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朱丑妹和殷公子抬着令狐若虚往野狼镇飞奔的时候,殷勤正在花狸峰下与送至山门的几位老祖办成员拱手告别。

    事实证明,令狐若虚跑修加灵药的法子固然可以助长灵根,但是与花云裳的指头戳戳相比又差了一个档次。当殷勤浑身汗臭,抖似筛糠地被云裳一脚踹下暖玉榻的时候,他周身的气脉已经全部打通,不但五条灵根全部稳固下来,而且经过云裳的推宫换血也都直接进阶三级。

    云裳好人做到底,干脆用大被将他一裹,带往后院的小潭,直接往冰冷的潭水中一丢。殷勤宛如一块烧红的铁块,直接被投入冷水之中,在他体内奔涌着的血脉如同被勒紧了缰绳的野马,硬生生地几乎停止了流速。

    若是普通人受此一激,绝对受不了,生场大病都是轻的。但对于殷勤的血脉来说,却是一种绝好的淬炼之法。只可惜,云裳刚刚蓄满的潭水,便因为泡了殷勤又要清空重来。

    殷勤在潭中泡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被云裳捞起来。至此,他进阶二级的玄武血脉已经完全巩固下来。以他现在的状况,若是再遇到符文漩涡的凶险情形,腾蛇血脉纵然依旧会有所损伤,却不会像白天那般,有被彻底抽空的危险。

    殷勤见云裳以金丹期的修为,经过这一番折腾竟然也腮染红霞,心中也是无比感激。他穿好衣衫,又在院中整理一番,方才恭恭敬敬地拜匐于地。

    云裳见状,嘴角方才浮起一丝笑意,柔声道:“你的灵根资质,修炼功法从五行炼气诀下手即可。不要好高骛远,但求稳扎稳打,修为境界虽然不比旁人,但你身为蛮人,原本也不是以灵根为主的道途。至于你的血脉传承,若我看的没错,当属上古玄武一枝,这点想必你自己也有所觉。若纯以血脉而言,你的天资便和人族的天灵根修士一般难得。只是天份太高了也不见得是件好事,所谓天妒英才,你需得时时记住韬光养晦四字才行。只可惜我万兽谷,没有特别适合你血脉的修炼道法,只有以后随缘任运吧。”

    殷勤感动道:“师尊带我如同再造,弟子万死也难报其一。”

    云裳忽然盯着殷勤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的经验见识,绝非小仓山一介出身卑贱的蛮人所能有的。”

    殷勤只觉得心脏怦怦直跳,以为他魂穿之事被云裳看破。他正脑筋急转地琢磨该如何接茬儿,云裳自顾自地接道:“我曾听说,有些大能修士,穷尽一生虽然未得道果,却能在转世投胎之际保留一丝前世的经验,此为宿世智慧。我看你颇有可能便是此种情形,若真如此,此生得遇上古血脉,也是你前世的道果未消的善缘,你当发奋图强,定要将生死了于这一世。”

    殷勤被云裳说的好生惭愧,想到前世种种孽缘,老脸越发红得厉害。

    云裳只当他是因为听到转世之说,而心中激动,忙嘱咐他道:“你虽有些宿世智慧,切莫因此而得意忘形。有句话叫做,身死道消,我辈修士穷一生之力,若未能证得大道,便是镜花水月白忙一场。所谓的宿世智慧,对于道法丹途来说,也不过是些取巧的小道而已,做不得数的。”

    殷勤连忙称是。

    云裳嘱咐勉励几句,见殷勤全都听下去了,这才放心道:“以后外潭之水,许你任意取用。”

    殷勤喜出望外,连忙谢过师尊。

    云裳犹豫一下,还是过不了洁癖的心结,旋即厉声补充道:“你只能将潭水取回宅院自用,却不能像上次那般,下到潭水之中。更不可潜入潭底,入我这小潭的甬道中来!”

    殷勤诚惶诚恐道:“弟子上次也是血脉进阶所致,绝不是有意为之,请师尊放心。”

    云裳又对他说了几样血脉修持中需要注意的事项,这才打发他回去。临别时,云裳道:“你明日去找文曲部的林长老商议藏经阁一事,我看后山的灵田,顶多再个把月便要被这些新收弟子垦得差不多了。若是到时没有经卷可用,我便唯你是问。”

    殷勤笑道:“经卷之事,请老祖放心,我已经物色到两名抄经的弟子。明日我与林长老商议过后,即可启程。保证不至于耽误了老祖的事情。”

    云裳心道:这货虽然皮赖,做事倒比那些个宗门油子麻利的多,这才半天时间,竟然连抄经的弟子都选好了,不过,只有两人却也不顶什么用处。

    殷勤听了云裳的无奈之语,嘿嘿笑道:“老祖有所不知,弟子对于新收弟子修行之道法其实早有打算,并不需要他们去藏经阁中筛选道法。之所以组织人手去铁翎峰抄经,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充实一下咱们自家的藏经阁而已。”

    云裳奇道:“你能有何打算?不去藏经阁中筛选道法,又让他们从哪里修习道法?”

    殷勤神秘兮兮道:“弟子打算为这些入门弟子,统一编篡一本入门的基础经卷。”

    云裳差点惊掉下巴,心道:这货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他本身尚未修习过道法,竟然异想天开,打算给人编篡经卷了!不过,下一刻云裳马上反应过来,这个是套儿。

    她马上正色道:“金丹修士尚且不敢说有能力编篡道法经卷,你一个刚开气脉的小子,竟然大言不惭地要编篡经卷!再者说,每个人的灵根属性都不尽相同,你要编篡多少本经卷才够众人使用?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第一,你如何编篡经卷我不管,但不要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我绝不会为你的经卷添一个字。第二,你的经卷编篡完毕,须由我亲自过目,若你胡编乱造,看我到时怎么收拾你。”

    殷勤嘻皮笑脸道:“弟子虽然没吃过猪肉,但总见过猪跑。再说,弟子又是要编篡什么高深的道法,无非是将各家经卷拿来借鉴,东拼西凑总能眼前这个坎儿对付过去。”

    云裳寒着脸,与殷勤对视良久,好半天方才檀口微张道:“滚!”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