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执事?他是何方神圣?”殷勤看向蓝雀。

    “他是长孙长老座下高徒,藏经阁虽有三位长老,但日常的具体事物都是这位刁执事来打理。”蓝雀眉头微微皱起,她对这个滑不留手的钻儿的观感并不好,“这位刁执事还有个外号,叫钻儿,相熟之人都以钻儿称之。”

    “钻儿?”殷勤有些好奇,堂堂藏经阁的执事,为何得了这么个奇怪的外号。

    “是长孙长老给他起的,长孙长老是咱们万兽谷的炼器大家,便给他座下的三位高徒,起了铁锤,钻儿和蒲扇的外号。”

    听罢蓝雀的解释,殷勤满脸的哭笑不得,看来给弟子胡起外号,还是万兽谷的一项传统呢,不但花云裳有这毛病,这个长孙烈也是同样!

    长孙烈在万兽谷的名气虽大,却因为沉迷炼器制丹,平日极少露面。蓝雀之前也只是远远地见过几次此老,不过想到宗门有关长孙烈的种种传言,蓝雀还是忍不住提醒殷勤,此老的性情甚是古怪,人虽聪明绝顶,却也吃才傲物的厉害,不但不把天下人看在眼中,就连宗门规矩也不太在意。

    蓝雀这话的重点就在后面这一句,她是担心长孙烈破解不了这边抄经的密文,让弟子将殷勤骗去,对殷勤用强。不过,她的心底对于殷勤的抄经密文也是非常好奇,开始两天她还担心逸青云他们会被藏经阁的执事突然闯入绑了出去。

    可这两个家伙已经肆无忌惮地抄了好几天,藏经阁那边却迟迟不见动静,而且据小道消息说,不是藏经阁不想绑人,而是他们无法破解密文没有证据,绑不了人。

    每每想及此处,蓝雀就忍不住琢磨,殷勤这家伙该不是用的蛮人部落的某种蛮语吧?比如老龟语之类的?

    殷勤听了蓝雀的介绍,笑道:“我来的第一天就曾提出要拜会这位长孙长老而不得,没想到如今风水轮流转,他老人家竟然主动邀请我了。和他聊聊也好,说不定聊的投机,能从藏经阁多骗几卷经典回去呢。”

    那万一要是话不投机呢?你就不怕被人当场绑了丢到炼器炉子里去?蓝雀瞟了一眼殷勤,还是把担心咽回了肚里。

    殷勤匆匆往前院走,忽然想起什么,嘱咐蓝雀两人道:“眼前咱们花狸峰是多事之秋,我们在外行事就更得加倍小心。你们两个可得把逸青云和岳麒麟那两个小子给我看好了,一刻也不能放松。”

    石葫芦与蓝雀点头应了,其实不用殷勤嘱咐,二人从昨日起,就已经不再去三层阅经了,她俩拿着殷勤的两块符牌全都守在二层,生怕岳、逸二人出什么岔子。按照他俩抄经的这个速度,不出一个月,就能把二层的经卷全给抄下来。

    钻儿本家姓刁,道号守尘,不过万兽谷上下几万人,能够叫得出他全名刁守尘的人也没有多少,沾了长孙烈的光,大家皆以钻儿相称。钻儿实际的年纪已经四十有三,之所以眉目清秀出了天生面嫩之外,还和他在十八九岁服用过驻颜丹有关。要说,这货也是个奇葩,别的修士在那个年纪都是拼命攒钱买开脉丹,补气丸之类的丹药,唯有这货刚刚开脉,便将全部积蓄买了个驻颜丹吃了。

    钻儿虽然青春永驻,但在修为上的天赋却并不出众,全靠试吃师尊所赐的各种丹药才算堆出了个筑基初期来。不过长孙烈说过,他此生的修为也就止步于此了,毕竟这货以往吞过的许多丹药都是长孙烈的试验品,药性难免有些问题。

    总体来说,试吃丹丸还是利大于弊的,因为早在开脉的时候,钻儿的灵根便被评为下品,属于连筑基都够呛的那种,这也是他自暴自弃吞了驻颜丹的原因。若非机缘巧合之下遇到长孙烈,钻儿这辈子连筑基都不可能。

    既然大道无望,钻儿倒也想得很开,早将生活的重心从一心向道,调整到专心享受的方向上来。他在衣食住行上的开销甚至要超过宗门的许多高层长老。

    看这花狸峰还真是陋劣得可以!钻儿坐在前厅,四下打量厅堂之布置,忍不住撇了撇嘴巴,拿起桌上的灵茶抿了一口,更是皱了眉头将那茶杯放了回去。若是换作自己的府院,他就得一口将茶水喷到沏茶仆役的脸上,这种茶叶沫子拿到后山喂猪都嫌没有营养,还不如山下那些凡人富户的茶水呢!

    钻儿正自腹诽,后间门帘一挑,一个身材精壮的年轻后生大步进屋,老远便朝他拱手笑道:“不知师兄大家光临,殷勤有失远迎,还请刁师兄千万海涵啊,哈哈哈。”

    “哪里,哪里,是我不请自来,冒昧得很,该我给殷主任赔罪才对。”钻儿闻声即起,拱手弯腰满面春风地回礼道。

    这货的做派到有些像我前世遇到的那些秘书,助理之流,说话做事很是圆滑啊。殷勤与钻儿寒暄几句,心中暗道,对于这种人最是要小心应付,莫看他表面春风和煦,态度谦卑,若是一个不小心,说句错话得罪了他,难免会被他嫉恨一辈子。

    都说此人是个蛮人出身,粗鄙不堪,却原来是粗中有细,胸藏锦绣的家伙,难怪短短时日就能得到花狸老祖之青睐。钻儿也在同时掂量殷勤的份量,见他谈吐说话皆是不凡,立即将之前还残存的几分轻视之心全都扫去。他甚至立马断定,那个让师尊都头疼不已的密文,绝不是花狸老祖的手笔,而是出自这个蛮人之手。

    以钻儿的阅历经验,自然不会犯狗眼看人的错误,既然看出殷勤的不凡,他的言谈举止便变得谨慎小心起来。身为筑基修士,钻儿甚至能从殷勤身上感动一丝淡淡的威压,这让他心中诧异莫名,因为即便那些筑基后期的修士,也很难给他造成类似的压迫感觉。而且殷勤身上的威压,与高阶修士依靠灵力的压制又略有不同,不知为何,殷勤给他的感觉,更像是面对一头来自远古的凶兽。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