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符谱?”长孙烈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殷勤写在纸上的竟然是密密麻麻的符文,待他仔细查看之时,更是差点惊掉了下巴,那张草纸上的符文竟然是一整套完整的符谱!

    对于修士来说,随手写下一篇符文并非天大的难事,甚至不修士自己炼丹制符,都可以凭借记忆写下成套的符谱。不过一个出身偏远的蛮人,竟然能够随手写下一套符谱,这可就是件新鲜事了。更让长孙烈吃惊的是,殷勤所写的符谱并非普通炼丹制符所用符谱,而是用在法器上面的。

    长孙烈身为炼器大家,胸中所藏符谱也有几千套之多,甚至到了他这个级别的炼器高手,还会自行组合调试出新的符谱。以他的眼力,很快就看出殷勤所写符谱的不凡之处。

    从功用上说,这是一套用于加固法器的符谱。天下间可以加固法器的符谱,成千上万,甚至连伍落铁匠铺的锄头都会押入加固类的符文。不过加固类的符谱一般都有个特点或者可以叫做难以克服的缺陷,就是会加重法器的物化程度。

    所谓物化,是炼器师在炼制法器的时候,一个需要权衡的因素。简单说,一个法器的物化程度越高,其变形或者隐形的能力就会越差。比如伍落精铁铺中的那种押入了简单加固符谱的锄头,铁镐甚至刀剑,其物化程度就已经高到了根本无法变形或者隐形的程度。也就是说,永远也不要期待,一个伍落铁匠铺出品的锄头可以达到孙悟空金箍棒那种可大可小,随风变化的效果。

    当然对于大量的低阶,甚至中阶法器来说,法器的物化指标并非什么要紧的事情。没有哪个修士会花大价钱去请人炼制打造一个可以放在耳朵眼儿里的锄头。

    不过对于许多高阶法器来说,尽最大可能性地减低法器的物化指标就成了一个基本的要求。比如剑修,他们的宝剑就必须要能缩得非常小,直到能够吞到腹中进行滋养炼化。同时,又不能因此而丧失宝剑本身的坚固性。这就要求炼器师必须拥有一套能够兼顾坚硬指标与物化指标的符谱来实现。

    鉴于符谱的珍贵性与不外传性,类似的符谱虽然也有一些,但无一不是作为炼器世家或者大型宗门秘不外传的绝密级资料。

    长孙烈做为万兽谷炼器第一人,他手中自然也有类似功效的符谱。不过相比殷勤所写这套符谱,长孙烈手里的十几套符谱,篇幅最短的一套也要写满七八张同样大小的草纸才行,而且其功效也是要打不少折扣。

    这就好比用计算机编写从一累加到一百的程序,方法可以有很多种,最笨的办法是逐个数字相加,敲上满屏幕的指令,更巧妙的办法是用循环算法,三五行指令就可以实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一零一乘以五十,一行指令就能搞定。

    长孙烈做为蛮荒修士,自然不知道计算机程序是何物,但在他眼中,殷勤的这套符谱,几乎可以称为最简单,最顶级的加固符谱,不但能够大幅提高法器的坚固性,而且还有降低法器物化指标的作用。

    这、这他娘的简直要逆天了,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而这套符谱竟然硬是兼顾到了固性与物化的指标!

    长孙烈将符谱反复看了几遍,心中浮起自愧不如的感慨,他喃喃地道:“这是哪个龟孙,不、这是哪位前辈所创的符谱啊?简直是奇思妙想,巧夺天工!”

    殷勤摸了摸鼻子,正犹豫着要不要毛遂自荐?长孙烈忽然啪地拍了桌子道:“这是天机子的手法,道爷......呃......我看出来了,这处、这处还有这儿,这种符文的组合正是他老人家惯用的手法!”

    长孙烈仿佛看到糖果的孩童,再也没有一点长老的架子,一把扯住殷勤的衣袖,激动地问:“你是从何处得来的这套符谱?可还有别的符谱吗?”

    天机子吗?殷勤对于这位号称蛮墟阵法第一人的元婴大能自然是如雷贯耳,甚至在野狼镇中还曾借用人家的名头忽悠来不少弟子。不过现在他想的却是,这些符谱可都阿蛮是从庞大尼的飞舟上“吞”来的,难道说庞大尼与天机子之间存在什么联系吗?

    看庞大尼的败家样子,说她是天机子的后人也是大有可能的,不过听说天机子可是个千年老光棍。自从野狼镇出走之后,蛮墟荒原上已经有几百年没有过他的消息了,难不成是躲到那个几角旮旯开枝散叶生娃去了?

    长孙烈见殷勤目光闪烁,却不理他,以为他在拿搪,使劲儿摇晃道:“主任,殷主任?敢问除了这套符谱,您可还有别的符谱吗?”长孙烈心潮激动,却也想的明白,殷勤不会无缘无故地给他写下一套万金难求的珍贵符谱,而且看殷勤那种随便的态度,恐怕此种符谱并非唯一。他无暇去追究这符谱的来历,只想知道殷勤是否还有更多的符谱。

    殷勤被长孙烈扯的回过神儿来,微微一笑道:“这种符谱吗?我这儿倒也不多,还有个千八百套吧。”

    他的话虽然打了很大的折扣,却硬是将长孙烈震傻当场。要不是已经将殷勤的家底摸得清清楚楚,知道他是蛮人血脉,长孙烈甚至都想掐着殷勤的脖子质问:“你到底是不是天机子前辈的私生子!”

    “殷主任~,你在哪里啊~,快下来吧~,俺要拆楼梯了烧楼了~!”秋香的呼唤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身处小洞天之内的两位山门主事却是充耳不闻。

    “不知道,殷主任准备将这些符谱作何用途啊?”长孙长老笑眯眯,满脸的慈祥。

    “我对炼器啥的也不没啥兴趣,虽然机缘巧合之下得了这许多符谱,自己留着也没啥大用。”殷主任无所谓地耸着肩膀。

    “可曾想过将这些符谱献与宗门啊?”菊花般的笑容在长孙长老的脸上绽放出来。

    “宗门所需,身为弟子自当赴汤蹈火义不容辞......”殷主任大义凛然却语气暧昧,“不过......”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