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蛋与石葫芦听到阿蛮晋级的消息也都是兴奋不已,快步往暖云阁后院走去。灵兽随着血脉的晋级,其心智也会渐渐成熟,但愿这小祖宗此次晋级之后,能够变得懂事乖。

    今天是蓝雀当值,她早晨刚刚见过殷勤,不想天色刚黑殷勤就又屁颠屁颠地跑来跟老祖报道了。蓝雀从暖云阁出来,招呼殷勤与庞大尼进来。

    殷勤早晨是直接去了小潭,也是头一次进到暖云阁,云裳尚在后院丹室打坐,蓝雀安排他俩坐在下手等候。

    暖云阁中的陈设要比花狸厅那边档次高了不少,殷勤端着蓝雀亲手奉上的灵茶,抿了一口,随口问蓝雀老祖日常起居的开支花销等诸多杂事。

    蓝雀在这方面比狗丫儿强上许多,见殷勤拿出主任的架势,也是不敢怠慢,一五一十地给殷勤讲起这边的花销挑费。

    殷勤很认真地听着,庞大尼却觉得无聊,好像屁股底下长了刺儿一般,在椅子上动来动去。殷勤正要让她安静,狗丫儿从后院出来说,云裳传庞大尼到丹室问话。

    殷勤微微一愣,没想到云裳竟然是一对一地问话,他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庞大尼:这货别见了老祖,一冲动又喊出我要娶你之类的胡话。

    庞大尼在殷勤面前牛逼哄哄,一听云裳单独传他,立马肩膀一塌,愁眉苦脸地对殷勤道:“主、主任,你陪我一起去吧?”

    殷勤看了一眼狗丫儿,她马上摇头道:“老祖只传了庞大尼一人,你还得在此等着。”

    庞大尼无奈,只有愁眉苦脸地跟着狗丫儿去了后院的丹室。

    蓝雀见殷勤脸有忧色,笑道:“这孩子尚未开脉就被你招入宗门,说来也是有些不像话。老祖说不定会赐他一粒丹药,助他开脉呢。”

    庞大尼身为女子之身的事,除了殷勤只有狗丫儿与孙阿巧知道,看来狗丫儿的嘴巴还算严实,并没有将这件事说给蓝雀。殷勤苦笑着摇摇头,心道:这小胖子来历非比寻常,能由云裳亲自来盘一盘她的底细也好,人家毕竟是金丹修士,见多识广。无论如何,若是庞大尼经由云裳亲自盘问过都没有问题,以后也可以放心用她。

    殷勤不想在庞大尼身上谈论过多,重拾之前的话题,与蓝雀聊起云裳的日常起居。殷勤问得很细,包括老祖每日衣食住行全都问了一遍。

    当他听到老祖这边的主要花销全在丹药之上,其他诸如衣衫,饮食,甚至灵茶都与内门弟子的花销差不多,心中也是感叹。相比云裳,阿蛮在日常起居上的花费甚至要高过她很多。

    殷勤犹豫一下,问道:“老祖平日所传的衣裙大致有多少套?”

    蓝雀想了想道:“大致十套左右,老祖喜欢浅色,她的衣裙倒有一半都是白色,样式也都差不多。”说到此处,蓝雀也不禁脸色微红,她宅院里的衣群数量都要比云裳多上很多。

    殷勤哦了一声又问:“老祖出席庆典的礼服,有几套?”

    蓝雀叹气道:“庆典礼服都是中上品的法器,价格不菲。老祖说那些东西华而不实,只添置了一套,还是她金丹大成时订制的。”

    殷勤让蓝雀拿过纸笔,边写边道:“礼服数量少了。老祖虽然不喜张扬,但三五套礼服还是必要的,这也是咱花狸峰的门面。”

    问过礼服,殷勤又问鞋子。

    蓝雀摇头道:“老祖有多少双绣鞋,我还真没数过。不过进出荒原的猎靴,老祖倒是有不少。至于平日里女人家常穿的绣鞋......嗯,老祖经常赤脚,不喜穿鞋。”

    殷勤脑海中浮现出阿蛮带他看过的裙下的那双小脚,心道:这个习惯,倒是剩下大笔的灵石。

    他不动声色地记下一笔道:“绣鞋也就算了,典礼所需的锦靴还是要置办一些。老祖若是男修简朴些倒也无所谓,但她身为女修,去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尤其是那些女修,往往盯着种种细节做文章,这些表面功夫必须做到位。”

