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丑妹铁嘴钢牙,一口咬定情杀,希望令狐若虚能看在她也是花狸峰弟子的份儿上,将她带回山门。她唯一的希望只有殷勤,虽然这货在山脚上被那个燕师兄好生羞辱,但朱丑妹推测,若非殷勤与那燕师兄在唱双簧,便是殷勤故意示弱有意为之。只等上山之后,见了老祖,情况自然不同。

    没想到,等她醒来之际,却依旧身处荒山野岭之内,令狐若虚既没有杀她也没有将她带回山门。更让朱丑妹感到奇怪的是,殷家三兄弟竟然被令狐若虚差遣着砍伐青竹,正在制作一个小轿子。

    令狐若虚见她醒转,也不给她多做解释,只让她不要在地上躺着,赶紧起来帮忙。

    朱丑妹迷迷糊糊地起来,见殷公丑去一片竹林中伐竹子,便赶紧追了过去。她凑到殷公丑身边问道:“到底咋回事?你们几个全都被那老头收服了?”

    殷公丑左右看看,苦笑道:“他说我们若是不服,便弄死你。结果我家老三先跪了。”

    朱丑妹瞟了一眼竹林外头,正与殷公子捆绑竹轿的殷公寅,心中流过一股暖意,又问:“你们可搞清了那老头的来历?”

    殷公丑点头道:“他自称是花狸峰贪狼主事,复姓令狐,让我们喊他令狐长老。会不会有假?”

    朱丑妹摇头道:“假倒是不假,不过那老家伙真正的身份却是只老虫子。”

    见殷公丑一脸诧异,朱丑妹这才低声将令狐若虚的来历说了一遍。殷公丑虽然也猜到此老来历非比寻常,此刻也是大吃一惊,忍不住问道:“他不杀我们,又不让我们回花狸峰,莫非是想把我们也变作万兽谷的虫子?”

    朱丑妹脸色阴沉地点点头道:“依我看这老家伙八成是动了这个心思。”

    殷公丑停下手中的活计,愣了半晌,咬牙道:“做只虫子也不错。殷勤说过,莫看荒原上妖兽强横一时,到最后还不是全都进了虫子的肚子?”

    他的话音刚落,竹林里便传来令狐若虚轻笑的声音:“这话说的在理,不过想做我的虫儿,却也不是任谁都有这个资格的。”

    朱丑妹脸色大变,她的修为与此时的令狐若虚基本相当,竟然没有发觉令狐若虚是如何潜入这片竹林的。她左右看看,不见令狐若虚的身影,朱丑妹心中疑惑,往竹林外看了一眼,不禁呆住了:令狐若虚正用一根细竹棍,一边捅殷公子的屁股,一边骂他做活太过马虎。

    朱丑妹与殷公丑对视一眼,皆低下头默默砍竹,心中升起一种认命般的无奈。

    令狐若虚待大家为他打造好小轿,才让殷公子和朱丑妹抬着,先去野狼镇。至于他那一担子诗集则是从乾坤环中取出来专门让殷公寅挑着。为的是腾出地方,好将耿六一的尸体装进去。不但如此,令狐若虚早在耿六一咽气的刹那,利用秘法将其神魂拘住,摄于养魂石中。按照他的说法,耿六一的神魂在这养魂石中,尚可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如此一来,便可以尽量拖延耿六一死亡的时间。

    殷家兄弟早被令狐若虚所施展的种种手段折服,又听他说起当年虫巢的旧事,都是心甘情愿地想跟着他当只虫子。唯有朱丑妹每每想到被拘魂在养魂石中的耿六一,心中便直冒凉气。此法虽然可以保持耿六一的本命魂烛不灭,却也断了耿六一投胎转世的可能。少则三五日,多则六七天,耿六一的一缕魂魄便会在养魂石中彻底湮灭。

    朱丑妹纵然猎杀无数,却也不敢轻易施展如此违背天道的阴损手段。看那令狐若虚说起此法时谈笑风生的模样,朱丑妹心中感叹。难怪此人,虽然天资绝代却早早断了道途,或许与他做事不择手段,极度阴险狠辣不无关系。

    令狐若虚也不急着赶路,任由四人轮流抬着,足足走了三日才到了野狼镇。一路上,由他指点殷家兄弟一种跑修秘术,据说可以通过吞食食灵药,便可以一直运转气脉壮大灵根。从而突破了,炼气修士每天只能行功三次,时长不可超过三个时辰的限制。

    殷家兄弟得了此法,又有令狐若虚赐下大量灵药,仅仅三日功夫,便已经从炼气一级,连续突破到了炼气三级。这种速度,简直可以与天灵根的修士相媲美。当然,无论是依靠灵药还是天灵根的天赋,谁都无法一直保持这种晋级的速度。

    尤其是炼气修士,炼气初期的三级都是比较好进阶的。此时的灵根就好比是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即便是殷勤那种废灵根,只要每天坚持修炼,一年之内也可以顺利进阶到初期大圆满。

    随着修为日渐深入,灵根的增长才会慢慢缓慢下来,直到筑基之后,便如同一个人度过了快速增长的青春期,进入了成年阶段。这以后,灵根的壮大才更加依靠每个人的天赋、勤奋以及灵药、功法等等来自外部的机缘。

    除了灵根的修炼,令狐若虚还见缝插针地给几人介绍了许多生长于荒原上的毒物,朱丑妹虽然能够认得其中大部分。但令狐若虚将几种毒草混合使用,达到某种特殊目的的搭配组合,却是她闻所未闻。

    按照令狐若虚的说法,朱丑妹的功夫做只虫子已经差不多够用,她所需要学习的就是作为虫子的生存技巧。

    朱丑妹心中叹息,看来此老真要将我们几人发展成花狸峰的虫子了!她原以为能够从花狸峰学到上乘的丹法,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地成了只能生活在在灰暗角落里的虫儿,朱丑妹虽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忍不住问令狐若虚,是否真的要重组虫巢?

