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如晦被壮汉威胁,眼中先闪过一抹怒意,旋即苦笑道:“那个烂货的事情,真是有劳葛师弟了,可是葛师弟所提的这桩买卖,实在,实在是太过行险了些.......”

    看着葛神通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样,尹如晦现在真是有种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的感觉。

    葛神通口中的婊子,就是他当初始乱终弃的胡姓女修。

    当日,阿蛮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主将已经沦为娼妓的胡姓女修嫁与尹如晦。尹如晦虽然迫于无奈答应下来,回去之后,心中已经做好了一番合计。他为人虽然阴险冷酷,却也没打算要这胡姓女修的性命。

    尹如晦的盘算是,那胡姓女修被宗门收回了全部功力,眼下只是个凡人之躯,这些年颠沛流离又落下一身伤病。即便是将接她过来,好吃好喝供着,估计也没几天活头。谁知,这个葛神通昨晚突然造访,见面第一句话便是,师兄的麻烦我已经替你解决了。

    当时,尹如晦的感觉就像是吃了个苍蝇,即便是将那胡姓女修接回来,随便塞到他的某个府院中将养几年,不过是花几片金叶子而已。现在可算是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胡姓女修一死,哪怕葛神通善后料理的滴水不漏,在别人眼里也是他尹如晦暗中动了手脚。

    更让尹如晦心寒的是,葛神通如此行事,其实背后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双方一旦合作不下去,非要撕破脸的话,葛神通怕是还有证据,可以将胡姓女修这盆脏水,泼到尹如晦的头上。

    葛神通猫捉老鼠般的眼神盯着尹如晦,沉默片刻从怀中摸出一个紫色小盒,推到尹如晦面前笑道:“师兄若实在为难,就当我刚才的话从未说过。此盒中所藏,乃是七钱土龙涎,是燕师兄的一点心意,尹师兄一定要收下。”

    “这如何敢当?!”尹如晦推辞一阵,方才收下那个紫盒,经过一番挣扎之后,他总算是下定了决心。那殷勤虽然风头正劲,颇得老祖器重,但燕自然才是云裳老祖从小带大的亲传弟子,而且在尹如晦眼中,殷勤能够凭借炼气之资,在花狸峰迅速上位,多半只是因为能够讨好老祖坐下的花脸狸猫而已。

    殷勤与燕自然一个出身低微,一个老祖亲传,一个是蛮人血脉炼气弟子,一个是剑秀天才金丹有望,孰轻孰重,不言而喻。再者说,燕自然在花狸峰经营几十年,花狸峰上上下下的人脉极广,甚至有人说他是云裳之下,花狸峰的第一人。

    葛神通所谋之事虽然有些风险,但即便出了什么岔子,天塌了,也有燕自然这棵大树顶着。

    想通了这些关键之处,尹如晦也不再推辞,收好土龙涎之后,便于葛神通低声商议起之后行动的细节来。

    葛神通此次领命过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想办法查出那两个炼气弟子到底是从殷勤那里学得了怎样的密文术,以至于藏经阁的大长老都无法破解。

    对于殷勤这个祸害,燕自然定下的是釜底抽薪之计,只要山门无法给众多弟子提供足够的修炼经卷,老祖势必要给众人一个交代,作为始作俑者的殷勤自然逃不了干系。只要老祖对殷勤不再抱有希望,那他可就成了燕自然手中的泥,随便揉捏了!

    过来之前,葛神通查过岳麒麟与逸青云两人的底细,前者来自红杉河谷,后者则是栖云山庄的七公子,相比之下,栖云山庄与万兽谷的渊源更深,燕自然甚至于山庄的某位总管的关系非比寻常。

    问题是,自打逸青云和岳麒麟被殷勤招入老祖办之后,便被殷勤圈在那里进行封闭式的训练,再也没有回过原先的住处。燕自然虽然打通了栖云山庄的关系,却苦于无法沟通逸青云。

    按照葛神通的计划,第一步是要创造能与两个抄经弟子单独见面的机会,然后最理想的一个情况是能够通过来自家族的压力,劝说逸青云吐露密文的关键。最坏的打算,就是要用搜魂之术来强行挖掘这个秘密了。

    逸青云两人在藏经阁抄经以来,每日里都是同进同出,形影不离。并且花狸峰诸人对此二人的看护也非常严密,在府院与藏经阁之间的往返皆有蓝雀和石葫芦两位筑基高手随行,并且严禁二人与花狸峰诸人之外的任何人进行接触。

    葛神通找到尹如晦的目的,就是希望借助他的帮助创造一个能够接触到逸、岳二人的机会。作为可以自由进出藏经阁各处的执事,尹如晦应该能够做到这一点。

    尹如晦与葛神通再次推演了一遍行动计划,觉得虽然不是万无一失,但自家承担的风险也不算大。但愿这俩孩子的心眼不要太死,最好能够主动配合交代,不要逼得大家用到非常手段。

    除此之外,在葛神通的计划里还需借助一部分王长老的力量,一旦挖出密文真相,就要有人出头对宗门高层施加压力。这个压力越大,花狸峰诸人所受的惩戒才能越深刻!名正言顺之下,便是云裳老祖亲临,也只能哑巴吃黄连,闭嘴忍着!

    ******

    殷勤看过传音符的内容,并未对蓝雀与石葫芦多做解释,只是大致说了说花狸峰内这几日的种种乱象。

    蓝雀听罢,沉默了一会,方才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山雨欲来啊。”

    殷勤点点头,忽然用了玩笑的口吻问两女道:“若是有一日,非要在我与燕师兄选择一位的话,两位师妹会做何种选择?”

    气氛立时变得有些凝重,沉默了片刻,蓝雀咯咯一笑,也用了玩笑的语气道:“你若能每月请我吃顿火锅,我便选你。”

    石葫芦却是沉思良久,方才一字一句地道:“我也喜欢吃火锅。”

    殷勤洒脱笑道:“吃火锅还不容易,不过你们要蘸着我的酱汁一起吃才行。”

    “不要!”蓝雀满脸嫌弃地马上拒绝,作为多年不沾荤腥的女修,她真的怀疑,硬要生嚼两瓣蒜的话,会不会道心不稳。

    两女的回答让殷勤稍感欣慰,至少她们没有说诸如“我选则站在老祖一边”这种搪塞之语。他正想怎么劝说她们来顿韭菜馅儿的饺子,忽听仆役来报:“藏经阁刁执事前来拜访。”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