    蓝雀掩嘴笑道:“听你这话,倒是挺了解女人的心思呢。”

    殷勤一本正经道:“女人的心思谁敢说了解。我只是知道,女人见面先看的是对方的衣裙首饰,然后才看脸的。”

    蓝雀仔细想想,发现殷勤所总结的竟然颇有道理,她每月的灵石本就不多,还要省出一些用在置办新衣首饰之上,怕的就是在其他女修眼中,落个穷酸落魄的风评。

    至于老祖的饮食灵茶,耗费相当少,金丹已成的修士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相比之下,那些富含灵气的仙瓜灵果,以及灵茶,灵酒更对他们的胃口。云裳在这方面的花销很小,一来是没有那么多灵石采购,二来此处的寒潭所供的灵气已经足她每日摄取所需。

    至于那些妖兽骨血,虽然也是大补的好东西,但万兽谷多半是将这些东西交易出去,以换取灵石。万兽谷修士之所以很少吃妖兽血肉,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就是吃的妖兽血肉越多,便越容易使伴修的灵兽产生排斥。这种说法,并没有确切的证实,但万兽谷的修士都是宁可信其有。甚至有些传言说,吃了太多妖兽血肉,即便是找到心仪的灵兽,也很难使其认主。

    殷勤与蓝雀算过云裳的日常花销,话题便转到了阿蛮身上。这货却是个特别贪图享受的主儿,无论饮食还是铺盖,都很挑剔。除此之外,这货嘴又特别馋,花狸峰每月光是鱼腥果的挑费就要不少灵石。蓝雀说到这里,忍不住横了一眼殷勤道:“尤其是这两月,鱼腥果的价格暴涨,连买都买不到。”

    殷勤呵呵一笑道:“有些小人散布谣言,将鱼腥果价格炒了上去。不过仓山郡城已经辟谣,加之开脉大典已经结束,这东西的家伙马上就会跌落谷底,甚至会因为大量抛售,而一文不值。到时我们不妨趁着价低,大量收购一些。”

    蓝雀道:“这东西又不能长期存储,收购那么多最后也是臭掉。”

    殷勤道:“可以尝试晾晒脱水,做些鱼腥果脯。”

    蓝雀摇头道:“到时都晒到你们院里,我可受不了那股味道。”

    殷勤正要接话,却见庞大尼两手揣在袖子里一步三摇地回来了。殷勤见他满面春风的样子,心中奇怪:这货去后院时,表情好像是上刑场,回来却变了一个人,难道老祖真的答应委身下嫁与她?

    下一刻,殷勤便发现有些不对,他从庞大尼身上竟然感受到微弱的灵气。这货竟然开脉了!只有刚刚开脉的修士才会控制不住灵脉,而造成灵气外泄的现象。殷勤的感知要比蓝雀敏感的多,不过当庞大尼走近之后,蓝雀也感觉出他的变化,满脸惊讶地道:“你开脉了!”

    庞大尼扬起下巴,用鼻孔对着二人道:“三火两金的上品灵根。”

    蓝雀噗哧笑道:“三火两金算什么上品灵根?勉强算个中下品而已。”

    庞大尼不屑地看她一眼道:“我的灵根乃是炼器之上上品,岂是打打杀杀的蛮修可以理解得了的?”

    殷勤好奇道:“你的灵根莫非也是阴灵根为主?”

    庞大尼得意地道:“那当然,我的灵根只有一个阳火,其他均为阴根,乃是百年......不.....应该说是千年难遇的炼器奇才。”

    蓝雀无语地看着庞大尼,心道:这小胖子倒和殷勤凑成难兄难弟,都是阴灵根为主的废修。

    殷勤打断她的自吹自擂,问道:“可是老祖帮你开的脉?”

    庞大尼脸红道:“差不多吧。”

    蓝雀奇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差不多?开脉这种事,怎能有差不多?”

    庞大尼红着脸,就是不肯明说,还是一直跟在边上的狗丫儿忍不住将庞大尼的开脉奇遇给两人讲了一遍。

    刚刚庞大尼被狗丫儿领着去见云裳,走到一半便说肚子痛,要拉屎。狗丫儿知道这货是怕见老祖,准备屎遁,自然坚决不准。

    待到了云裳的丹室,庞大尼进了屋便低着头,看也不敢看云裳。

    云裳今天的兴致很好,柔声问他几个问题,这货答话的声音小过蚊子哼哼。云裳将陷入飞舟禁制的殷勤和阿蛮救下的时候,就大概猜出了庞大尼的根脚。

    本想唤他过来仔细问问,没想到这小胖子见了自己比老鼠见了猫还不如,云裳莞尔之余,又有些好奇,以这小子的世家根脚,为何拖到现在尚未开脉?

