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吃火锅的诀窍吗?就是四点,溜边儿,沉底儿,轻捞,慢起!”殷勤拿过一把长柄的汤勺,大马金刀地坐在铜鼎的边上,先给自己来了一勺实惠的。

    用铜鼎来涮锅子,其实挺不方便的,这家伙两边各有一支立耳,特别碍事,坐在铜鼎两边的人跟本没法下筷子。..

    不过按照古礼,也没有一堆人围着一只大鼎吃东西的规矩。只是殷主任不管这些,只管招呼大家围着铜鼎坐下,好在这个火锅添加的东西太多,像岳麒麟和逸青云这种炼气期的弟子,也没法消受,殷勤干脆让他俩一边一个,坐在铜鼎的两边立耳的后面。等下吃的差不多了,给他们俩每人盛碗汤吃些骨头渣子,其中的灵力,就够他俩消化些日子了。

    秋香也没有筑基不敢跟着吃,便在殷勤身后伺候着,见殷勤又拿起长长的竹筷从鼎中夹起一块粉红的妖兽肉块,忙递过来一只盛满料汁的大碗。

    前世的火锅一般是把牛羊之肉切成薄片涮着吃,用蛮荒妖兽做食材的话,却不能切肉成片。妖兽肉切的越碎,其中蕴藏的灵力就流失的越多,所以只能大块涮肉,大口吃肉。

    殷主任既然已经下了筷子,其他人也都不用矜持了,蓝雀挽起袖子,抄起殷勤刚刚用过的大勺,心中默念火锅真言,溜边儿,沉底儿......

    马修士三人看着蓝雀捞起满满一大勺实惠,全都惊得张大了嘴巴,这可是他们印象中温文尔雅的蓝雀仙子啊,那么大的一柄勺,别是用来喂赤睛猪的吧?她、她竟然给自己来了满满一勺。

    “师妹,给你,用勺捞着方便。”蓝雀仙子一本正经地将大勺塞给石葫芦,心中已经乐开了花,这一勺下去最少捞了三枚灵石上来,嘻嘻。

    眼看着石葫芦依葫芦画瓢地也往自己碗中来了一满碗的实惠,马修士这才如梦初醒,这、这特么哪是火锅啊,这简直就是整整一鼎的乱炖灵石啊!

    马修士的呆气最少,忙堆起笑脸想从石葫芦手中借过大勺,却不料石葫芦看都没看他,又从鼎中捞起一大勺,全都放入蓝雀碗中道:“师姐这些日子操劳奔波,整个人都清减了,多吃些。”

    “咯咯,你莫只顾着照顾我,给殷主任鞍前马后地你也辛苦着呢,来,师姐也给你添一碗。”

    我艹!这俩丫头吃火锅也太拼了吧?照这个吃法,岂不是要吃成俩胖妞儿?殷勤见两女旁若无人地互相照顾起来,心中不禁嘀咕。他向来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性子,用一枚中阶灵石弄上一个超级大火锅,只要大家吃得爽快,对于他来说,还真没有半点肉痛的感觉。

    “真、真的是,石乳.....乳......”竹竿修士忽然尖叫一声,他这人平时说话还算顺畅,稍微激动就结巴起来。此刻他正瞪着蓝雀碗中的一截白笋,两颗眼珠子仿佛都要掉下来一般,“这......这锅里,真......的是.......”

    竹竿修士激动得都说不了一句整话,扭脸儿一看,马姓修士和那白发老者根本没空理他,两位筑基高手已经运筷如飞地将大鼎中的东西往身前的碗里划拉起来。

    “瞧你们几个那吃相!”殷勤撇撇嘴,从秋香手中接过一瓶百里香,抿了一口,味道虽然不如月华酒那般醇厚,却也是万兽谷自产的顶级佳酿。他悠哉悠哉地从蓝雀碗中夹过一块老鶴脖子,见用筷子吃碍事,干脆用手拿着啃了起来。香辣浓汤煮炖的老鶴脖子,简直比他前世吃过的各种脖子都要美味。

    蓝雀被人“窃取”了碗中的老鹤脖子,忍不住白了殷勤一眼,嘴里呜哩呜涂地哼唧几声以示抗议,却把殷勤逗得忍俊不禁。从来没想到,平日里冷静沉稳的蓝雀仙子嘴里塞满食物,鼓起腮帮子的样子,竟然有颇为蠢萌。殷勤手往袍袖里一拢,已经悄悄取出储物戒中的幻阵匣子,多么具有历史性的时刻啊,蛮墟荒原上迎来了第一顿的火锅,殷勤回想起前世香辣火锅飘香华夏的情形,新潮无比澎湃。

    他要通过幻阵匣子将这些火锅先行者们的吃相如实地记录下来,假以时日......嗯,至少可以用来要挟蓝雀和石葫芦,谁让她们吃相那么不堪呢!

    要知道,殷勤可是往这鼎中加入了将近一枚中级灵石的各种食材,几名修士虽然眼馋,奈何肚子不够宽敞,经过三五轮风卷残云般的抢食之后,可就有些后继无力了。

    肚中吃的腹胀,又见鼎中食材还有不少,几个人这才缓缓放慢了进食的速度。一直没捞上喝汤的三个炼气修士,这才逮着机会弄些汤水饮下。殷勤的确没有骗他们,仅仅些许汤水,就如岳麒麟和逸青云两人面红耳赤,一副醉了酒的模样。

    唯有那白发老修,一边将一块老鹤肉塞入嘴里,一边暗自叹息。鼎中的宝材虽然丰富,但想殷主任这般放在一起乱炖,未免有些暴殄天物了。要知道各种宝材之间的药性相生相克,像今天的这种吃法,宝材中蕴涵的药性难免无法全部激发出来。若是能将这些宝材食材精挑细选,根据其药性配合起来的话......唉,可惜了啊!

    “两位师妹,怎么半天不动筷儿了?接着吃啊,难道把怒蛟真人的告诫都忘记了么?”白发老修的浮想联翩被殷勤劝饭的声音打断了。他偷瞥了一眼,颊染红云却依旧手握竹筷的两位女修,心中不由大悔,宝材就在眼前,自己却发他娘的哪门子感慨,有这功夫不如再啃两块妖兽蹄子!

    众人吃得尽兴,唯有逸青云显得心事重重,趁着殷勤停筷的功夫悄悄凑过来道:“主任,我们今日抄录的草纸被藏经阁扣了一张。”

    “哦?”殷勤眉毛一挑,问道,“是何原因?”

    “说是怀疑我们用密文抄经。”逸青云小心翼翼道,“要不,咱先缓几日再去?”

    殷勤眼睛一瞪道:“为何要缓?此时此刻正应该快马加鞭,趁着他们还没有证据,大抄特抄才对。”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府院中还有不少与家里通信的灵鹞,以后当天抄录的东西,当天就传回峰里。”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