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再拦着俺,信不信俺真的一把火烧了这楼?”秋香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挡在前面的藏经阁看守,声色俱厉。

    那看守面无表情地瞥过来,旋即将头转向一旁,一个连筑基都不是的泼妇还敢嚷嚷着烧藏经阁?她若真敢生起火来,都不用人来料理,只靠藏经阁自动激发的法阵就能将这蠢妇轰成渣渣。

    若不是钻儿暗示他不要理会,看守早就一巴掌将这蠢妇扇到楼下去了。

    秋香吵嚷半日,还是不见任何效果,心中也是急了,手中刚掐了个指诀想放个小炎焰术出来吓唬这木呆呆的看守一下。忽听楼上传来殷勤的呵斥之声:“秋香,我在这里,不可胡闹!”..

    “殷主任啊,你可下来了!”秋香惊喜地喊了一声,旋即想起什么,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道,“唉唉哟,我的殷主任啊,俺可把你老人家给盼来了哎,你老人家可要为俺做主啊,这帮王八羔子把俺家青云给绑了去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喔~”

    蓝雀见状,忙冲过去,使劲儿扯着秋香站起来,低声叱道:“我刚让你哭闹,你不闹,怎地殷主任都下来你才坐在那里哭闹?”

    “俺不是才想起来吗?”秋香抹了把眼泪,悄声回道。

    殷勤板着面孔,又叱了句:“真是胡闹!”他的心中却是暗赞,人才啊!真看不出秋香这货,平时拙嘴笨腮的,关键时刻,撒泼的水平倒是有模有样的。看她那哭天抢地的架势,到仿佛是逸青云的亲娘一般。

    蓝雀挥手让秋香下去,正要过来跟殷勤细说逸青云失踪之事,殷勤却摆摆手道:“逸青云之事,我已知晓,我们先回府院,再做打算。”

    “可是......”蓝雀急道,“逸青云是在这里出的事,我看肯定与藏经阁......”

    “在事实真相调查清楚之前,不要乱下结论。”殷勤不待蓝雀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这里是宗门重地,不要打搅旁人清静,有什么事,我们回府院再说。”

    蓝雀看了一眼面沉如水的殷勤,心中纵然不甘不忿,却也只能闭上嘴巴,乖乖地退在一旁。

    钻儿从一旁过来,满脸歉意道:“请殷主任放心,我们藏经阁一定竭尽全力协助您寻找贵峰弟子。”

    殷勤微微拱手,也不多说,带着蓝雀四人就往楼下走去。

    出了藏经阁的大门,蓝雀想提醒殷勤要不要将在一楼篡经的马修士他们也一起喊上,却见黑压压一群修士,将近百人正乱哄哄大呼小叫地沿着石阶上来。当先一个年青人,面皮白净,眼眶乌青,正是那日被殷勤一顿胖揍的王抱一。

    “殷勤,你的祸事来了!”王抱一远远地看清殷勤几人,脸色一变,忙止住了身形,扯起嗓子吼了一句。只是他伤势未愈,加之内心深处对于殷勤尚且埋有深深的恐惧,这一声呼喝,听起来便有些尖锐破音,倒像是个女人在尖叫一般。

    殷勤皱了皱眉,带着几人不紧不慢地拾阶而下,一直走到距离这群人丈许的距离,方才停下,扭脸问秋香:“我前几日在水潭边上,将一条狂吠的疯狗踹进了水里,这才几天,怎么又听见狗吠?”

    “那是主任宅心仁厚,踹的轻了。”秋香最近跟着殷勤,文化水平大有提高,竟然也能用上成语了。

    王抱一气急败坏,却又着实忌惮殷勤,脚下悄悄往后退了两步方才鼓起气势,指着殷勤骂道:“你这蛮荒贱......小人......死到临头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他本想再骂一句贱种,却被殷勤刀子般的目光一扫,心里一虚改成了小人。

    王抱一说完这话,将手掌一扬,朝空中祭起一面金光灿灿的小旗,厉声道:“殷勤你莫要猖狂,你可看清楚了,我手中所祭的是何物吗?”

    殷勤仔细瞄了眼那漂浮于半空的金边小旗,见是面绣着一只貌似猛虎的凶兽,头上有角口吐獠牙,甚是威猛狰狞。

    看这兽形到有些象是传说中的狴犴?据说此兽嫉恶如仇,乃是主管刑罚之神兽。殷勤的见识不错,正自嘀咕着,一旁的蓝雀却是脸色大变,忙凑在他耳边道:“这是廉贞部的刑罚令旗,令旗所到,弟子听传,不可违背啊。”

    “我是花狸峰的人,他铁翎峰的令旗管不到我吧?”殷勤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可是花狸峰廉贞部的副主事,却是不知道自家还有类似这样的令旗。想及此处,他便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当日在花狸厅里,诸多长老拼命拦着不让云裳将执掌刑罚与奖赏的权利赋予他的情形,心中不禁冷笑连连。

    蓝雀摇头解释道:“铁翎峰乃是宗门所在,此峰之令旗,可管各峰弟子。”

    王抱一见蓝雀与殷勤低声嘀咕,而后殷勤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不禁得意道:“令旗所至,弟子随行。殷勤,你的事发了!我奉廉贞主事厉长老之命,特凭此旗前来拘你过去演武堂问话!”

    “我到底犯了何事,需要你们百十来口子,一同过来请我?”殷勤似笑非笑,又扭脸儿问蓝雀道,“我听说演武堂乃是宗门讲经演武之地,何时成了廉贞部的衙门了?”

    蓝雀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低声解释道:“廉贞审人,分为过小堂和过大堂两种。唯有过大堂才会临时借用演武堂,为了以示公正,包括外门在内的所有弟子皆可旁听。”

    “哦?!这个排场可大了!想不到我殷勤初来乍到,连各部主事都没来得及一一拜会呢,就要上公审大会了。走吧,跟我一起去开开眼吧。”殷勤呵呵一笑,负手而行,大步来至王抱一面前,却仿佛面前就是一团空气一般脚下不停。

    王抱一嘴角抽搐着连连往后退了几步,才算与身后诸人推攘着给殷勤他们让开一条通道。别看他身后人多,除了家中聘请的客卿长老,就是在他爷爷破军部下当值的弟子,这帮人凑在一起,动动嘴起起哄还可以,真让他们在藏经阁之前擅自施法闹事,却还没有这个胆量。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