    不过当云裳将神识从庞大尼身上收回的时候,脸上满是哭笑不得的神色:这孩子竟然是个女子!难怪她迟迟无法开脉,明明是女儿身却按照男修的行气法,逆炼气脉,如何能够开脉成功?

    问题是,以她的家世,又怎会犯下如此疏忽?云裳百思不得其解,心中很是纠结:庞大尼身为花狸峰弟子,开不了脉就会成为花狸峰甚至万兽谷的笑话。可另一方面,她对自己性别上的迷糊,显然与她家中脱不了干系,云裳有些拿不准要不要伸手管这个闲事。

    好在云裳骨子里是个颇有决断的人,稍微纠结一阵便拿定了主意。无论庞大尼因为何种原因造成她性别错乱,以致无法开脉。她既然拜入花狸峰下,作为她的师尊,便当全力助她开脉才是。

    云裳琢磨半日,觉得针对庞大尼的情况,还是要从丹药上下功夫。凡人开脉,并非一定要调息运转气脉。比如秋香就是个例子,她在梦中开脉,靠的全是自身灵根与开脉丹的力量。调息运气只是增加一些开脉的几率,但对于庞大尼这种情况来说,调息运气反而会大大降低她开脉的可能。

    云裳让狗丫儿取来三颗开脉丹全部交与庞大尼,嘱咐她从今日起每天服用一粒,只服丹丸,不可调息更不可运气。

    庞大尼点头应是,她手中灵药甚多,开脉丹对她来说实在是稀松平常。她唯有对于云裳不许她运气调息的要求有些疑惑,但既然是老祖特别交代,庞大尼还是准备照做。

    庞大尼在云裳丹室里待了没有一炷香的功夫,到她谢过老祖赏赐从丹室出来,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一片。

    狗丫儿看她衣衫不整好生狼狈,半是好心,半是巴结地带她去往后院弟子们轮值时临时休息的地方,去换身干爽的衣服。

    两人走没多远,迎面四位女修众星捧月般地抬着小蛮尊的坐榻过来了。阿蛮还是一副没睡醒的迷糊样子,她在梦中吃掉了大量的鱼腥果,被云裳震醒之后,却越发觉得难受。

    可巧庞大尼这货忽然脑抽,忽然跟狗丫儿说了句:“殷勤这家伙......”

    还没等她抱怨完毕,只见白影一闪,庞大尼的一只胖手便被阿蛮咬了一口。眨眼间,庞大尼的手掌便肿成了黑馒头,吓得她尖叫一声,手里凭空多出了七八个瓶子。

    狗丫儿不知道阿蛮为啥突然发飙,赶紧过来拦着庞大尼道:“没事的,被阿蛮咬过只是看着吓人,并不会伤及性命。

    庞大尼眼看几句话的功夫,整个小臂就全肿的发黑,哇地哭出声来,她哪里肯信狗丫儿的话?本着有毒消毒,没毒预防的原则将手中的丹药,一瓶接一瓶地往下灌,其中便包括了刚刚到手的三粒开脉丹。

    庞大尼从五六岁的时候就偷偷尝试开脉,七八年下来吃过的开脉丹不下百颗,虽然没有开脉,她体内积聚的残余药力足够十几个凡人开脉的了。此刻又是担心又是害怕,各种灵药吃了一堆,血气翻涌之下也根本想不起来运气调息这码子事,再加上云裳所赐三颗开脉丹如同药引子一般,一下子点燃了她体内所有开脉丹的药力。于是乎,一个不亚于秋香睡觉开脉的奇迹出现了,庞大尼嚎啕开脉也将成为凡人开脉史上一朵奇葩。

    殷勤听完庞大尼的奇遇,强忍笑意,扯出庞大尼揣在袖子里的胳膊看了看,果然是被阿蛮咬过,肿胀虽然消退很多,但手背上还是有黑血渗出。

    他正要取笑两句,后院忽然传来云裳薄怒的声音:“殷勤呢?还不给我滚进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