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自然长身而起,夏娘忙唤了听传的婢女,端了水盆巾帕等杂物下去。葛神通是常来常往的熟人,也不拘礼,在院外打过招呼,片刻的功夫便推门进来。

    燕自然双臂张开,站在丹室正中,夏娘像只小蜜蜂围着他团团转,帮他穿衣整衫。葛神通站在门口,呵呵笑道:“燕师兄此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不但得了第一真传,还将破军部攥在手中。“

    那日燕自然虽然因为剑胎受损而早早离开,回到洞府却没有立即闭关。直到葛神通从花狸厅回来,将他走后所发生的种种一切详细说过,燕自然只是沉默不语。

    葛神通这几日又听说不少关于殷勤以及老祖办的消息,尤其是那个神秘小胖子庞大尼的种种事迹,让他喜忧参半。

    喜的是庞大尼与禄存部的耿华清大打出手,不但伤了耿华清的一条腿还毁了花狸峰宝库门口的石像,殷勤的老祖办也因此与禄存部结下不浅的梁子。

    忧的是庞大尼与殷勤不但并未因此事而受到老祖责罚,庞大尼反倒在殷勤的帮助下开脉成功,使其成为实际上的入室弟子。葛神通想起当日在花狸厅内,曾经说过的针对入室弟子四字的诛心之言,心中就更是惴惴不安。

    今日殷勤带领几个老祖办的心腹高调下山,前往铁翎峰誊写经卷,葛神通便动了半路截杀的心思。有听说燕自然疗伤出关,便急急忙忙地赶过来与他商量。

    按照葛神通的想法,殷勤现在羽翼未丰便敢与禄存部叫板,若是假以时日等他翅膀硬了,早晚会是个祸害。不若趁他立足未稳,想个办法将他们截杀在半路上,与殷勤随行的只有蓝雀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战力并不强。

    葛神通知道燕自然与仓山郡主武采娘关系匪浅,若是暗中与武采娘联系,不难请到郡城的筑基高手。只要到时候做的手尾干净一些,装成过路散修杀人夺宝,纵然山门之内会有些闲言碎语,也不会有人将他和燕自然怎样。

    燕自然听了葛神通的建议,沉吟道:“与其鱼死网破,不若釜底抽薪。殷勤入宗的时间尚短,杀了也就杀了。但蓝雀却是服侍老祖多年的贴心弟子,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老祖肯定要一查到底。稍有不慎,我们便脱不了干系。”

    葛神通道:“不知燕师兄所说的釜底抽薪,是怎么个抽法?”

    燕自然笑道:“殷勤小人得势,靠的无非是花言巧语,在老祖面前夸夸其谈,牛皮吹破大天。他最大的依仗,便是在野狼镇诳骗来的几百个蠢笨弟子,以及趁机收敛的诸多灵石。你莫看他现在跳的欢腾,只等过些时日,这些弟子看明白了,山中一无经卷可读,二无道法可求,自然会闹将起来。到时他自然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葛神通讪笑道:“燕师兄有所不知,我这些日连同许多师弟,已经将花狸峰的种种窘迫暗中散布出去,从那些蠢鸟的反应来看却是收效甚微。”

    燕自然道:“执迷不悟乃人之天性,哪怕这些人心中已经察觉上当,却还抱着万一侥幸的心理不肯承认。”

    葛神通呵呵笑道:“老林先后往铁翎峰派去六名弟子,费时三五月只抄了二十卷经。殷勤那贱种以为从弟子中找两个认字多的,便能从铁翎峰处抄来经卷,实在是异想天开。”

    燕自然淡淡笑道:“等下我会给藏经阁的尹师兄捎个信去,一定让他好生关照那小贱钟。”

    葛神通哈哈大笑道:“燕师兄这薪抽的妙,最好让那小贱钟一卷经文都抄不出来,我看到时他在老祖面前如何交代?”

    燕自然道:“老祖现在对他寄予希望越大,等他两手空空地回来,老祖的失望也就越大。到那时,不用我们亲自动手,耿长老他们便能好好消遣他。”

    葛神通忽然想起什么,失声笑道:“说到那小贱种还有一桩趣事,听说老林昨日险些被他气死。”

    葛神通将殷勤准备自行编纂经卷的打算当个笑话讲给燕自然听。

    燕自然冷笑道:“你不妨将这个消息也散布给那些新收的家伙们知道。”

    葛神通一拍大腿道:“对啊!那帮小子若是知道他们心心念念盼着的万兽谷道法,竟然是一个刚刚开脉的蛮荒贱钟胡编乱造的,还不得闹翻了天?!燕师兄这一手,可比釜底抽薪厉害的多,简直是往热油里泼冷水,奔着炸锅去的。”

    燕自然道:“小人当道,为师尊计,为山门计,我不得不出此下策。”

    葛神通神色一正道:“燕师兄拳拳之心,实在是我等楷模。老祖日后若是得知你的一番苦心,也当有所褒奖。”

    燕自然摇摇头正待说话,一个看守洞府的仆役急匆匆进来禀报说,禄存部耿长老亲自登门拜访。

    葛神通与燕自然对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慌张的神色道:“耿六一去追殷家三兄弟,至今未归,耿长老突然登门,该不会是为这事来的吧?”

    “你与耿六一很熟吗?”燕自然面带诧异地反问道,“你怎知道他是去追殷家兄弟?”

    葛神通神色一愣,旋即尴尬地笑道:“师兄说笑了,我与那耿六一平日里素无来往。他的去向,我也是道听途说,呵呵。”

    “空穴来风之事最好不要乱说。”燕自然气定神闲,挥手让夏娘去客厅迎客备茶,又对葛神通道,“花狸峰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小人当道,我们这些跟随老祖多年的弟子,必须谨言慎行,尤其要避免结党营社,拉帮结派之事,”

    葛神通点头道:“师兄放心,我回去就将您的意思,转告众位师兄弟。”

    “这样最好。”燕自然点点头,见夏娘回转禀告说耿长老已经在客厅等候,这才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朝前院走去。

    葛神通微微躬身,在他身后低声道:“师兄事忙,我便先告辞了。”

    燕自然嗯了一声,头也没回地朝前院走去,却是没有留意到葛神通偷偷在夏娘的腰间拧了一把。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