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的花狸峰,燕自然结束了一天的打坐疗伤,刚刚下坐,贴身的丫头夏娘便将一张抄有小字的纸条递了过来。

    燕自然接过一看,上面抄录的是午间从铁翎峰传来的一张传音符的内容。在对待疗伤的态度上,燕自然与长孙烈截然不同。为了保证不留后患,以及尽快恢复,燕自然在疗伤之时,其规矩便如同闭死关一般。

    若不是筑基修士受到神识以及灵根强度所限,每日里可以真正打坐的时间不能太长。燕自然真恨不得像入定那般,一坐三五月,将他体内的剑胎裂纹彻底修复算了。

    需要说明的是,修士打坐洗练灵根与寻常人所说的入定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修法。前者是为了修命,后者则多半与心性相关。前者需要将气脉灵力调动起来,在体内循环滋养,后者则是凝神静气体悟心性真谛。前者受到修士灵根以及神识强度的限制,需要一张一弛松弛有道,后者则可以大定真空,一坐百年。前者唯有开脉修士才能行之,后者便是凡人也可入定。

    当然,没有修成辟谷的凡人,一坐百年其肉身也就灰飞烟灭,自然坐化了,即便是修道之士,一不小心从大定真空进入枯想定的状态,也会宛如枯木青石一般,一坐几百上千前,乃至身死道消。所以无论凡人还是修士,入定之前都会安排护法的道友,万一进入枯想定,无法自行醒来,就要由护法道友敲击一青铜小磬或者醒铃,将其从入定的状态唤醒。特别注意的是,对于入定之人一般的推壤吼叫都不能将其唤醒,若是强行切入他的神识将其唤醒,则会造成此人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燕自然打坐疗伤的时候,所有对外联系全经夏娘之手,包括远方道友传递过来的传音符,也都由夏娘以燕自然所传之秘法开启,并且记录下来符中的讯息。除非是来自云裳老祖的紧急召唤,一般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都要等到燕自然下坐之后,再行处理。

    看过尹如晦的传讯内容,燕自然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忽然转脸问夏娘道:“我闭关静修这段日子,葛师弟可曾来过?”

    夏娘微微一愣,旋即垂首道:“葛神通来过两次,我见他也没有什么要事,便将他挡在门外了。”

    燕自然深深地看了一眼夏娘道:“你去请葛师弟过来,我有件事要交予他办。”

    夏娘被燕自然冷然一瞥,身子便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低声应是,正要下去,却又被燕自然唤住道:“算了,我这边疗伤紧要,片刻也耽误不得,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还是由你传话给他。就说铁翎峰的尹师兄传讯过来,殷勤几个因为行事不知检点,已经惹得长孙长老颇为不满。此次抄经,怕是要无功而返,你让葛神通按照我们事先商议的,继续串联那些弟子,一旦殷勤在铁翎峰受挫,这边就要给我闹将起来。具体操作,可让他便宜行事,宗旨是要闹得越大越好,哪怕是给我烧了藏经阁,也一定要闹到让老祖知晓才行。”

    夏娘凝神记下,又将燕自然所交代的低声重复一遍,抬眼看时,燕自然已经微闭了两眼,似乎是在将养神识。她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与忐忑,朝燕自然恭身施礼,才后退着下去了。

    ******

    同一时刻,铁翎峰上,殷勤几人结束了一天的劳顿,总算是在距离藏经阁不远的一处府院中安顿下来。这里乃是云裳当初在铁翎峰修炼之时的一处府院。

    想当初云裳在铁翎峰时,也算得上是个修者中的异类,别的修士三天两头跑藏经阁,以及武曲部转为宗门弟子兑换丹药宝材的七宝台。唯有云裳,除了在洞府闭关便是外出猎杀妖兽,虽说宗门按照规矩在藏经阁附近也为她准备了这座府院,可她真正在此住过的次数却不超过一掌之数。

    待到她金丹成就,另立山门,此处府院便改为花狸峰的长老执事过来铁翎峰办事的一处落脚点。当然,位于后院的云裳曾用过的丹室,依旧为她保留,过来办事的峰中长老也不得占用。

    “小人!马屁精!虚伪!”蓝雀一边擦拭着云裳丹室中的一只飞凤瓶,一边在心中碎碎念。..

    更让她抓狂的是殷大主任那碎嘴婆娘一般的喋喋不休:“我们做弟子的,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到,老祖在与不在都是一个样。许多人天天喊着要叫报效师恩,可老祖丹室中的尘土都积了三寸厚了,他们却视而不见,这叫报效师恩吗?这叫忘恩负义,禽兽不如......”

    “就是,连赤睛猪都不如!”蓝雀身边,正撅着腚用力擦地的秋香却是一个劲儿地点头。

    殷大主任入住府院的第一件事便是瞻仰老祖的丹室,见里面积聚些许尘土,便打发雷霆,将看守府院的几个外门弟子臭骂一顿,然后发动所有人一起做起了扫除。

    殷勤虽然没有身先士卒地动手清扫,但苦口婆心的思想教育还是深入人心的,除了秋香干的十分卖力,马修士三人也是满脸惭愧地将手中拂尘挥舞地宛若穿花的蝴蝶。难怪人家殷主任小小年纪,修为低微却能够得到老祖的青睐,他们三个在这府院中住了好几个月,却连老祖丹室这边来都未曾来过。

    以几位筑基期修士的功力,做个保洁员还是绰绰有余的,片刻的功夫,老祖丹室便被大家打扫得纤尘不染。

    殷勤背手站在院中,四下检查一番方才对负责看院的弟子道,老祖丹室即便空着,也要每日过来打扫,若是再有类似情况,你们几个就可以滚蛋下山了!

    这几个外门弟子明明已是炼气大圆满的境界,却被殷勤的威压吓得头都不敢抬,只一个劲儿地点头称是。

    殷勤满意地点点头,瞟了一眼蓝雀等人,正要借题发挥给她们上一堂深刻的尊师重道的思想教育课。秋香忽然提着鼻子嗅了嗅,大声道:“主任,那老鶴火锅怕是好了,闻起来倒是挺香的!”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