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面无表情地瞥了两位铁翎峰修士一眼,转身走入溪水之中。

    众人只道他一时冲动,现在心中生出悔意,准备将王抱一从水中拉出来。王抱一也是一般心思,见殷勤过来,将脖子一耿,点着殷勤的鼻子大骂道:“你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你不过是个蛮奴与婢女苟且所生的贱种。有没有脱离奴籍,还说不清楚......啊......噗。”

    王抱一还未骂完,便被殷勤一脚踹回水底,咕咚咚连着呛了好几口水。

    “我倒想看看你的底细,到底是阿猫还是阿狗!”殷勤学着王抱一的口气,大步上前,趁着他尚在水中挣扎之际,干脆骑在他的身上,抡起拳头,雨打芭蕉般地朝王抱一的脸上砸过去。

    拳拳到肉的蓬蓬声,溪水飞溅的啪啪声,夹杂着王抱一偶尔挣扎出水面发出的惨叫声,将溪边的众人全都惊得呆若木鸡。

    在逸青云与岳麒麟的印象中,殷勤总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与他们说话时,虽然嘴角带笑,也都有一股沉稳的威严在。他们见过殷勤在花狸峰下被葛神通教训的样子,事后也曾暗中议论此事。逸青云当时给岳麒麟做的分析说,殷勤能以血气方刚的年纪,忍下奇耻大辱,日后必有一番局面。另一方面,以他俩少年人的眼光来看,又觉得殷勤心机有余,而勇猛不足,在强者为尊的蛮墟荒原上怕是立足也难。

    没想到今日终于见到殷主任凶狠的一面,逸青云想到之前对殷勤所下的评语,不由得心中发虚。

    比逸青云心更虚的却是蓝雀,她曾见过狗丫儿被殷勤揍成猪头的惨状,早知道这货是个外表无害,骨子里却凶险万分的阴鹫性格。此刻看着殷勤用拳头一下下将王抱一砸的面目全非,只觉得一股凉意顺着脚心往上冒,回想前事,也是为狗丫儿能从殷勤手中捡回一条命,而暗道侥幸。

    长孙鹏愣了半晌,总算反应过来,大喝一声“住手!”的同时,将手掌一翻,一柄金光闪闪的小剑立于掌中。长孙鹏修为达到筑基中期的巅峰阶段,飞剑只需往前一送,便能将殷勤穿个窟窿。

    蓝雀一见,忙亮出飞剑,脸色苍白道:“长孙师兄,请将飞剑收起,千万不可莽撞行事。”

    长孙鹏尚未说话,一直沉默不语的尹如晦忽然祭出飞剑,然后朝殷勤一指,怒喝道:“狂妄小辈,欺我铁翎峰无人吗?”

    尹如晦一直没有出手,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趁着蓝雀与长孙鹏投鼠忌器,相互对峙之时,先祭出飞剑伤人,然后才喊出声来。

    不过此处毕竟是山门之内,尹如晦不敢伤及殷勤性命,飞剑朝着殷勤右胸激射而出。如此近的距离,莫说飞剑,就算以梨花针之类的法器攻击,炼气修士也是绝难躲闪开的。

    众人只觉眼前白光一闪,蓝雀暗道不好,也顾不得被长孙鹏的剑势所罩,身形往前一窜,便朝殷勤那边跃去。

    石葫芦也在同一时间将手一甩,一道青芒朝尹如晦射去。她是打着攻尹如晦于必救的主意,以期他能放弃对殷勤的攻击。

    问题是蓝雀的遁速比飞剑差得太多,根本救护不急。而且尹如晦偷袭之前早已有所算计,石葫芦仓促起剑,被他身形一晃堪堪躲过,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说时迟那时快,尹如晦的飞剑快如闪电,逸青云等炼气修士只能感觉眼前剑光一闪,溪水之上就已经喷出一团血雾。

    秋香只来得及喊出半声,便张大嘴巴呆在当场。尹如晦的飞剑的确洞穿了一个人的胸膛,却不是殷勤,而是王抱一。

    就在尹如晦发动攻击的一刹那,殷勤竟然像预先演练好的一般,忽然将王抱一从水中提起来,同时身子就势向左一歪,将王抱一的半边身子让了出来。

    尹如晦瞄准的是殷勤的右侧,换成王抱一可就是左胸心脏所在的要害部位。王抱一身上晶芒闪动,救命的护体法器瞬间发动,就在飞剑临身的一瞬,他的左胸处忽然一阵模糊虚闪,仿佛化为薄雾青烟,任由那飞剑洞穿而过,方才恢复原样。

    他虽然躲过生死之劫,强行施法的滋味却并不好受,王抱一喷出一团血雾。

    作为宗门长老的嫡孙,王抱一怎会没有救命的手段?刚刚那种秘术便是他身上所带的一枚高级灵符影身符自主发动所致。也是活该王抱一倒霉,他这枚影身符虽然可以自动护主,却只有在性命攸关的时刻才会激活。

    他的脸虽然被殷勤打烂,却只是皮肉伤,属于看着恐怖却无大碍的情形。殷勤也没有象那晚拷问狗丫儿时,下那么重的手,他真正的血脉之力其实聚在腿上。殷勤用双腿死死地夹住王抱一让他无法顺利调运灵力,相当于废掉了他的一身道法。王抱一的影身符因为性命无忧而不会自动激活,他身上其他的法器,又因为被殷勤制住了气脉而无法发动,只能生生用脸去扛殷勤的拳头。

    至于那个尹如晦自以为偷袭出其不意,却不知殷勤早将他列为重点关注对象。殷勤前世在江湖上飘了那么多年,别说尹如晦这种暗中蓄力搞突袭的小儿科,就连那种当面好兄弟,转脸捅刀子的家伙也不知见过多少。

    殷勤见王抱一喷出鲜血之后,脸色在刹那间变得惨白如纸,方才冷冷一笑,将浑身软绵绵的王抱一丢回水中。

    他缓缓转头,盯着尹如晦,咧了下嘴道:“师兄好剑法。”

    尹如晦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条黑森林中的林蟒盯上,殷勤的目光好像林蟒的蛇信,冰冷湿凉,让尹如晦的脊背泛起森森凉意。他强自按捺住心底的悸动,指尖一点殷勤道:“你这小辈手段好生狠毒,竟然用卑鄙手段重创我抱一师弟!今日若不能给我与长孙师兄一个交代,断然不能放你回去。”

    殷勤朝地上啐了一口道:“真他娘的奇了怪了!为何这诺大的铁翎峰上,不见一位修士,只有满山遍野的畜生,嗷嗷乱嚎?”

    “小辈,狂妄!”不等尹如晦反唇相讥,一股淡淡的威压从天而降。一个身着玄袍的干瘦老者人随声至,袍袖一卷,将沉在水底汩汩冒泡的王抱一送到岸边,旋即狠狠地盯着殷勤道:“看你衣袍,也是我万兽谷弟子,为何出手如此狠毒?你可知宗门禁律,弟子之间严禁斗殴搏命?”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