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几人验过符牌,继续往上行了片刻,方才来至宗门藏经阁之前,让殷勤等新人想不到的是,藏经阁所挂的匾额之上,依旧沿用的最早名字“兽典阁”。

    至于藏经阁的规模,则按照五行之数分作五层,按照长孙鹏的介绍,最下面一层面对外门弟子开放,第二层则要内门弟子可入,第三层则是真传弟子以及宗门长老可入的范围。至于第四层与第五层,则不属于对外开放的区域。

    与许多人猜想的不同,藏经阁的四、五两层虽然不对外开放,却也不是因为里面收藏了不能示人的珍稀经卷。正好相反的是,这两层所收集的经卷,一部分是未经鉴定或者根本无法鉴定其真伪优劣,因此暂且收入此间,还有一部分则是由于种种原因破损,缺失的经卷,需要有人进行修复的。

    能够进入四五两层的人,多半是在藏经阁供职的弟子,包括长孙鹏与尹如晦等等皆有进入第四层的权利。至于第五层,近几十年来已经被长孙烈用各种丹器之物,占去了大半的房间,有定期被唤到五层打扫的弟子私下里传出消息说,藏经阁的第五层已经变成了长孙大长老的私人库房,杂乱无比。

    殷勤默默地听了半日,方才指着逸青云与岳麒麟两人问道:“他们两个虽然已经得老祖许诺进阶内门,但符牌尚未来得及换过,可否允许他们登上二楼?”

    长孙鹏犹豫片刻,面露难色道:“藏经阁的阵法禁制,只认符牌不认人。他二人的符牌是外门弟子,想上二楼的话,需得换作内门弟子的临时符牌才行。我当真做不了主,需得请示曲、宋二位主事才行。”

    长孙烈闭关多时,藏经阁的诸多事宜便由曲、宋两位副主事说了算。

    “不必那么麻烦。”殷勤笑嘻嘻地朝蓝雀与石葫芦伸手道,“借二位师姐的符牌用下可好?”

    蓝雀瞟了一眼边上即将石化的长孙鹏,心道:“万兽谷弟子入门之时,被反复教育最多的一条门规便是,人在牌在,代表弟子身份的符牌,片刻也不许离身。”

    殷勤不管那么许多,从蓝雀那里半抢半夺地讨来弟子符牌,交给逸青云,然后笑嘻嘻地,将手伸到石葫芦眼前:“胡师姐?”

    石葫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本名姓胡,被云裳赐名石葫芦以后,因为个性的原因。大家要么唤她葫芦姐,要么唤她石师姐,本家姓氏倒是很久没人提起了。

    石葫芦不像蓝雀那般犹豫,直接取出符牌交给殷勤,同时眼光中还多了一份期待:“听说三层的藏书才是整个藏经阁的菁华所在,可惜我入门多年却从来没有机会登楼一观。”

    殷勤手腕一翻,取出一枚印有花狸峰廉贞主事的符牌,丢给石葫芦道:“听说除了真传弟子,只有各峰长老、主事之类才能进入三楼。此牌乃是我下山前老祖亲手所赐,师姐不妨用来试试,说不定就能通过三楼的禁制。”

    长孙烈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这货竟然在藏经阁前明目张胆地互换符牌,简直是将宗门秉承了千万年的禁律是若无物。问题是这货实在是难缠的紧,长孙烈面色铁青地盯了殷勤一眼,脚下悄悄退后几步,目光远眺,看着天边一抹云彩,仿佛于道法忽然心有所感的样子。

    蓝雀看着石葫芦手中的符牌,用力挽着石葫芦的手臂道:“殷主任这符牌若是真的能用,我们两个内门符牌换出去,也算值得。”

    殷勤知道蓝雀在犯小心眼儿,也不点破,扭头对不远处貌似入定参悟的长孙烈道:“有劳长孙师兄带我等入门,也不知这藏经阁有何规矩?”

    长孙烈这才如梦方醒地从“体悟”中回过神来,嘴角僵硬地扯了扯道:“宗门各峰的藏经阁,规矩都是一样。无论外门内门都是凭符牌入门登楼,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噤声,不但阅经时不得喧哗吵闹,便是对经典心存疑惑抑或有所心得,也只能自行参悟,不得在藏经阁内交头接耳......”长孙烈大致介绍过藏经阁的规矩,瞟了一眼逸青云与岳麒麟,又补充道:“在藏经阁内阅典,不许摘抄记录经典之内容。”

    “这是自然。”殷勤打个哈哈,嘱咐二人道,“不过一些心得体会却是可以记录下来的。”

    岳麒麟毕竟少年心性,有些迫不及待地摸出一卷子空白纸张,眼睛瞪着藏经阁的门,嘴角满是笑意。

    长孙烈见状,眼皮子一个劲儿地跳,心道:等下倒是好好嘱咐下去,对这帮人的心得记录,需得仔细检查。在藏经阁干了这么多年,长孙烈对于打着记录心得的旗号,悄悄抄录经典的企图暗中夹带的弟子也是见过不少。

    殷勤大手一挥,说声:“入阁!”

    众人兴高采烈地应声说好,正要迈步,秋香忽然大声道:“殷主任,俺不认字,就不跟大家进去了。”

    殷勤愣了一愣,笑着对长孙烈道:“还有一事要麻烦长孙师兄,我们几个对于藏经阁仰慕异常,进到山门就直接来至此处,住处尚未安排。有劳师兄,带着秋香就在这附近找帮我等找个住处。”

    长孙烈正不想跟殷勤几人纠缠在一起,听到这话,忙不迭地点头道:“这个容易,我这就带秋香师妹去与几位安排住处。”

    众人纷纷与长孙烈道谢之后,秋香跟着他转身往下走,一边走一边大着嗓门问道:“孙长老,你给大家找的住处,可有炉灶?”

    “在下复姓长孙,只是藏经阁的一名执事弟子,也不是什么长老。”长孙烈耐心地解释道,“宗门修士,除了少数入门不久的外门弟子,大多数人平日里修炼大都服用丹丸或者灵果仙草。不知秋香师妹要炉灶何用?”

    “俺知道修士大多不食人间烟火。”秋香大咧咧地解释道,“不过,俺家殷主任却是不爱仙果。再说,这老鶴死了可惜,不如褪毛煮了,给俺家殷主任下酒......”

    殷勤看着长孙烈脚下一拌,险些从石阶上滚下去,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心道:等此间事了,回到花狸峰第一件事就是给秋香转成内门弟子。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