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兽谷独有的规矩,老祖座下灵兽视若老祖亲临。而老祖正式问话之时,身为弟子晚辈,也有跪下听宣的规矩。

    问题是,如今的万兽谷中正处于青黄不接的时代,宗门并没有元婴大能坐镇,自然也就没有妖皇级别的灵兽能够口出人言。

    就连铁翎真人的铁翎巨鹰都只能耶耶地叫,从来没宣过什么法谕,一只刚刚晋级三级的小东西竟然端起老祖的架势,要宣讲法谕!尹如晦与长孙鹏,由不得瞧向王长老,拿不准跪还是不跪?

    王长老嘴角抽搐几下,铁青着脸道:“我乃宗门长老,铁翎真人许我站着说话。”

    王长老是个有个性有脾气的长老,但活到他这把年纪,在宗门里摸爬滚打百十年,所谓的个性脾气,只是他的一个“工具”。当用的时候,拿出来用,事半功倍,不当用的时候,王长老照样能做缩头乌龟。

    他之前不知殷勤与云裳老祖的关系如此紧密,才敢耍他的火爆脾气。随着阿蛮的出现,王长老看清形势,马上收起了脾气。他的嫡孙王抱一被人臭揍一顿,固然让他心里冒火,但若不知死活地想要找回颜面,惹得云裳震怒,那便是家族起火了!王长老现在只想赶紧找个理由,带着王抱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想到这个宝贝嫡孙,王长老也是一声叹气,他这破军长老之位,全靠血战功劳而得,虽然为王家挣得宗门高位,自身也是落得伤痕累累,以至道基受金丹无望。为了让子孙不再重蹈覆辙,王长老特意给王抱一选了藏经阁的差事。哪知这孩子在这边待了几年,修为进境虽然没有落下,人却成了书呆子。

    王长老是因为王抱一被殷勤狂殴时,激发了王家秘传的求救符箓,正巧他在附近,便过来看下。没料到,挨揍的竟然是自己嫡孙,不由得当场发作。等他冷静下来,却是越琢磨越不是味道,现场一共有三位铁翎峰的筑基,唯有自家嫡孙被人摁在水里揍!八成自家这傻孙子,是被别人当枪使了。

    王长老琢磨着,等此间事了,还是把王抱一从藏经阁调出来,从长远看,需得让他到外面受些磨炼才行。他在心中走过这番念头,此刻虽然对一众花狸峰的修士,心中不忿,却也将一半的怒气转移到了长孙鹏和尹如晦身上。

    眼见尹如晦与长孙鹏眼巴巴地看过来,王长老心中冷笑:我那傻孙子被人当枪使也就算了,难道老子也会上你俩个的套不成?

    殷勤的心思何等灵巧?一听王长老的解释,便知这老头已经服软了。他的想法只是敲山震虎,给那些藏经阁里眼高于顶的书呆子们一点教训,并没想拉上一个破军长老做对头,便也没有强求王长老一同跪下,只冷冷地盯着长孙鹏与尹如晦。

    这二人原本指望王长老替他们出头,没料到那好家伙自打阿蛮出现,便好像换了一个人忍气吞声地往后躲。

    他正琢磨着怎生找个不跪的借口,殷勤冷哼一声道:“我身为廉贞主事,唤两位一声师兄,已经给了两位好大面子。如今两位在小蛮尊面前,如此据傲无礼,是打算不要这个面子了吗?”

    长孙鹏年纪虽长,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为人也老实一些,被殷勤一口一个小蛮尊拿话问住,最终将心一横,跪下道:“弟子长孙鹏,请小蛮尊示下。”

    尹如晦见状,也只能无奈地跟着跪下。不过他却在心中暗自发狠,那小东西只会瞎啾啾,鬼知道那小蛮子到底能不能听懂。万一那小蛮子打着小东西的旗号,假传法谕,故意刁难的话,说不得就要撕破脸皮将此事闹到掌门真人那里去。

    殷勤沉着脸,目光在两人身上游弋片刻,方才不紧不慢地道:“铁翎峰弟子长孙鹏,尹如晦,小蛮尊问你们,今年灵田中灵果熟了没有?”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安静,包括花狸峰的一干修士全都面面相觑。大家的心思其实都和尹如晦想的差不多,以为殷勤必然打着阿蛮的旗号好好整治这两人。谁都没想到,殷勤竟然问出这么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唯有阿蛮开心得真想嘘嘘,这可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将她的意思原封不动地转达出来!可怜她是那么渴望与人沟通,却偏偏只有云裳能感知她的心思,可恨的是花云裳那婆娘自己都懒得与人说话,更别提替她转达意思了。

    “殷勤,殷勤你再问他们.......”没等听到答案,阿蛮便迫不及待地啾啾起来。

    尹如晦准备了一肚子的搪塞应对的话,全都没了用处。那感觉就好像运足了全身的法力,准备硬抗一波攻击,结果人家忽然收起拳头,以致浑身的灵力无处可去,憋得他好生难受。

    长孙鹏愣了半日,如实答道:“回禀小蛮尊,听说今年灵果收成不错,不过弟子乃是文曲部管事,灵田的收成最好还是去问.......”

    他的话尚未说完,便被殷勤打断,转而问尹如晦道:“尹如晦,小蛮尊问你,铁翎真人的后院灵田中那棵娃娃藤,今年可结了娃娃葫芦出来?”

    尹如晦心中暗骂,我连掌门真人的后院都没去过,哪知道娃娃葫芦是啥东西?他也不敢怠慢,如实回答不知。

    “蠢东西!”殷勤骂了一句,旋即笑着解释道,“这是小蛮尊说的。”

    尹如晦气得想要反驳殷勤假传法喻,却见阿蛮一个劲儿地啾啾点头,只有脸色憋得通红暂且忍下。

    殷勤他们在溪边闹出许多动静,此时已经有不少好奇的修士闻声而来,见了此处的奇特景象,不禁议论纷纷。

    尹如晦这才体会到殷勤的险恶用心,他根本不用假传法喻,只需让他们两个在此地跪上半日,被那小东西东拉西扯地胡乱盘问,就已经颜面扫地了。难怪许多宗门老修见了那狸猫都是避而远之,哪知它此番回山还带了个传话的?

    阿蛮问过一些灵果仙草的情况,得到的答案却都是含糊其辞,心中又些失望。可她又真心舍不得这么好的机会,回忆起以前偷听到的许多奇怪事情,阿蛮啾啾着八卦起来。

    “王长老,咳咳。”殷勤面带尴尬地转头问站在边上提心吊胆的破军主事道,“这个,小蛮尊问您,前年谷中一头赤睛猪忽然产下一头皮毛长有玄纹的猪仔,可是您座下玄纹林豹的种儿?”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