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秋香这么一吼,殷勤一肚子的苦口婆心顷刻间化作无数的馋虫,他眼了口唾沫,朝前院喊道:“岳麒麟,不是让你看着火吗?怎么我都闻到味儿了,也不见你吱声?那个.......逸青云,蒜汁香油调好了吗?我让你们两个看锅子,可不是让你们躲在前头偷懒的!”

    殷勤一马当先,带着一众头次听说“火锅”这种东西的修士来到前院。只见岳麒麟正抱着一捆木柴,满头大汗地往院中架起的一个青铜鼎中添柴,逸青云则一脸嫌弃地躲在角落里,搅拌着一盆香油蒜汁。修道之人大多不吃荤腥,所谓荤腥却不是指的妖兽肉类,而是葱、蒜、韭菜之类气味很大的调味料。对于逸青云来说,他宁可去烧锅也不愿意忍受着好大的荤腥之气来为殷主任搅拌这劳什子调味料。

    当然对于修士来说,这些荤腥也并非绝对不能吃,因为某些丹丸药材,也要用到葱蒜之类。

    殷勤前世由于“业务”的关系,出入都是豪华餐厅,号称非米其林评级的馆子不入,他私下里却是最爱涮个火锅,属于无辣不欢的重口味的老餮。

    自打魂穿蛮墟荒原以来,殷勤每每回忆起前世涮锅的味道,心中就不免颇多遗憾。在小仓山他虽然被免了奴籍,却也不敢在修真世家里明目张胆地鼓捣涮肉,更不敢在其中加入蒜韭之类的荤腥。可火锅的味道里,若是少了这些重口的调料,便也缺失了火锅的灵魂。

    眼下,殷勤总算是咸鱼翻身,混出了些许局面。至少,在这座府院之中,大事小情他都能做得了主。

    因此在藏经阁中,殷勤打发马修士三人去摘录经卷之后,便急不可待地塞给蓝雀一袋灵石,和一张写了许多草药,以及妖兽食材的草纸,让蓝雀去往七宝台采购这些东西。

    至于马修士三人未曾经过汉语拼音的培训,也不会所谓的密文抄录,好在一层的外门经卷,本就不在宗门重点盯防的范围之内,这三位书呆子对于这些外门经卷又曾下过颇多的功夫。许多经卷甚至达到了能够张口即来,熟练背诵的程度。因此只需按照殷勤的要求,快速筛选各种经卷即可。

    按照殷勤的要求,除了摘录经卷中的原话,还必须将其翻译成通俗易懂的白话。殷勤说了,今晚会把他们三人的摘抄拿给秋香去看,若是秋香看不懂,便要克扣他们三人的月奉灵石。

    三人偷偷向蓝雀打听,秋香是何许人也?待到听说秋香原本是后山喂猪的仆役,连字都识的不多,不禁大惊失色。以三人的学问,若是写一篇花团锦簇的文章到还不算难,可写一篇能让喂猪仆妇都能看懂的修炼经卷,可就是个艰巨的挑战了。

    殷勤见状,唤来一名在藏经阁内负责打扫的黑脸仆役,问他学问如何?

    黑脸仆役木讷讷地答曰,宗门的规矩,为防仆役私自观阅经典,凡在藏经阁做活的仆役都不大识字。

    殷勤丢给黑脸仆役一枚灵石,笑道,这样正好,等下他们会时不时给你念一段经文,你若听不懂就明白告知。

    那仆役在此劳作一月也不见得能得一块灵石,闻言之下,不禁大喜,连声说好。

    对于马姓修士三人来说,虽说要聚在一起商量着翻译经卷,可也比到楼上背经要轻松许多,三个人鼓捣一下午,就已经筛过了将近十分之一的坎部经卷,按照这个速度的话,不需七天就可以将外门坎部的经卷全都摘录完毕。

    殷勤见此进度,心中自是高兴,大手一挥道:“今晚不加班,一起吃火锅。”

    搞得蓝雀几人大眼瞪小眼地搞不清楚,啥是加班,何为火锅?

    眼下,众人终于见识到殷大主任强烈推荐的人间美味,香气扑鼻之下,虽然还没有吃下肚,口中就已经津液汩汩,馋涎欲滴了。

    唯有蓝雀还算矜持,她出身豪富对于殷勤这种把各种东西放在一起乱炖的烹饪方法,实在看不上眼。但一想到殷勤让她从七宝台购来的那些灵药和妖兽血肉,心中也不禁怦怦直跳。要知道,仅仅是这些东西的支出就将近一枚中阶灵石,这锅东西的价值可是比当初在聚香斋那顿饭还要惊人啊!

    更何况聚香斋的菜品虽贵,那也是加了七八成水分在里头的,若是尽算食材的价值,自然是要远远低于菜品的标价。而殷勤这一铜鼎乱七八糟的东西,可是实打实的一枚中级灵石啊!这若是弄到聚香斋去买,还不得十枚中级灵石才行?!

    蓝雀朝石葫芦偷偷递了个眼色过去,鼎中添加了不少天材地宝之事,她只偷偷讲给了石葫芦知道。没办法,谁让这货手上有殷主任的主事符牌呢,蓝雀紧着巴结石葫芦就是想得个机会也拿这枚符牌去往藏经阁的三楼开开眼。

    至于那两个炼气菜鸟和三个书呆子,蓝雀才不会告诉他们鼎中到底加了那些宝材呢!

    “马师兄,你看着鼎中浮沉的那截白笋,可与我们前几日凑钱购入的那截石乳玉荀有几分相像?”竹竿修士盯着鼎中翻腾着的沸汤,忽然眼睛一亮凑在马师兄的耳边嘀咕道。

    这石乳玉荀乃是采于地下千米深的洞穴中的一种宝材,优点是不用炼化,可直接服用,对于筑基期的修士颇有壮大神识之效用。不过这东西价格也不便宜,要三枚低阶灵石才能换取短短的一截。

    马师兄三人,前几天刚刚收到花狸峰额外加派的每人一枚初阶灵石,三个书呆子一合计,眼下神识亏损的厉害,急需类似石乳玉荀之类的宝材滋养。于是便狠下心,每人凑了一枚灵石,从七宝台购入一支,然后互相监督着一人一口将玉荀分着吃了。

    正因为此物来的珍贵,加之刚刚服用不久,三人对其形状颜色记忆犹新,一见青铜鼎中翻起一截,便马上认了出来。

    马师兄也觉得眼熟,却是不敢肯定,迟疑道:“看着倒是有几分相似......”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