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老被这话问得险些喷出一口老血,他的伴修灵兽玄纹林豹的确不知检点,做下此等丑事,但大家只是暗地里议论纷纷,哪有人敢当面询问?他强忍下心中的怒意,强笑道:“小蛮尊玩笑了,我那林豹品性孤傲高洁,哪会与赤睛猪做下如此丑事?”

    阿蛮一双愁眉耷拉下来,朝着殷勤啾啾两声,然后朝王长老挑下眉毛,示意殷勤给翻译过去。

    殷勤叹了一口,无可奈何地对王长老说:“小蛮尊说,实在不行就将其去势吧?”

    秋香在一旁咧着嘴看热闹,忍不住小声问石葫芦道:“啥叫去势?”

    “阉了!”石葫芦面无表情地道。

    秋香哦了一声,看着阿蛮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之色,心道:小蛮尊懂的真多啊!

    王长老嘴角一阵抽搐,眼见四周已经围了不少弟子,他们不敢离得太近,却也在远处朝这边指指点点,他苦着脸恭身求道:“抱一被殷主任所伤,虽然是他邹游自取,还请小蛮尊高抬贵手,容我尽快带他下去救治?”

    阿蛮有点舍不得少了一个人问话,殷勤却要顾及王长老的面子,不能把事做到绝处。与阿蛮简短沟通过后,方才用小蛮尊的语气交代他看管好座下灵兽,由他带着王抱一先行离去。

    王长老一走,尹如晦与长孙鹏二人就更加紧张了,天知道小蛮尊下一句会问出啥来?大家原先只道它爱啾啾乱叫,今天才算见识到这货捕风捉影嚼舌根的手段。长孙鹏甚至在心中嘀咕,小蛮尊有朝一日晋级妖皇,开口能言的话,万兽谷将是怎样一番模样?

    遣走了王长老,阿蛮的眼睛就在尹如晦与长孙鹏身上飘来飘去。长孙鹏是个书呆子,平日里除了钻研经卷,唯一的爱好就是吟诗做对。阿蛮在这点上倒是秉承了云裳不喜舞文弄墨的性格,连带着对长孙鹏也没什么兴趣。

    倒是尹如晦,虽然道貌岸然,私底下却有不少关于他的流言蜚语。阿蛮盯着他瞧了片刻,然后便啾啾啾地叫了起来。

    尹如晦在地上跪得直冒冷汗,心中一个劲儿地打鼓,不明白小东西为何盯着他叫了这么久方才收声?

    殷勤停顿片刻,消化组织一番语言,方才似笑非笑地问道:“尹如晦,小蛮尊问你,十三年前,铁翎峰上有个姓胡的外门女修,与你结缘修道,后来你俩突然翻脸。那胡姓女修四处宣扬说,你身为内门弟子,曾以一颗筑基丹为报酬骗她与你双修,事后却翻脸不认账,此事是真的吗?”

    殷勤说这话时,心中也在暗自嘀咕,十三年前阿蛮也就是刚断奶吧?它打那时就开始搜集各种黑材料了?

    尹如晦跪在地上,脸上青红不定,十三年前的那桩丑事险些让他身败名裂,他虽然因为一时财迷,省下了一颗筑基丹,却也因为摆平这场风波打点了不少灵石。至于那胡姓女修,更早被他暗中运做,找个理由踢出了宗门,没想到十三年后,竟然又被人追问起这桩事情。

    更可恶的是,殷勤问这话时,竟然放大了音量,以至于那些旁观弟子更加议论纷纷。尹如晦心中后悔,真不该接到燕自然的传讯,不问深浅便跳出来趟这滩浑水。以至于狐狸没打到,反惹了一身骚。

    尹如晦众目睽睽之下,自然要嘴硬到底,深吸一口大气道:“小蛮尊明鉴,弟子当年与那胡姓女修也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只是因为一点小误会,才导致分手,现在想来心中也是追悔莫及。”说着,尹如晦眼眶泛红,语气哽咽道,“旁人不明真相,听那女修一面之词乃至对弟子百般误解。弟子那时也是年轻气盛,只道清者自清,并没有多做解释,乃是被人误会弟子心虚,最终流言四起......”

    阿蛮听他吧啦吧啦讲不停,啾啾一通将其打断。

    殷勤笑道:“小蛮尊早就知道你是受了委屈,她更不忍见一对深情眷侣因为些许误会而天各一方。听说那胡姓女修后来被逐出山门,废了修为,无依无靠之下,只能流落到仓山郡城去做皮肉生意。如今人老色衰,境遇堪忧。小蛮尊的意思,也该是你两再续前缘的时候了。”

    殷勤顿了一顿,转而对长孙鹏道:“小蛮尊交代,你身为尹如晦的师兄,这个大媒便交给你来做。你即刻将那胡姓女修寻来,千万不可让她再受什么意外啊。”

    尹如晦一直盯着殷勤会不会假传小蛮尊的法谕,眼下总算被他逮住一句。小蛮尊虽然鸡婆,毕竟只是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妖兽,撮合他俩之心也许有的,却万万不会想到提防他有可能暗中下手,杀人灭口。肯定是殷勤自作主张,将长孙鹏拉出来去保护那姓胡的烂货。问题是,即便是抓住了殷勤假传法谕又能怎地?难不成还能跳出来指摘殷勤不该找个媒人?

    尹如晦感觉就象吃了个苍蝇一般的恶心,又见殷勤笑嘻嘻满脸关注地盯着他,只能打掉了牙吞到肚子里,俯身谢过小蛮尊的关爱。

    阿蛮今天可是爽坏了,连传说中为有情人终成眷属牵红线的月老都客串了一回。她安排好了尹如晦,又盯着长孙鹏,努力回忆有关这人的传闻旧事。

    长孙鹏被她看得心脏突突乱跳,正想说些什么转移下小蛮尊的注意力,就听空中传来深沉悠远的声音:“阿蛮你这小东西,到了我这铁翎峰竟然不来看我,反倒给人做起红娘来?我这后花园可是特意为你准备了刚熟的灵果,哈哈哈。”

    众人听闻此言全都俯身跪倒,铁翎真人显身半空,只呵呵笑着让大家起来,然后招呼一声阿蛮上到云端,也不理花狸峰其他人等,便带着阿蛮乘云而去。

    铁翎真人曾在青帝庙中现身,可惜当时殷勤刚港开脉错过了见面的机缘。此次铁翎真人当众唤走阿蛮却将一众花狸峰的修士凉在当场,也是对他们初入山门便生出种种是非心存不满,他故意如此做派,用意也是要敲打他们几个。

    殷勤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铁翎真人远去的背影,无所谓地撇撇嘴,扭身对尹如晦拱手道:“恭喜,恭喜。”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