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主任,你竟然炼气中期了!”石葫芦的心思不如蓝雀那般细密,看出殷勤的变化便直接说了出来。

    野马分鬃......弯腰射虎......殷主任行云流水般打了一套太极,收势之后,如山岳般站定,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方才微微抬手。早在边上眼巴巴看了半日的阿蛮得了手势,啾啾两声便窜上了殷勤的肩膀,用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他身上轻轻拂扫,秋香也提着柄浮尘一路小跑地过来,帮他掸了掸不沾一颗尘土的裤脚。

    殷主任这才呵呵一声,不紧不慢地转过身对石葫芦道:“被你看出来了,小有进境而已。”

    装样!蓝雀瞥了他一眼,在心底冷哼着将眼光看向别处:不过是个炼气中期而已,看他的派头倒像是结了金丹似的!还有那不知羞的小蛮尊,若是被老祖知道她此刻的表现,一准儿剥了她的皮!

    石葫芦认真道:“主任开脉不过月余便晋级炼气中期,这么快的晋级速度,我可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殷勤微微一笑,正要说话,心头忽然一动,他伸手往空中一招。“噗”,一颗火星闪烁之下,一枚白翎凭空飘落而下。

    千里传讯?!殷勤接过那枚白羽,下一刻,一段文字便在他的脑海中闪现而出。这是一封密信,虽然用的是千里传音符,传过来的却是用特定符文封印的一段文字,收到此符的一方也要使用事先约定的特定符文,才能够查看其中的内容。

    相比之前云裳给野狼镇中的蓝雀和狗丫儿那种大咧咧的传音方式,殷勤的行事风格显然更加谨慎。他在离开山门之间,便将三枚传音符交予看家的孙阿巧,嘱咐她若有紧急事情,可以此符进行联络。

    蓝雀与石葫芦见殷勤接到千里符之后,脸上玩笑之色尽敛,神情变得有些严肃。她们心中虽然好奇,但殷勤不说,却是谁也不敢主动问起。千里传音这东西的价格不菲,家中既然以此种方式联系殷勤,想必是出了什么事情。

    殷勤眉头微皱地沉吟片刻,见蓝雀与石葫芦在一旁静静等候,方才耸耸肩膀道:“是孙阿巧和符小药两个来信,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离山之时,让他们留意新收弟子们的动态而已。”

    同一时刻,花狸峰上,疗伤完毕的燕自然也正双眉紧锁地盯着手上的一张纸条。呆了半晌,他扭脸问身边的夏娘道:“葛神通走了多久了?”

    “他是前日早晨下山,以他的脚程,最慢昨晚也该到了。”夏娘垂头道。

    燕自然又沉吟了片刻,方才下了决心,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狞厉之色:“你这就给葛神通传音,告诉他见机行事,必要之时,哪怕是搜魂也要把那蛮荒野种的密文诀窍给我挖出来!”

    燕自然说这番话时语气平淡,可夏娘听到搜魂二字,却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所谓搜魂,乃是被七大宗共同列为禁术的阴损之法,被搜魂的人,其神识将会受到不可弥补的创伤,轻则痴傻疯癫,重则完全丧失意志,成为行尸走肉。

    交代夏娘去给葛神通传信,燕自然这才拿起桌上的一叠纸,逐条翻阅起来。这些都是夏娘为他收集抄录的宗门动态。燕自然此刻处于半闭关的状态,虽然兼了破军长老,但山门最近一无征伐猎杀,二无宗门试炼的任务,大家都知道他的情况,也没人拿宗门事物前来烦他。燕自然手中这一份,却是他的心腹们为他专门搜罗来的。

    “丙午日,有外门弟子三人在藏经阁阅经时,因争夺一本经卷而争执,以致大打出手,此三人虽被山门依律惩戒,但老祖对林长老所主持的藏经阁也颇有微词......”

    今天是戊申,丙午日就是三天前,燕自然掐算着时日,微微点头,继续看下去。

    “丙午日,外门弟子五十余人在后山垦田时语出牢骚,被长老训斥......”

    “丙午日,弟子私下皆,藏经阁因无力购入足够经卷,已私下里胡乱编纂经典,企图滥竽充数。老祖批示,严查源头。”

    “丙午日,外门弟子七人以道法残缺为由,要求退出宗籍,老祖已准......”燕自然看到这一条时,嘴角微扬,阴沉的面容终于见到一丝笑意:葛神通修为虽然不济,搞这些歪的邪的倒是一把好手。

    “丁未日,外门弟子与仆役因口角而械斗,经查共有外门弟子三十七人,仆役五十三人参与其中,皆受宗门惩戒。老祖语,闲极生事。”

    “丁未日,一内门弟子请辞,老祖准。”

    “丁未日,藏经阁仆役打扫时,不慎碰到烛台,烧毁外门经卷百册。老祖急招林主事,之后未有批示。”

    “丁未日,四十八记名弟子联合上书,问询宗门答允之修炼典籍为何迟迟不见踪影。老祖责成林主事负责此事。”

    燕自然摇头暗笑,看来林主事的日子不好过啊!

    ******

    尹如晦的洞府距离铁翎峰的中心地带有三十多里的距离,自从在宅院与钻儿见过一面,尹如晦便向藏经阁告假,搬回了洞府。说是回洞府潜修一段时间,实际上却是一刻没停闲地周旋在山门与洞府之间。

    不过自打昨晚洞府中来了个不速之客,尹如晦洞府的山门便紧闭着,未见开放。

    此刻在他的客厅之内,一个金刚般的壮汉正歪在太师椅上,看似无聊地翻阅着一本修仙“残卷”。壮汉翘着二郎腿,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还不忘抓一把桌上的仙果零食塞到嘴里。

    相比壮汉的悠哉模样,坐在他对面的尹如晦却是神色凝重,额头冒汗。

    “尹师兄考虑得如何了?”壮汉小曲哼罢,放下残卷,瞥了一眼仿佛木头人一样的尹如晦,邪笑道,“那个婊子,小弟可是已经帮师兄处理了,保证手尾干净,绝查不到尹师兄的身上。眼下,只求尹师兄帮小弟一个忙,师兄却迟迟不肯给个痛快话,这......可有点说不过去啊。”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