条被人掐住了七寸的蛇。

    “小辈,你敢?!”站在王抱一身后的两个筑基客卿这才反应过来,抢上前来就要从殷勤手上抢人。

    “谁敢对主任动粗?!”蓝雀和石葫芦与殷勤的配合更加默契一些,清喝一声,几乎同时挡在了殷勤的面前。

    这两位客卿都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乃是王家重金礼聘的客卿,此次是专门过来负责保护王抱一的。问题是,这些蛮荒修士与殷勤前世那些经过专门训练的职业保镖还是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就好比让一个k或者uf的格斗高手去担任某个大人物的保镖,虽然从实力上说,这个高手一个能打四五个,但问题是那些搞刺杀的没人会正大光明跳出来打啊?人家都是背后下刀子的主儿。从保护与防卫的角度来看,经验远远比实力更为重要。

    同样的道理,王家的两位客卿高手,虽然实力不凡,但平日里高高在上,习惯了用鼻孔看人的他们,做保镖显然是不够合格。

    殷勤人质在手,指尖稍微用力,就将王抱一捏得像个小耗子一般只剩下吱吱乱叫。那两位高手被蓝雀二人拦下,见状忙后退了两步,生怕殷勤再使点劲儿将王家宝贝孙子的脖子给掐断了。

    要说王抱一也是真够背的,论修为他可是筑基修士,却接连栽在殷勤这个炼气后辈的手中。

    殷勤的突然发难,让挤在台阶上的人群一阵大乱,甚至有几个站在台阶边缘的家伙,不小心被人挤落了阶梯顺着山坡往下滚。

    此刻空中的刑罚令旗因为少了王抱一的掌控,飘摇几下就往下落,被殷勤手疾眼快地伸手接触。他饶有兴趣地反正面看了两眼,也没看出太大的名堂,估计这旗虽然是个法器,其本身的象征意义应该远远大于法器本身的实用性。

    殷勤将令旗递给身后的秋香,让她仔细着保管,这才沉着脸一手将王抱一捏得口吐白沫直翻白眼,一手指着四周那些愤愤不平怪声咒骂的王家亲信,一字一顿地道:“我乃花狸峰云裳老祖钦点的老祖办公室副主任,兼廉政部副主事。”

    殷勤说到此处,朝石葫芦一挥手,高声道:“请老祖亲赐之符牌!”

    石葫芦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怀里还揣着殷勤那枚主事符牌,忙取出来,按照殷勤的示意,将那枚刻有廉贞主事名头的符牌祭于空中。

    那符牌只有半个巴掌大小,又飘在半空,稍微远点的人根本看不清上面所刻何字。不过,虽然看不清符牌上的铭文,那符牌的款式和颜色却是看的真切。万兽谷的符牌规制,仆役为骨制白牌,经常需要外出办事的管事们其符牌是墨玉所制,雕工精美,这是宗门的脸面不能马虎。内外门弟子的符牌都属于法器,颜色与他们的衣袍一致,是蓝青两色。至于各部主事的符牌则是紫色,飘在空中竟能发出亮紫色的光芒。..

    “殷某人修为虽低,却是奉老祖之命,代表花狸峰到藏经阁交流学习的。我与这姓王的素未平生,他却三番五次与我为难,种种嘲讽,言语轻佻。我若不出手教训他,我花狸峰的颜面何存?我云裳老祖的颜面何存?”殷勤的声音宛如洪钟,震彻山峦。

    乱哄哄的人群被这空中的符牌晃得眼花,更被殷勤的一番话说得心头发凉。一直以来,关于殷勤的传闻虽多,却主要是集中在两点上,一是他的蛮人血脉,二是他的垃圾灵根。至于他得云裳老祖之青睐,许的这个老祖办主任的名头,在其他诸峰的眼里,就更是个笑话。一个蛮荒蛮子,又开了垃圾灵根,头上还顶着个不知所云的笑话名头,殷勤此次入山,对于大多数铁翎峰弟子来说,都是拿看笑话的眼光来看待他的。

    直到此刻,这帮家伙才突然想起一个他们一直有意或者无意忽略掉的问题,那就是殷勤的真正地位。

    修士也是人,是具有社会属性的。用殷勤前世的观点来解释的话,作为社会性的动物,修士要想在一个修炼团体内生存下去,最主要的一个前提,是他能够清晰而又明确地定位其在团体中的地位,以及团体中其他成员的地位。

    对于在万兽谷这种超大宗门中生活的修士来说,其在宗门中的地位或者定位主要是由两个方面的因素决定的。第一是修为高低,这也是所有修士所公认的一种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定位方式。不过在某种特殊情况下,这第一因素也不是绝对的,是要受到第二类因素的影响的。而第二类因素的构成则比较复杂,包括特长,任职,等等诸多因素。

    在宗门中,一个能够炼丹的筑基修士就比只会吃丹的修士地位高,因为前者有能力;一个受到老祖特别关照的炼气弟子就比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草根筑基地位高,因为前者有后台;一个掌握某种资源诸如可以随便出入藏经阁的小执事就比只能凭牌借阅普通修士地位高,因为前者有权力。

    如果把第二类因素考虑进去的话,那么殷主任可就不是随便哪个修士都能拿捏的蛮荒贱种。首先,殷主任有能力,空口白牙从野狼镇忽悠好几千人加入宗门,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在老祖眼中,这是个有才干的年青人。得到了老祖青睐,自然也就有了后台,天上那亮瞎眼的紫牌牌可是老祖亲赐的啊!更气人的是,这货的权力还不小,老祖办虽然是个新鲜玩意,但人家廉贞部副主事的名头可是实打实,没掺水的。

    就凭上面三点,哪怕殷勤是个不能开脉的凡人,在宗门里也应该是可以横着走的人物了!有些心眼儿灵活的修士,看着被捏成死鱼的王抱一,眼神中就有些不屑了:到底是个被娇宠惯了的雏儿啊!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