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在路上就曾询问过蓝雀这边的情况,加之出来之气也曾让孙阿巧等人暗中打探过花狸峰抄经弟子的现状。种种反馈的信息全都表明,花狸峰的弟子,在铁翎峰的待遇,简直比后娘养的还要悲催的多。

    他分析过其中原因,除了花狸峰山门初立底子太薄这一主要因素之外,也云裳老祖性格冷傲孤直,在铁翎峰时就将铁翎峰上诸多长老得罪不少有关。

    待到殷勤进入铁翎峰,见识过王抱一等人的态度,才知道传言不虚。问题是,先前派来的那些弟子们,为了誊写经典可以忍气吞声慢慢熬,殷勤却没有这个时间。

    最主要的,他此刻的身份地位与之前已经是天壤之别,云裳老祖已经将其纳为心腹,他若是象林主事他们那样一味忍让,委屈求全,不但办不成事,反而会丢了云裳,乃至花狸峰的脸面。

    所谓非常时期,当行非常手段,殷勤早在花狸峰上就给日后的行事定下基调,那就是四个字“敢打敢冲”。他要成为老祖手中的一根棍,既可以用之拄杖前行,又可以用来横扫山岳,甚至某些时刻,还要有为了老祖,成为一根又臭又硬的搅屎棍的觉悟。

    要知道金丹老祖之行事与蜗居小仓山的殷家、赵家等世家家主不同。无论是殷铁山还是赵白眼,说的好听是一家之家主,说的不好听些,他们混的还不如七大宗门的内门弟子来的风光。这些中小世家,是真正地在夹缝中求生存,身为家主的他们,自然要时时防范,处处小心。

    而金丹老祖,乃是此界荒原之上站在群山之巅的角色,他们需要顾忌的事情也有,却不必象筑基修士那般畏首畏脚。对于他们来说,随心所欲才是更加接近道意的一种修行方式。

    至于花云裳,则更是金丹中的另类,在万兽谷中的五大金丹中,她的年纪最小,资历最浅,又身为女修,想在这强者为尊的荒原上寻求大道,她必须更横更强才行。

    “你是哪位?”殷勤淡淡地瞟一眼那个满面怒容的老者,从水中稀里哗啦地走到岸边。他身上青衫乃是法器,本就水火不侵。但鞋袜还是湿了,他干脆一屁股坐在溪边的青石之上,扒下湿淋淋的鞋袜,然后数落在一旁都看傻了的秋香道:“你这家伙,好没眼力!让你带的衣物呢,还不赶紧找来鞋袜与我换上?”

    蓝雀自打那老者一出现,本就发白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又见这老者被殷勤气得眼都红了,一副随时暴跳的模样。赶紧上前,将殷勤从石头上扯起来道:“铁翎峰破军部的王长老在这儿,你怎还在地上坐着?”

    殷勤早觉得这老者修为精深,明明只有筑基后期,竟然能放出威压之力,不愧为铁翎峰主管攻伐的破军长老,难怪战力如此强大!他早听蓝雀说过,那王抱一是破军长老的嫡孙,没想到刚打了小的,老的便跳出来叫板了。

    殷勤被蓝雀硬拽起来,脸上做出惊讶的表情,将湿手在身上一抹,朝王长老抱拳道:“原来是破军长老,失敬失敬。”他马上补充一句道,“在下身为花狸峰廉贞主事,此次来到铁翎峰,也正要与各部长老讨教宗门事务,哈哈。”

    王长老眼见嫡孙被人暴揍得认不出原样了,心中又疼又怒,又见殷勤竟然拿出花狸峰廉贞主事的名头,试图与他平起平坐,嘴角泛起一丝狞笑道:“宗门事物用不着向我讨教,我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听说殷主事深得云裳老祖之真传,我倒要向殷主任讨教一番花狸峰的道法真传!”

    此言一出,蓝雀马上咬牙站出来,恭身施礼道:“王长老怕是听差了,殷勤入我宗门尚不及一月,与老祖见面不过俩仨次,即便于老祖道法略有修习,也只是皮毛而已。王长老真想切磋,蓝雀虽修习低微,也只能不自量力舍命相陪。”

    王长老冷哼一声,尹如晦在一旁插嘴道:“蓝仙子这话,怕是言不由衷。若这位殷道友真如仙子所说,入门不及一月,与云裳老祖见面不到两三次,又如何能够身居要职?据我所知,这位殷道友,不但担着廉贞副主事一职,还成立了个老祖修炼办公室,并且在其中主揽一切事物,恐怕这位殷道友与云裳老祖之间尚有不为人知的颇深渊源,并未被仙子知晓吧?呵呵......哈哈.....呃!”

    “渊你娘的源!”殷勤正由秋香扶搀扶着换鞋袜,听到尹如晦话里有话,含沙射影竟然污蔑云裳清白之意,一把从秋香手上夺过湿漉漉的臭鞋,便朝尹如晦脸上丢去。

    尹如晦心机虽然深沉,但作为常年钻在藏经阁内的图书管理员也是个不谙技击术的嘴把式,他正得意洋洋地与蓝雀斗嘴,哪料到殷勤竟干在王长老面前动粗?他心情放松之下,刚刚笑了两声,就觉嘴上一凉,被一个黏糊糊散发着咸鱼味道的东西糊了个严实。

    王长老说是铁翎峰的破军主事,实际上却相当于万兽谷上万修士的总教头,执掌宗门对外攻伐之大权,加之他的脾气火爆,许多修士见了他都是低眉顺眼连大气都不敢出。他也是没想到,殷勤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动粗,他肩膀微沉,一股排山巨力便将蓝雀撞开。

    “你既然不将老夫放在眼中,老夫今日就替云裳老祖教训一下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蛮子!”王长老上前一步,也不见他运气聚力,一只大手便凭空涨至丈余,带起罡风朝殷勤拍了下来。

    此老看似粗狂,真正动起手来却是算计周到,他这一掌看似朴实无华,却将殷勤与秋香全都笼罩其中,逼得殷勤为保秋香不得不拼力硬抗!

    而且以王长老的眼力,自然看出殷勤灵根修为虽然不高,但血脉的确已经进阶二级,其攻防实力大体相当于人族筑基初期的修士。他这一掌,自然不会留有余地,就是奔着要殷勤半条小命去的。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