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烈在阁楼上泡灵泉的同一时刻,殷勤则翘着腿,满面春风地对三位留守背经的花狸峰弟子嘘寒问暖。

    这三位弟子早在前两天就已经得到花狸峰林主事的通知,说是会加派人手过来这边协助誊写经卷之事。

    三人开始还是欢欣鼓舞,以为家中又找到了资质上乘,记性绝佳的弟子前来帮忙。要知道,刚开始过来抄经的时候,三人还以为得了天大机缘,能够有机会阅览群经。等跟这儿背了小半年的经书,三人已经是悔的肠子都青了。每天光是背诵经文就已经耗尽了神识,回到住处闭上眼,满脑子都是经文在转,连日常的修行都已近落下很多。

    他们三个私下里合计,等到宗门派了新人过来,他们三个便也告病,要求回家休养调理。直到昨天,林长老又传来一封长信,并且附有此次过来抄经的人员名单以及简要介绍。

    三人看过长信,心里就凉了半截。首先领队之人竟然是个从未听说过的,老祖办的殷主任,再看两位主要抄经的弟子全都是新招入门没有一个月的菜鸟,剩下便是老祖身边的三位女修师姐。至于那个秋香,有位弟子依稀记得是在后山喂赤睛猪的肥大女子。以至于三个人一致怀疑,山门这次派人过来的真正目的是不是想从铁翎峰引进一批赤睛猪崽过去?..

    心灰之下,三人对于殷勤他们也就不报希望,今天还是与往常一样,早早地就过来,选好一本经文凝神静气地背诵开来。随着在这边背经的时日增多,铁翎峰诸人对他们几个的态度也稍有改观,不但冷嘲热讽的态度有所缓和,而且看过来的眼神中也带了几分怜悯之意。

    背诵大段的经文需要神识的高度专注,这三位跟藏经阁里待了半日,就连殷勤等人在外面闹出很大动静,也是毫无察觉。直到蓝雀上了二楼,将他们从八部经卷的阅经区一一提溜出来,方才晓得,花狸峰的殷大主任已经在登上铁翎峰的第一时间里就来关心他们这些战斗在第一线的修士们了。

    蓝雀只是将殷勤的原话带到而已,出乎她的预料,三位背经狂人,听了战斗在第一线云云的一番肉麻话语,原本高傲冷清的面容上竟然闪过几丝激动的神色。

    特别是当三个人被带到殷勤面前,由殷勤当面转达了来自云裳老祖的慰问之意,三张蜡黄的小脸儿上竟然浮出了几许红晕。

    看着三个书呆子激动的表情,蓝雀撇了撇嘴,做为服侍云裳多年的贴身弟子,蓝雀压根儿就不信云裳会说出诸如,“你们几人,实乃我花狸峰之栋梁,堪称山门柱石”之类的肉麻话。要知道,就连燕自然那般,曾经在宗门斗法中,力压群修拔得头筹,到了云裳嘴边,表扬的话也就是,“这小子还算上进”而已。更何况,云裳属于实修派的老祖,几个书呆子,在她眼中跟山门柱石是绝对沾不上边的。蓝雀可以肯定,殷勤这货是在假传老祖法喻。

    殷勤夸过三人的辛苦,又问三人都在学习那部经典。

    三人中,比较外向的马姓修士介绍说,藏经阁的经卷共分八类,根据林主事的要求,灵兽驯养的乾部以及杂文游记类的兑部都不是此次阅经的重点。之前共有六名弟子参与阅经,每人各负责其中一部。眼下只剩了他们三个,所阅经典便是修炼相关的坎部,炼丹的巽部以及阵法的坤部而已。

    说到此处,马姓修士面色带着些许遗憾,在他以为,山门最紧缺的经卷,除了修炼相关的坎部,当属收录五行法术部的艮部。其他炼器,炼丹以及阵法经卷,虽然重要,却也不是当务之急。只可惜,负责背诵五行法术的吴师弟神识受损,已经于前两日返回山门了。马姓修士犹豫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向殷勤建议,希望山门此次过来的背经弟子要将重点放在法术与灵根修行这两大类别之上。

    不了,殷勤听了他的提议,竟然大加赞赏,甚至干脆拍板道,要我说,既然我们人手有限,就应该抓重点中的重点。我看连艮部的经卷也可以暂停不阅,你们三个从今日起,全都集中起来阅读坎部经卷。

    马修士脸色激动地正想接话,却听殷勤大手一挥道:“而且,那些二楼的经卷太过高深拗口,背起来实在是消耗神识。不如你们三个,全都下到一楼,咱们争取用上一个月的时间,将一楼这些坎部的经卷全都阅览一遍!”

    此言一出,连一旁的蓝雀都忍不住提醒道:“一楼经卷多是专为外门弟子所录,三位师弟的修为可都是筑基以上了啊!”

    殷勤点头道:“筑基以上才好,有过炼气修行的经验,大家才好在一起编篡一部经卷出来。”

    马修士三人原本还颇为激动地想要力挺蓝雀,听了殷勤的话,全都愣住了。好半晌,马修士才结结巴巴地问道:“殷、殷主任刚才可说的是,大家一起编篡经卷吗?”

    殷勤瞟了一眼身边的蓝雀,方才笑嘻嘻地道:“我下山之际,曾与老祖立下军令状,要搞一部咱们花狸峰独有之经卷,现在这项重任就要靠三位来承担了。”

    马修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张口结舌地站在那里,先是看了看殷勤,又瞄了几眼蓝雀,仿佛是要确定,这位老祖座下的新宠,殷主任是不是个疯子?

    蓝雀面色如冰,也不接话,殷勤旁若无人地继续道:“当然,你们三个也不要觉得担子太重,而背上太重的思想包袱。这部经卷的总纲,还是由我来做,将来经卷之上,主编篡的名字还是由我来任。这个、这个蓝师妹呢,就挂个副主编的名头,至于你们三个就算是经卷编辑好了。”

    一个炼气弟子,四个筑基初期合伙编篡一部灵根修炼的经卷?!还给老祖立下了军令状?老祖当时咋没一巴掌把这口出狂言小子拍死呢?马姓修士三人,一时间在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不过殷勤可不给他们三个在心里浪的时间,他随手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部经卷,丢给马修士道:“你从中随意选取一段经文,解释给我听。”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