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成功记录下来一套不知作何用途的符文,却也将殷勤恶心的够呛,他环顾阿蛮的果园,脸色立马垮了。对于这架极品飞舟,伍落关于四千套符文的估计还是保守了,殷勤身临其境之后,只觉得飞舟的各个角落皆是层层叠叠的“鱼腥果”,他大致估算,这艘小小的飞舟里最少押入了五千套以上的符文!

    而且从鱼腥果堆的大小看,殷勤刚刚吞下的那一堆,只是其中很小的一堆,有些鱼腥果堆在一起怕是有上千颗。原本雄心勃勃准备在炼器界大干一场的殷勤,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仅仅是一架飞舟啊,按照平均每套符文由三百左右的“鱼腥果”组成,乘以五千套之后可就是一百五十万颗的鱼腥果,这特么不得吃到天荒地老啊?!

    殷勤看着鲜红果丛中,那条醒目大的左右摆动的大尾巴,心中更是泄气,阿蛮个头虽小,吃起鱼腥果来却是不要命地狂吞。以她风卷残云的速度,到最后,怕是一大半的鱼腥果都会进了她的肚子。

    别忘了,这里可是参杂了阿蛮的梦境,天知道这小东西在梦境里会不会忽然变成一个参天巨兽,一口将这些果子全都吞了。

    “殷勤,你最棒了!”阿蛮欢快地啾啾叫着,下一刻便身躯飞涨,幻化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女巨人模样。

    殷勤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他只顾胡思乱想却忘记了在这个奇怪的境界中,阿蛮是可以读到他心思的。不过,阿蛮幻化出的女巨人,俨然就是云裳的放大版,此刻正一屁股坐在果园中,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鱼腥果,看她那吃劲儿,不消片刻就能把所有的鱼腥果一扫而空。

    殷勤不敢怠慢,赶紧冲上前,又抢下一堆百十颗的,也学着女巨人的模样,大把往嘴里塞。差点因为这些符文丢了腾蛇血脉,只记录下来一套,实在是太亏了些!

    就在殷勤与阿蛮幻化成的云裳巨女狂吞鱼腥果之际,一股铺天盖地的阴云忽然降临到果园之上。刚刚还蓝天白云的果园上空,刹那间变得阴沉如铁。

    阿蛮的注意力全在鱼腥果上,对于头顶的变化浑然不觉。殷勤却是塞入最后一口鱼腥果之后,便停住了嘴巴,抬起头担忧地看着铅灰色的天空。

    到底是谁的梦境出了问题?殷勤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的感觉,正想提醒阿蛮,云层深处忽然传来一声带着怒意的冷哼,下一刻殷勤和阿蛮便呆若木鸡地定格不动。

    阴云翻滚搅动,渐渐地竟然聚合成一张凸起的俯视地面的老者的面孔。老者瞪着如同木偶般一动不动的阿蛮和殷勤,脸上现出狞厉的表情。阴云再度翻滚,老者张开大嘴,一股龙卷风般的云柱从口中伸出,旋转着朝果园中的殷勤和阿蛮卷了过来。

    眼看阿蛮与殷勤就要被这股云柱卷入老者的口中,一道闪电忽然撕裂虚空,将那云柱斩为两截。阴云化作的老者愤怒咆哮,却在片刻之间便被那道闪电斩碎成渣。

    天空的阴云收敛散去,木偶般的殷勤与阿蛮忽然听到云裳的一声冷斥:“胡闹!”

    只听咣当一声,殷主任从椅子上跌倒地上。眼前的星空、果园全都不见,他的意识终于回到了老祖办的屋里。

    秋香在外面听到动静,赶紧推门进来。庞大尼和伍落也都跟在后面,见殷勤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不禁面面相觑,不知道殷主任到底施展了何种秘法去窥探飞舟之迷。

    大家见殷勤只是神色有些萎靡,并不像有大碍的样子,方才稍稍放心。殷勤被秋香从地上扯起来,他仔细检查体内的两股血脉,感觉没什么问题,这才放下心来。

    庞大尼瞄了一眼桌上的飞舟,忽然惊叫一声跑过去,一双胖手在飞舟上拍打了十几下方才收手,他不敢置信地瞪着殷勤道:“你、你怎么把飞舟的禁制打开了?”

    殷勤愣道:“什么禁制?我又没有操纵飞舟的符牌口诀,怎能打开飞舟的禁制?别是你小子刚才故意开了禁制?”

    “我没有动过禁制。”庞大尼满脸狐疑地盯着殷勤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打开飞舟禁制的,但这艘飞舟的攻击法阵的确已经激活了,若不是我看出不对,将其强行关闭。稍有不慎,一旦激发攻击法阵,不但这屋子的里人全都化为灰烬,就是外面这片潭水也保不住了。”

    殷勤听得冷汗淋漓,暗道一声侥幸。飞舟的攻击法阵“自动”激活,显然是与那阴云所化的老者有关。虽说高级法器之中没有器灵的存在,但说不定这老者便是法器的制作者隐藏与法器之中的“防盗”机关。若不是关键时刻云裳出手,阿蛮或许只是神识受损,自己这条小命却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当殷勤发现伍落进了屋竟然一声不吭,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桌上刚刚被他用手指刻下的两套符文时,便顾不得想这许多了。殷勤左右看看,干脆从塌上抽出一床大被,直接往桌上一铺,将这两篇宝贝捂了严实。

    伍落整个人仿佛傻了,见桌上的符文被锦被盖上,竟然直愣愣地就要伸手去掀被角。

    殷勤对与这货正存了满肚子怨气,若非被他暗合云意地忽悠去窥探飞舟符文,也不会连续遇险,差点将小命交代在这里。他抬起一脚,将伍落踹开,怒道:“伍落,你要干什么?!”

    伍落这才如梦初醒,回过神儿来。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殷勤道:“想不到,殷主任竟然真能从飞舟抄下整套的符文!”

    没等殷勤回答,一旁的庞大尼却立马跳脚道:“殷勤果然是你在捣鬼,我说这飞舟的攻击法阵怎会不明不白地激活了呢?我家的每件法器,为防别人窥探秘密,都刻有专门防护的禁制。”

    殷勤脸色一沉,喝道:“胡闹!”

    他先发之人地点着庞大尼的鼻子道:“刚才是不是你说的,要看看我的手段,如何才能窥探出你这飞舟的秘密?怎地被我看出两套符文,就变成我在捣鬼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