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姓修士等三人皆已是筑基期的修士,他接过殷勤递过来的经卷,先扫了一眼卷上的标题,见是一本专门给外门初修入门用的《道门入阶》,忍不住暗中腹诽:这本经卷乃是藏经阁中为数不多的不需灵石,仅凭金叶子便可借阅的经卷,甚至宗门之外的许多坊市中都能买到此经。

    其中原因在于,这本经卷实在是太过寻常,属于修道之人的必读经卷,包括尚未开脉的凡人,也有许多人对此经非常熟悉。殷主任用这本经卷来考较一位筑基期的修士,让马姓修士有种受了侮辱的感觉。

    他有些赌气地瞥了殷勤一眼,然后随手翻开一页,摇头晃脑道:“肺之为气三焦起,视听幽冥候童子,调理五华精发齿,三十六咽玉池里,开通百脉血液始,颜色生光金玉泽,齿坚发黑不知白.......”

    殷勤不等他念完一段,便摆手打断他道:“不需念完,你就给我解释一下前两句。”

    马姓修士心头微怒,他拜入万兽谷已经将近四十余年,听过前辈以及同修讲解的经卷也有不少,即便是选讲经卷,也都是完整的一个段落,哪有只讲两句的道理?

    殷勤见他沉默不语,以为他不知道该讲哪两句,重复道:“肺之为气三焦起,视听幽冥候童子。你就给我解释一下这两句即可。”

    马姓修士按捺住心中的不满,方才微微晃着脑袋道:“三焦者,真元一炁也,其势上也,肺乃受之。故真人曰,肺首三焦起。视听者,以意念内守也,幽冥者,幽阙双肾也,所侯之童子,乃是真阳一炁也。”

    马姓修士之乎者也地讲完这段,微微扬起下巴,心道,也不知这位炼气期的殷主任能否听懂刚刚这番解释?

    殷勤前世做为“国学大师”,佛道两门的经典也是必修的功课,此方世界的《道门入阶》其实和他前世所读过的《黄庭经》几乎一字不差。不过,没等他说话呢,站在马姓修士边上一个瘦成竹竿的修士,结结巴巴地小声道:“马、马师兄的......的解释,在.....在下不敢苟同。所谓童.....t童子者,并......并非真阳一炁,应......应作白元解。”

    马修士脸色微红道:“童子乃是真元一炁,此乃怒蛟真人所说,岂能有错?”..

    “白......白元,乃是铁翎真人亲口所......所讲。”竹竿修士也是不服,抬出现任掌教。

    殷勤心中正笑,这二位的书呆子性格,三人中年岁最长,已经满头白发的修士皱着眉头道:“你们二人所说皆不准确,我看《洞玄真经》明明有解,童子乃是目童。所谓视听幽冥,也非内视双肾,而是指两眼之间的泥丸宫才对。”

    “童子怎会是目童?”

    “是.....是白......”

    “洞玄真经怎会有错?”

    “怒蛟真人可是元婴大能!”

    “铁.....铁翎.....”

    “元婴又能怎样,洞玄真经乃是飞升修士所著!”

    殷勤见三人眼看就要吵起来,忍着笑意扭脸问蓝雀道:“依师妹看,这童子该做何解?”

    蓝雀在一旁冷眼旁观,此刻方才隐约体会到殷勤的用心,回想起当初念到这段经文时与云裳老祖的一番对话,蓝雀幽幽答道:“真是巧了,我也曾问过老祖同样的问题。”

    “哦?”殷勤来了兴趣,追问道,“老祖怎说的?”

    蓝雀狡黠笑道:“老祖说,让我将那三十六咽在玉池里走过千遍,便晓得这童子是何解了。”

    殷勤哈哈一笑,抚掌大笑:“咱家老祖果然是蛮墟荒原,万载难逢的修道奇才,一句话便点明了修行之道。莫看此段经文罗哩罗嗦说了一堆,其实有用的只有这三十六咽玉池里一句,这句才是讲的具体修炼之方法,无非是咽三十六口唾沫而已。”

    殷勤指着三个争论得面红耳赤的书呆子道:“老祖的深意你们可想明白了么?与其争论不休童子是何物,不若实实在在地三十六咽。修行之道,当脚踏实地,从实修处下手。”

    殷勤的说法虽然与蓝雀心中所得有所出入,但此刻也不由得对殷勤的说法点头称赞。

    三个书呆子更是面面相觑,花云裳几乎从来没有公开给弟子们讲解过经卷,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有如此解读经卷的。

    殷勤顺水推舟,给他们解释一番编纂经卷的目的和做法,简单说,就是将各种外门弟子经卷中有关实修的部分摘抄出来集合成册,凡类似童子之争的条目则忽略不计。他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以三位书呆子为例子,他们虽然对童子的涵义各持一词,却并不耽误他们筑基成功。更有甚者,连铁翎、怒蛟俩位的解释都与洞玄真经不同。由此可见,争一世之义理,不若抓一时之实修。

    ******

    藏经阁五层,长孙烈刚在丹室内打坐了一阵,蒲团还没捂热,就感应到钻儿匆匆过来的气息。

    这孩子,明知我需要打坐疗伤,却还匆匆过来,想必是发现了什么有趣儿的东西!长孙烈猛地睁开眼,眼神中充满了渴望。作为一个因为沉迷炼器炼丹而耽误自身修行的家伙,在他心里,研究有趣儿的东西,远比打坐修行要重要的多。

    当钻儿将密文一事禀报之后,长孙烈已经忍不住地从蒲团上下坐了,他胡乱吞了一枚疗伤的丹丸,便迫不及待地让钻儿将草纸呈上来。

    破解密文,这可是长孙长老最喜欢攻克的挑战了!

    长孙烈拿过那张密文,相了半日的面,眉头紧锁道:“蛮荒文字,浩如烟海,即便是日用平常的文字也有千个以上,可我观这整篇笔记,不相重复的只有不到二十几字。由此便有三种可能,一是这二十几字乃是代表不同之偏旁部首,需组合才能成字。二是,这二十几字乃是代表某字之读音,需组合才能读出。三是这二十几字需要配合某部密典,进行转换查阅才能得知其本来之意义。”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