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只有做贼千日,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殷勤觉得与其严防死守,不如故意卖些破绽出来,让那些躲在阴暗角落里的家伙跳出来。按照他的分析,长孙烈虽然对于无法破解密文耿耿于怀,可他即便是想用些阴招,也不该在自己地盘上下手才对。而且,长孙烈一大早便派弟子上门邀请,如果其目的只是为了将他困在此处,以便在自家地盘上掳人?那么这种计划,也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长孙烈被殷勤噎了一句,不但不怒反而摸出一片小纸推给殷勤道:“殷主任的密文之术的确高明,不过我长孙烈也并非一无所获。”

    殷勤拈起桌上的纸片,上面写了个气字,并且标了正确的拼音。他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长孙烈道:“我不懂长孙长老这是什么意思?”同时他的心里也是颇为惊讶,虽然气字是所有经卷中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字,加之拼音简单,便成了密文中最容易猜测出来的一个字。但长孙烈能够推测出这一个气字,至少证明他已经走在了正确的破解道路之上。

    长孙烈盯着殷勤的脸庞,希望能够殷勤的表情变化中窥出蛛丝马迹,结果却让他失望,殷勤对于他的猜测毫无反应。

    无奈之下,长孙烈只能继续尝试,他又亮出三张纸片,上面分别是道、之、也三字。可惜的是,只有道字被他蒙对了,之、也两字则错的离谱。

    这一次殷勤不再掩饰自己的表情,长孙烈也马上从殷勤不屑的笑容里,得到了答案。在没有原始经文做比较的情况下,长孙烈能够猜中两字已经实属不易,当然他也明白,其中运气的因素也不可或缺。可是想凭借运气二字,猜出整个密文的结构,无疑是痴人说梦。..

    殷勤在手中把玩那三张纸片,一边也在饶有兴趣地窥测着长孙烈的表情变化。相比之下,他对于表情的窥探水平就要高出长孙烈许多,毕竟在殷勤前世的年代里,已经有人在专门研究表情与心理的关系。甚至有了不少,通过微表情来判断对方心理活动的专业著作,哪怕是出于业务学习的需求,也促使殷勤对此道下了不少功夫。

    所谓微表情是指人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一种转瞬即逝的情绪,其持续时间可能只有二十分之一秒,除非是经过专业训练的高手,寻常人几乎很难察觉微表情的闪现。

    殷勤既有前世的训练,又有今生强大的神识支撑,两者的加成,已经让他揣测人心的功夫,远超前世的许多心理专家。长孙烈虽然不动如山,其内心的慌乱与沮丧,早被殷勤尽收眼底。

    殷勤刻意延长了沉默的时间,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武器,特别是对那些内心中充满焦虑的家伙。

    长孙烈等了片刻,见殷勤只是默默地转动着手中的纸片,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终于忍不住,刚想说话,边上却猛地传来很大声的呼噜。他扭头一看,却是为他开路的铁锤,不知何时已经靠在门边柱子上睡着了!

    这龟孙,站着都能睡觉!长孙烈眉毛一挑,正要发作,殷勤忽然笑了笑,然后不紧不慢地道:“人都说,长孙长老智慧之高,乃是我万兽谷千年不遇的天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长孙烈微微一愣,不知殷勤为何忽然转了态度。

    “实不相瞒,我那两个师弟,的确是在用殷某所创的密文之术抄写经卷。”殷勤接下来的话,更是让长孙烈大吃一惊,“不过长孙长老能够在短短几天之内便破解出其中奥妙,也着实让殷某惊讶。”

    长孙烈老脸发烫,他可是心知肚明这是殷勤在吹捧而已,他日夜不分地鼓捣了几天,只猜出了四个字,其中还有一半错的,距离完全破解密文还隔着茫茫无际的坠星海呢!让长孙烈不解的是,殷勤为何要在这种情况之下,突然亮了底牌出来?这个面带诡笑的小蛮子,心中在打的是什么算盘?

    “可否借长孙长老笔墨一用?”殷勤取过桌上的毛笔,拿过一张草纸便在上面写画起来,“我也给长孙长老看些东西。”

    长孙烈心道,这小蛮子是将密文奥妙写与我瞧么?可天地下哪有主动授人以柄的傻子?他好奇地瞄了一眼殷勤身前的草纸,却见笔走龙蛇,片刻的功夫就将一张草纸画的满满登登。

    “长孙长老请看。”殷勤掉转草纸,缓缓将它推至长孙烈的身前,长孙烈满脸狐疑地垂下眼皮,下一刻便呆若木鸡地盯着那张草纸,目光黏在上面片刻也不能离开。

    ******

    啪!燕自然的手掌重重拍下。

    啊!身下传来女子痛苦的声音。

    燕自然动作不停,脸上的笑容里夹杂着几许狞厉之色,他一把扯起女子的头发,咬牙道:“我比那葛神通如何?”

    夏娘被冲撞得秀眉紧锁,红唇咬破,一张梨花带雨的脸上写满了羞耻与哀怨。她怎么也想不通,那个从小带她如父如兄的燕自然怎会有如此变态的嗜好?不但让那葛神通羞辱了她,还要每每逼她讲述与葛神通做那事的种种细节。

    燕自然见夏娘死活不肯出声,又啪啪地连抽了几下,方才哈哈大笑道:“你放心,既然葛神通这次做的漂亮,等他回来,自会让你这贱婢与他相会。不过我看那耿家小子,这些天往我这边走的勤快,像只贪腥的猫.......”

    “不要!”夏娘哇地哭出声来,却惹得燕自然更加疯狂地动作起来。既然葛神通已经得手,只带王长老那边闹将起来,就够殷勤那小子喝上一壶。

    夏娘几乎被燕自然弄得昏厥过去,才算坚持到他停了动作。她如同一滩软泥地瘫在地上,听着身后一阵悉悉簌簌,正想挣扎着起来服侍燕自然穿衣,却被他在臀上踢了一脚吼道:“起来,你这就去找耿家小子,让他依计行事,这么大的热闹,咱们花狸峰也不能闲着。”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