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栖云山庄的七公子,逸青云自打野狼镇鬼迷心窍地加入了花狸峰,那日子便混得一天不如一天。曾经自诩见闻广博的翩翩公子,此刻已经沦落到趴在铜鼎之前做添柴加火的活计。

    不得不说,现实对他的打击还是挺大的,特别是与眼前这个来自小仓山的蛮子相比,更让他觉得惭愧万分。逸青云对殷勤的态度从开始的不屑一顾,到花狸峰下的同情怜悯,再到花狸厅前的大跌眼镜,几经波折之后,他不得不承认,以往那个栖云山庄的七公子实在是只井底之蛙而已。

    不过心态在突然间的变化,也带来了一些副作用,体现在逸青云身上,便是谨小慎微过头,有些放不开手脚了。

    他见殷勤听了汇报之后不但不收敛,反而指示他和岳麒麟加快抄经的速度,心中便开始打鼓,嘀咕道:“可是......这个......万一被藏经阁查出来......”

    “查出什么?”殷勤眉头一皱,打断了他的话,他并不想拼音抄经的细节被马姓修士三人知道:“你们老老实实看经,记录心得而已。藏经阁若是有任何说法,只管他们来找我就是。”

    殷勤虽然刻意隐藏,但马姓修士还是听出了一些门道,他原以为逸青云两人也是过来背经的,刚才也曾私下打听过他们背经的进展。哪知道,这二位仅仅一下午的时间竟然已经誊录了相当于四本经卷的长度,而且还都不是那种短小篇幅的小经。

    马修士虽然不明白相当与四本经卷是啥意思,却绝对不相信,两位炼气弟子的神识记忆能够强过他们三人。他的心中早已判定他俩肯定是用了某种密文抄录之法。这可是万兽谷的宗门大忌,一旦被藏经阁发现的话,轻则收回功法逐出山门,重则当场杖毙都有可能。

    不过这种事也是两说着,俗话说捉贼拿赃,若是藏经阁没有办法证明逸青云两人所用之密文,便也不能将他二人怎样。看着殷主任满脸不在乎的样子,马修士很好奇,他们到底用的何种密文,是否可以轻松破解得出来?

    ******

    啪!藏经阁中又是一声脆响,一个浑厚粗旷的声音在五楼的长老丹室中响起:“这帮龟孙,到底搞得什么名堂?这他奶奶的哪里是什么密文,简直就是写天书!”..

    长孙烈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原本清澈的眼底此刻已经血丝密布,按他以往的经验,破解一般的密文哪有这么麻烦?他哪里知道,殷勤为了顺利抄书,也是采用了一些反破解的手段的。

    好狡猾的龟孙啊!长孙烈的面前除了那张写满了拼音的草纸,还有一张经卷的目录。按照他以往的经验,破解密文的第一步是将抄写者所抄的经卷锁定,通过反推,按图索骥便可大致推出密文的奥妙。

    问题是藏经阁二层执事提供的,逸青云与岳麒麟今天下午所翻阅过的经卷目录竟然多达七十三卷。简直是一帮废物!连人家抄录的是那本经卷都搞不明白!

    没有了原始经典的对照,再想破解由拼音写成的密文,其难度可就不是一两倍的差距了。而且,为了增加破解的难度,殷勤还要求逸青云他们熟练掌握拼音的大写和小写两种写法,并且要求他们在拼写的时候,要毫无规律地将大小写的字母混搭使用。更加丧心病狂的是,他还要求逸青云与岳麒麟掌握十个阿拉伯数字,以及星号,井号,百分号等四五个特殊的符号。

    这些符号在拼音中毫无意义,殷勤只要求他们在抄录经卷的时候随机加入这些毫无意义的符号,来起到干扰破解的作用。

    殷勤相信,理论上世间没有破解不了的密文,不过他觉着,以蛮墟修士的脑力运算能力,想要破解他这一套缺德带冒泡的拼音密文,咋说也得个三五千年吧?

    感应到钻儿匆匆而来的气息,长孙烈强自按捺住心中的愤怒,袍袖一拂,地上被他摔碎的茶杯碎片便都收入袖中的小葫芦里面。

    钻儿今夜在二楼当值,是听到楼上闹出好大动静,才赶过来看看。进得丹室,偷窥了一眼长孙烈的表情,他就知道密文破解之事怕是很不顺利。

    不过他知道师尊最好面子,钻儿只当没事人一般,行礼之后,便拣了两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汇报请示一番,倒显得他是专程为这些请示师尊似的。

    长孙烈耐着性子打发走钻儿,对着桌上的两张令人绝望的草纸,发了半天呆,方才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道:“一帮小龟孙,跟老子斗!且先让你们得意几天,到时才让你知道老子的手段!”

    钻儿从长孙烈丹室出来,一路上也是眉头紧锁。他已经得了王长老和尹如晦的两份好处,可如果连长孙烈都无法破解这帮家伙的抄经密文,即便想整治这帮花狸峰的蛮子,也是师出无名没有借口啊?

    他有些心思烦乱地回到藏经阁的二层,一边整理那些放置得稍显散乱的经卷,一边在心中琢磨:若是师尊都无法破解那些密文,干脆明日就以修为不够为名,禁止那两个炼气期的小子上到二楼?又或者干脆查他们一个冒用符牌的罪过?

    钻儿有些犹豫,冒用符牌虽然也是宗门重罪,可真要查下去,势必要揪出蓝雀与石葫芦二人。她们可是花狸老祖身边至近的弟子,这么做的话,也就相当于和花狸峰撕破脸了。殷勤几人不算什么,那花狸老祖可是个不好惹的主儿啊。她若是闹将上来,便是长孙长老也不拦不住她啊。

    转念一想,钻儿又释然了。得罪这人干嘛?反正咱家只从王家和尹如晦那里得了两枚灵石而已,万万犯不上为了这点小财将自家性命搭上去。若是真惹来了花狸老祖,一巴掌拍死他,就和拍死只苍蝇一般容易。再说,师尊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物,你这密文弄得越是刁钻,师尊心中的疙瘩就越是难解。即便破解不开,以师尊的性格,必能想出别的整治的法子!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