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抱一已经在府中连续待了四五天了,在藏经阁当值的差事已经被他辞了。都怪他爷爷王长老,当初非说在破军部找个差事容易出危险,不如藏经阁既能参阅经卷,又不会遇到任何凶险之事。谁料到,在藏经阁做了没有两年,就被人揍得亲娘都认不出来,更让他心疼的是为此还丢了个保命的影身符。

    一枚影身符价值超过五十枚的中级灵石,还属于有价无市的宝贝,寻常修士或者小的修仙世家即便能凑出来灵石,也没地方买去。..

    王抱一用掉的那一枚还是王长老借着宗门试炼的机会,通过各种渠道重金交易来的一枚。即便是万兽谷这种超级大宗,也唯有那些真传弟子才有可能从师尊处搞到类似的东西。

    不过最让王抱一心痛的还是那张被捣成猪头模样的脸,他可是从小被各种灵丹妙药泡大的,普通修士视若生命的宝材,在他这儿也就那么回事。大不了用完之后,让爷爷再去淘换去。可自家这张小脸儿若是被人毁了,以后可怎么去勾搭那些道门仙子啊?

    作为药修的他虽然进阶筑基,肉身的强度却远不如同阶修士那般结实,难保不会被那小蛮子毁了容颜。

    想到那日被殷勤胖揍的情形,王抱一心中就是又惧又恨,王长老被他缠的没法,只好舍了家中珍藏一块寒星铁,希望能够解长孙烈的刀,来砍花狸峰的一群狂妄小辈。身为破军主事,王长老的名头虽大,论实惠却远不如宗门其他各部来的实在。

    一块寒星铁乃是炼制许多高品,甚至极品法器的必须原料,价值不比影身符少多少。王长老年岁已高,他辛辛苦苦几百年才挣下的这一番家业,直到现在,他为自己所花的每一枚灵石都是精打细算。王长老怎么都想不通,他的宝贝孙子,因为和花狸峰的小蛮子发生了几句口角,前前后后就要搭进去将近一枚高阶灵石的宝材。

    更让这祖孙二人觉得不满的是,长孙烈收了寒星铁之后就好象忘记了这事,一连几天过去了,花狸峰那帮家伙在藏经阁里面抄经可是抄的不亦乐乎!

    逸青云和岳麒麟得了殷主任的命令,这几日抄经的速度就有些肆无忌惮。用拼音的方式也就是所谓的殷氏符文,抄写一部经卷的速度,也就比正常阅读的速度稍微慢些。随着这俩小子对于“殷氏符文”掌握的越发纯属,一天下来轻轻松松的抄个几十卷上百卷的经。

    这个数字一点也不夸张,因为蛮墟荒原的经卷和殷勤前世那些古代经典的印刷格式都差不多,都是字体很大,看起来特别不费眼那种。说是一卷经有几十页甚至上百页,实际上一卷百页的长经,其总字数加起来也就是万八千字。

    问题是这两熊孩子抄经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万兽谷开宗立派上万年,还从来没有哪个修士一天能写下上百页的笔记呢!他们两个人的行为,简直就是在挑战藏经阁的那些专门负责破解密文的长老执事。

    望着那些写满了奇怪符号的草纸,下至藏经阁的普通执事,上至长孙大长老,他们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来自花狸峰的嘲讽:“老子就是抄了!怎么着?来抓我啊!证据呢?没证据的话,你就是个笑话!”

    花狸峰派人公然抄袭经卷,藏经阁解密不成束手无策。一条让藏经阁诸修没脸见人的消息,已经在铁翎峰的弟子们中间四散传播开来。甚至铁翎真人都在昨日亲临藏经阁,与长孙长老进行了一番密谈。

    藏经阁的五层,在钻儿的操持之下,已经将大长老丹室内的所有茶具饮具换成了凡人所用的瓷器。看起来虽然差不多,但远不如之前那些被长孙烈摔碎的可以凝聚灵气不散的茶具法器。

    经过下面执事们的暗中观察,长孙烈总算是搞清楚了逸青云和岳麒麟所谓的抄经,根本就是将几十部上百卷经卷混杂抄袭,其结果就是造成破解密文的人根本无法找到可以比对的原始版本。

    “龟孙!”长孙烈灌了一大口灵茶,狠狠地将嘴里的茶叶吐在地上,此时此刻他真想将那两个炼气小贼捉过来,直接给他们上搜魂大法,倒要看看他们的密文是怎么弄的!

    依着长孙烈的性格,对门内弟子使用搜魂禁术也不是做不出来,问题是铁翎真人昨天过来,除了问了问那些弟子们的传言之外,竟然特别提醒他,正常的解密可以但不能逾矩。言外之意,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同宗弟子搞背后敲黑棍那一套。

    对于掌教师兄的提醒,长孙烈倒也能够接受,他知道,掌教师兄如此说,并非他偏袒花狸峰,而是因为花狸峰上那主儿,正是背后敲人闷棍的行家。真将这主儿惹毛了,难保不会给藏经阁的执事们挨个搜一搜。

    “唉!唯小人与女子难养啊!”长孙烈叹了口气,有些沮丧地坐回床塌之上。其实真正让他心烦的不是花狸峰诸人,而是暗中散布消息,推波助澜的家伙,以长孙烈的精明,如何看不出,在弟子们中间广为流传那些东西,正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一群龟孙!”长孙烈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稳了稳心神,吩咐铁锤将钻儿唤来。

    钻儿已经连续三日没有合眼了,此刻他也极度后悔,不该贪王家和尹如晦的两枚灵石。这两块灵石就像拉在裤裆里屎,咋都擦不干净了。按照他原本的猜测,师尊在盛怒之下肯定会用非常手段,来逼出密文的真相。不了铁翎真人来过之后,师尊的态度又起了变化。

    长孙烈先是询问过底下执事们破解密文的情况,截至到目前为止,还是毫无头绪。他沉吟片刻,问道:“那个殷勤,殷主任怎么一直躲在府中不现身?”

    钻儿皱眉道:“据说,这个殷主任当晚回去,招呼花狸峰诸人吃过一鼎的乱炖,便一直在房中睡觉。也不知,今日醒了没有。”

    “不管他醒了没有,你现在就跑一趟,就说我长孙烈请殷主任过来一叙。”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