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听了符小药的话,只淡淡地哦了一声,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在花狸峰下受辱,符小药跳出来惹事是主要的诱因,看来这货是准备交投名状了。

    符小药见殷勤不置可否,只当他是默许,嘿嘿阴笑着去了。殷勤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之色,无论是燕自然还是葛神通,若要真的办他们,殷勤也不是没有手段。他唯一需要顾虑的云裳的想法,葛神通还好说,可燕自然,他却不想轻举妄动。

    虽然与云裳接触的次数有限,殷勤却摸透了云裳的脾气。她的性格并非表现出来的冷漠孤傲,相反这位老祖是个真正的性情中人。殷勤并没有傻到,会认为他在云裳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超过被她从小带大的燕自然了。

    符小药既然提到了柳雨时,八成是要通过柳雨时来对付葛神通,具体的招数,殷勤估计无非是类似人身果之类的东西。但不会是人身果,因为符小药身具人身果种子事情,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他总不会傻到去用人身果去暗算葛神通。

    殷勤对于符小药会用什么手段不感兴趣,他想知道的是,是谁将柳雨时与葛神通有染的消息偷偷告诉符小药的。会不会是孙阿巧?殷勤觉得很有可能。他与燕自然等人结下梁子在花狸峰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孙阿巧或许是想借此机会谋求在老祖办进一步的发展?

    殷勤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任由符小药去搞一搞葛神通也好,正好借此试探元一下云裳的底线。

    殷勤五人别过老祖办众人,你牵着马,他挑着担,径直朝西而去。走出二三十里,殷勤从高大的荒原龙马上跳下来,一拍马屁股,神俊的荒原龙马吸聿聿一声长鸣,掉头朝花狸峰奔了回去。

    蓝雀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在她眼中殷勤虽然少年得志,深得老祖赏识。但说到底还是个童心未泯的大孩子,就拿这匹龙马来说,明明从花狸峰去往铁翎峰多是崎岖山路,根本无法骑马,殷勤却偏要调来一匹高俊龙马。骑出二三十里,还要将龙马放回山门。

    龙马原本应归廉贞部所管,而殷勤身为廉贞副主事,调来一头龙马骑下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眼下花狸峰的廉贞部如同虚设。只圈养了一些不值钱的三耳兔,赤睛猪等普通妖兽。

    至于这匹荒原龙马,却是禄存部新近从仓山郡城购入,明面的理由是为打造老祖凤辇所需。暗地里大家传闻,却是耿长老买来,专门给他玄孙用来训练骑术的。

    殷勤非要将这龙马要来骑上一回,也是因为在山上与禄存部种种不对付。他此次前往铁翎峰誊写经卷,说白了是件求人的事。殷勤请示云裳,可否带些用以赠送的礼品法器或者干脆支取些灵石,用来打点?

    云裳倒是无所谓,只说这等小事去找禄存部的耿长老商议就行。

    殷勤领了老祖口谕,来至禄存部,却碰了个软钉子。负责主持日常事务的副主事说,花狸峰存放礼品法器的箱柜钥匙只有耿长老手上才有,问题是耿长老眼下正在闭关,需得等个三五日,等他出关才能拿到。

    殷勤知道这是禄存部在存心刁难,却也没有办法。从禄存部出来,正好碰上耿家十三四岁的小玄孙骑着龙马回来,殷勤一赌气便将那小子赶下马,然后以老祖办的名义将此马征用了。

    少了龙马,几个人行进的速度反而加快了不少。殷勤经过云裳亲手调理,无论血脉还是灵根都有颇多进境。他与蓝雀轻轻松松地走在前面,秋香三人在后面跟得就有些吃力。

    更让秋香觉得受不了的是,身边那两货,也不与她说话,只是一边闷头走,一边在嘴里嘟囔什么,阿、窝、呃、衣、乌、玉之类的怪话。

    ******

    就在殷勤骑着龙马,去往铁翎峰取经之际,耿家西院,守魂堂中属于耿六一的那盏魂烛,忽然迸出几颗火星,然后冒出一缕青烟,彻底地熄灭了。这几日一直守在堂中的五叔祖,脸色忽然间变得惨白如纸,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还是让他一下子没有了精气神,整个人都显得苍老许多。

    五叔祖被两个子侄搀着,抹了两把眼泪,忽然想起什么,眼神变得狞厉无比,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六一是被燕自然差遣下山的,如今死的不明不白,不行,我得要个说法,扶我去找家主!”

    ******

    同一时刻,从花狸厅回来便一直打坐着的燕自然种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他此刻的脸色虽然渐渐恢复了正常人的颜色,但若仔细看他的眼睛,却能看出瞳孔周围,有一道暗红的血丝。

    修道之人,眼根明亮,便是炼气修士,正常情况下睁开眼睛都是黑白分明,不见一点驳杂血丝。燕自然虽然服过土龙涎,但剑胎上的一道裂痕却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能修补如初。问题是,再有不到四年的时间就是宗门大比,以及接踵而来的宗门试炼,燕自然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在那之前,能够将剑胎修补完全。

    他叹了口气,从榻上下来。在丹室之外一直守护着的侍女夏娘见状,忙叩门进来,张罗着为他更衣洗漱。

    燕自然此番打坐,主要是在疗伤,身上法袍虽属法器,却无法掩盖吸收体内排出的淤血臭汗,以至于屋里弥漫了一股酸臭味道。

    夏娘从八九岁上便跟了燕自然,如今二十出头,人却长得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女。她闻到燕自然身上的气味,眼中满是忧虑,燕自然以前出去狩猎妖兽甚至参加试炼,虽然都有受伤,却从未有过如此严重的情况。更让她想不通的是,燕自然竟然是伤在老祖的威压之下。

    夏娘小心翼翼地服侍燕自然换过新衫,刚刚穿戴整齐,外面便响起葛神通的声音:“大师兄,你总算是出关了。这些日子,可是急死我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