    没想到,令狐若虚竟然摇头说,万兽谷只有一个虫巢,曾经筑在铁翎峰下。虫巢既然已经毁了,今后便不会再有。

    朱丑妹奇道:“您若不组虫巢,为何教我们这么多虫子的手段?”

    令狐若虚没有答她,却反问她道:“你有没有觉得将你招入花狸峰的那个叫做殷勤的小家伙,是个挺有趣的人?”

    朱丑妹吓了一跳,以为令狐若虚要将殷勤也变成虫子。

    令狐若虚见她一脸诧异的模样,轻声笑道:“我是掌门师兄亲自托付,来这花狸峰辅佐老祖的。可我老了,许多事做不动了,殷勤将来是要辅佐老祖的,我得想办法将这副担子尽早卸给他。”

    朱丑妹没想到,令狐若虚竟然主动将话挑明,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看重殷勤。朱丑妹无法理解,令狐若虚怎会对素昧平生的一个人,如此信任?

    令狐若虚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却不给她做进一步的解释,转而问大家道:“我们万兽谷五位老祖,你们觉得哪位老祖的座下灵兽更强一些?”

    “自然是铁翎巨鹰!”殷公子抢先道,他这几日过的比较悲惨。被令狐若虚强迫着辨识荒原上,各种毒药。令狐若虚的方法也是别出心裁,他往往会同时拿出几样草果,让大家从中选出不是毒药的种,当场吞下。

    其他几人还好,殷公子可是吃了不少毒草。虽说事后都有解毒药剂支撑,但毒草吃多了,副作用也是不小。他脸上青肿本来已经被令狐若虚消了下去,这几日因为毒素的关系,又成了浮肿,再加上每日跑肚拉稀,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于他的观点,殷公寅却不认同,他反驳道:“铁翎巨鹰虽然修为堪比金丹后期,但他毕竟寿元将近,便是铁翎真人也不会轻易让他出战。要我说还是墨鳞老祖的墨鳞蟒,潜伏突袭,最具杀伤力。”

    殷公丑道:“令狐长老只问哪家灵兽强,却不提是哪方面强些。要我说,各家有各家的长处。”

    令狐若虚微笑点头,问了一个大家都答不出来的问题:“你们可曾听说咱家老祖座下的花脸狸猫强在何处?”

    殷公子他们尚不知道阿喵便是阿蛮,闻言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殷公子道:“我听说老祖座下灵兽,一旦发威,身躯可迎风暴涨,一口便能吞下一头金刚巨猿!”

    他的话音未落,朱丑妹便噗哧笑道:“你以为花脸狸猫是上古神兽呢?还一口吞下一头金刚巨猿?!”

    令狐若虚也被殷公子所说的传言说的不禁莞尔,用手比划一下道:“老祖座下的花脸狸猫尚未成年,只有这般大点。莫说金刚巨猿,便是大点的果子,也要咬好几口才能吃下。”

    朱丑妹到是早对云裳老祖为什么会选这种灵兽十分感兴趣,旁敲侧击道:“据我所知花脸狸猫除了速度快如闪电,其他无论攻击还是防御都不强。莫非老祖所选乃是蛮荒异种?”

    令狐若虚道:“老祖座下的花脸狸猫的确并非凡品。她的诸多奇异之处却是不便于你们细说,只说她的一样本事,便是铁翎鹰和墨鳞蟒无法比拟的。”

    令狐若虚顿了顿,见大家都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方才不紧不慢地接道:“老祖座下的小蛮尊,虽然尚未成年,却是天生有一种感应力,我们姑且称之为护主人之力。”

    殷家兄弟听得发傻,朱丑妹也忍不住问道:“小蛮尊几乎没有战力,如何能护佑老祖?”

    令狐若虚脸上现出一丝苦笑道:“我这人从来都是只信自己,不信那些虚无缥缈的气运之说。可我也不得不承认,小蛮尊似乎对与气运之事,有一种天生的敏感,她总能帮助老祖找到对她最有助力的人或物。比如花狸峰山门所在,当初选址之时也是被大家百般诟病,连云裳老祖都有些犹豫。只有小蛮尊,到了此处便死活赖着不肯离开,最后还是铁翎真人拍板,定下此处。不想,过了没几日便从花狸峰下勘出了方圆几千里内,灵气最为旺盛的一处寒潭。此潭所产灵气,不但能够供给老祖之修行,便是门内弟子也会因此受益不小。”

    “所以,殷勤也是小蛮尊选中,来辅助老祖的人选?”殷家兄弟倒还没啥,朱丑妹却是被这个说法惊住了。令狐若虚不信气运的观念,正是大多数心存高远的荒原修士所坚持的信念。气运乃是苍天所授,可作为修士,求道长生,本身逆天而行,如何能够得到老天的气运加持?

    甚至许多蛮墟修士会因为受到的种种挫折,而越发欢欣鼓舞,认为这是自己在修行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朱丑妹没有想到,贵为金丹的云裳老祖,座下灵兽竟然是个追逐气运的家伙!

    这一次令狐若虚没有回答大家的疑问,而是将手中竹竿一扬道:“前面就到野狼镇了,加紧点,今晚可要吃顿好的。”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