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尹如晦、王抱一几人在藏经阁外面被花狸峰小蛮尊“修理”的消息早已经在藏经阁的一众弟子执事中传开了。包括看守楼阁的几位内门弟子,自打殷勤几人登上石阶的那一刻就已经打起了十倍的精神,时刻注意几人的动向。

    眼见几人拖拖拉拉,磨叽好久终于朝这边过来,今日当值的几位铁翎峰弟子,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其中一个身材胖大的弟子上前一步道:“几位可是从花狸峰前来观经的师兄?”

    不待殷勤搭话,蓝雀抢先上前一步,她之前在铁翎峰时与这胖大弟子也曾打过交道,此刻便主动将殷勤几人与两位看门的弟子做过引荐。

    藏经阁虽说是宗门重地,门禁等事却主要是靠禁制阵法来实现。说白了,就是一切凭符牌说话,几位弟子在门口当值,其作用主要是查验符牌,防止盗用,换用他人符牌的情形出现而已。

    实际说来,藏经阁的禁制阵法功能其实非常强大,仅凭阵法本身就可以判别冒用符牌情形,毕竟每个弟子的符牌之内都凝结有本人的一丝精血,从阵法的设计上说,完全可以通过这种血脉上的联系,来验明正身。问题是,一旦开启这种“高级”探测的功能,阵法对于灵气的消耗也要随之提升不少。

    万兽谷自打七十年前唯一的元婴太上怒蛟上人东渡坠星海以来,宗门的状况是每况愈下,由于灵石供应不足,藏经阁的禁制阵法甚至有一度被暂停运行过。

    近些年来虽经铁翎真人苦心经营,宗门在财力上有所恢复,但与门内有元婴太上坐镇的时期还是不可同日而语。本着开源节流的精神,像藏经阁这种位于宗门内部的机构,有些阵法上的辅助功能,能不用就暂时不用了。好歹宗门内的弟子有的是,弄几个眼皮子活泛,人头熟的弟子跟门口站岗,要比开放阵法的禁制功能节省的多。

    殷勤几人在石阶上就毫无顾忌地说起交换符牌之事,包括胖弟子在内的几位看守弟子也都听了个满耳。问题是,几个人才看到王抱一被打成猪头的惨象,大家只用眼神简短交流,便彼此心照不宣地将殷勤几人关于交换符牌的讨论当成了耳旁风,自动忽略掉了。

    想想也是,在门口当值一个月的报酬不过两三枚低阶灵石而已,真要是惹恼了花狸峰这帮疯子,被人臭揍一顿不说,万一伤了筋脉,那点灵石还不够疗伤的呢。

    蓝雀原本还担心胖弟子等人会因为符牌的事情而故意刁难,没成想几位看门的弟子,眼睁睁地看着岳麒麟与逸青云两人拿着她和石葫芦的符牌上了二楼的内门弟子阅经区,竟然连个屁都没放!

    石葫芦得了殷勤的主事符牌也是迫不及待地去往三楼,云裳亲手所赐的东西果然不是西贝货色,在藏经阁禁制阵法的笼罩之下,也是一路畅通无阻。

    蓝雀满脸羡慕地望着石葫芦的背影,看了一眼手中的外门弟子符牌,忍不住叹了口气。殷勤见她满脸失望,摸出自己那枚内门弟子的符牌道:“蓝师姐若是觉得一楼的经卷不入眼,不妨用我的符牌去往二楼?”

    蓝雀犹豫一下,好心道:“你的主事符牌给了石葫芦,若是将这枚弟子符牌再给了我,你到哪里借阅经卷?一楼的经卷只向外门弟子开放,数量虽多,其中却多有重复,远不如二楼的内门阅经区丰富啊!”

    殷勤凑在蓝雀耳边,压低了声音叹气道:“我这次出来之前,也曾亲自去过咱家峰上的藏经阁,里面的收藏,唉,实在是丢人啊。下山之前,我虽然在老祖面前夸下海口,要为咱们的藏经阁誊录白卷真经,不过我还有一番志向,却是在老祖哪里都没有提及。”

    “什么志向?”蓝雀心中嘀咕:莫非他从老祖那里搞来的主事符牌,是憋着抄录一两部真传弟子才能借阅的高阶经卷。怕是难啊,宗门对于抄录低阶弟子的修炼经卷或许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不予计较。但那些真传弟子的经卷,不但无法带出藏经阁,甚至连笔记记录也是绝对不许的!再说,这货将主事符牌给了石葫芦,以蓝雀对石葫芦的了解,她虽然修炼用功,但记性却不是一等一的好。指望她能背诵一篇经卷,怕是很不靠谱。

    殷勤没有注意到蓝雀的心思,眼中闪着悠然神往的光辉:“我的志向是,为咱们花狸峰造一部修炼经卷!”

    蓝雀停下脚步,傻愣愣地看着殷勤,嘴巴张得蛮大却浑然不觉:这货说胡话呢吧?他想造一部经?连老祖那般修为的金丹修士,尚且不敢说撰写经卷,这货开脉才几天啊,就想著书立传了?

    “目下花狸峰上弟子的数量虽然不少,但绝大多数都是外门弟子的底子。我在野狼镇招人的时候,就琢磨着,应该为这些根基不劳,资质平常的弟子,专门打造一部修炼的经卷。”殷勤说道得意之处,口中滔滔不绝,“而且,一旦咱们花狸峰的经卷造得了,便是别家没有,独一无二的修炼秘诀。到时候,说不定铁翎峰也要跑到咱们那里要求抄录经卷呢,哈哈。蓝师姐,我跟说啊,咱可不干傻事,咱家的经卷想看也行,一枚灵石给看一个字,嘿嘿,我准备第一部经卷先写个万八千字......”

    蓝雀发了半天愣,听到殷勤开始算账,忽然打个激灵,清醒过来,她结结巴巴地对殷疯子道:“我、我去小解......”话一出口,蓝雀便臊了个大红脸:真是被这货气糊涂,连去小解这种话都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

    殷勤哦了一声,望着蓝雀狼狈逃去的背影悠悠地道:“师姐慢行,莫要着急。我在此处等你,等下一起商量造经之事。”

    他的话音未落,蓝雀急匆匆的身影忽然一个踉跄,差点被他的这个提议吓的尿了裤子。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