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因为之前花狸峰派过来的弟子乃至长老,都将姿态放的太低,反倒让王师弟等一干藏经阁的管事越发的瞧不起。

    对于花狸峰派驻此地的六位抄经弟子,王师弟每日里也是呼来唤去,稍有不耐,便是冷嘲热讽,心情不爽的时候,甚至会故意刁难。那几个花狸峰的弟子,背书是强项,为人处世却真心不行,加之林主事等宗门长老离开之后,更觉得在铁翎峰没有半点依靠。

    王师弟他们对花狸峰抄书弟子越是刻薄刁难,他们便越是小心翼翼,成日里唯唯诺诺,生怕哪里不对,触了人家的霉头。

    王师弟虽然与蓝雀和石葫芦有过数面之缘,彼此间却不像长孙师兄与她们那般熟络。又见蓝雀等人竟然以一个炼气初期的毛头小子马首是瞻,心中便对蓝雀两人也不大看得上了。

    此刻殷勤等人沿着溪边小路,已经走到近前,由蓝雀为大家一一介绍引荐。王师弟见殷勤这边除了蓝雀与石葫芦之外,竟然全是炼气弟子,心中更是不屑。待他以神识暗探,发觉殷勤竟然是个蛮人的时候,他的心中一动,不禁想起前些日子,在宗门传的沸沸扬扬的,花狸峰的那个废灵根的真传弟子来。

    殷勤走在众人前面,蓝雀在一旁小声介绍对面的三位修士。年长的是长孙烈长老子侄辈的长孙鹏,年轻的是铁翎峰破军部长老的嫡孙王抱一,剩下一位貌不惊人的尹如晦也是藏经阁的一位管事。

    殷勤脸上含着笑意,从长孙鹏开始,逐一与三人再次见礼寒暄,到了王抱一这里,对方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连个招呼都没打。

    不是说云裳老祖自幼在铁翎峰修习道法,人脉应该深厚才对,可看这架势,人家铁翎峰对花狸峰的弟子可并不怎么待见啊!殷勤心中嘀咕两句,表面却哈哈笑道:“我们几个下山之时,老祖特别交代。说她自幼在铁翎峰修习道法,如今虽然自立山门,但回到铁翎峰就好比回到娘家一般,千万不要拘谨见外,还要我们与各位师兄多多亲近。”

    长孙鹏含笑道:“正该如此。”

    尹如晦只是微微点头,那王抱一却忍不住道:“你们倒是一点也不见外,连溪边白鹤都给杀了。”

    殷勤笑道:“此事全都怨我,不该被他们撺掇着试炼刚学不久的梨花针法。等下,我还要亲自向长孙长老赔罪。”

    “这便不用了。”王抱一冷笑道,“长孙长老是何等人物?岂是随便来个阿猫阿狗便能见的?”

    殷勤哦了一声,扭脸对蓝雀笑道:“一路上总听你说,铁翎峰上修士大能济济一堂,且多驯有奇异灵兽。不知这个姓王的,是哪位长老座下灵兽,竟能幻化人形,当真奇妙的紧。”

    殷勤此话一出,刚刚还皮笑肉不笑虚情假意地寒暄着的几位筑基修士,便当场僵住。

    蓝雀支吾半天,才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意,正想打个圆场,边上秋香忽然冒出一句道:“真的吗?俺咋没看出来?”

    “放肆!”王抱一脸色涨得通红,袍袖一拂,一道凌厉的暗劲便朝秋香涌来。总算他还顾及一点彼此颜面,没有直接向殷勤下手。他只想干脆将这大脚娘们,一袖子扫到水中,也算是狠狠扫了这帮花狸峰修士的面子。

    不想,他的袍袖刚动,殷勤便喝了一声:“石葫芦!”同时侧步横移,挡在了秋香的前面。

    石葫芦一路上沉默寡言,除了照顾阿蛮之时会说几句话,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沉思状态之中。不知道的以为,此女心智木纳,知道花狸峰的底细的,却晓得云裳身边七大女修中,最用功的就是这石葫芦。

    石葫芦的战力与蓝雀、狗丫儿不相上下,只是因为云裳不喜欢她的性格,才被安排照顾阿蛮。她在实战中的反应,也是相当敏捷,见殷勤挡住秋香,便一个健步前冲,去扣王抱一的双肩。

    长孙鹏见王抱一出手,却没有阻拦,他也觉得这花狸峰的小辈实在是狂妄了些。王抱一再怎样也是他的筑基前辈,哪有一言不合便辱骂前辈的道理?

    他万没想到,殷勤不但不知天高地厚地妄图以炼气修为去阻挡筑基修士的含怒一击,经然还敢命令石葫芦发起反击!

    长孙鹏下意识地上前半步,想要拦下石葫芦,不料蓝雀与石葫芦也会是出生入死配合惯了的。石葫芦往前一冲,她便自然而然地挡在了长孙鹏两人的前面。

    至于那个一直沉默不言的尹如晦,却连动都没动,他巴不得殷勤等人与王抱一大打出手,将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蓝雀仙子,你们这是何意?”长孙鹏被蓝雀阻住去势,忙收起劲力,面色一寒道。

    蓝雀尚未来得及答话,那边殷勤不但挡下了王抱一的暗袭,更是就势前冲,趁着王抱一双臂上扬去挡石葫芦,胸腹间洞门大开之际,飞起一脚踹在了王抱一的肚子上。

    就听王抱一闷哼一声,捂着肚子连着倒退几步,最后噗通一声跌入溪水之中。按理,以王抱一筑基初期的修为,万万不至于被殷勤如此轻易便踹中了肚子。问题是,王六一常年担任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自身虽然修为不低,实战经验却少的可怜。

    他只顾着全力格挡石葫芦的攻势,跟本没想到一个炼气初期的小子不但接下了他的袖底暗劲,竟然还能奋起反击。可怜王管理员,一身道法根本没来得及施展,便人家一脚踢入水中。

    双方的交手只有眨眼的功夫,别说长孙鹏与尹如晦,就连蓝雀和石葫芦都没有料到王抱一竟然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挺住便被殷勤踹入水里。

    王抱一从小到大,何曾受过如此侮辱?在水中狼狈挣扎着,坐起身形,指着殷勤蛮荒贱种,卑鄙杂碎地破口大骂。

    长孙鹏也是面色铁青地冷哼一声,冲殷勤喝道:“殷道友,你做的过分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